›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2月02日

【子承父業】被寸唔識種花 蘭花大王仔:我人生離唔開花

「我在日本看過別人種的蘭花很漂亮,一束束垂下來那種,你有沒有手藝種到這種蘭花?」一位客人無心插柳的挑機,成就了一個小伙子的路。今年28歲的楊尹俊(Ryan)是「千葉園」蘭花大王楊小龍之子,從小在花場長大,以前對蘭花沒半點偏愛,「爸爸一開始經營花場的時候,媽媽不停抓我進去幫忙,又要淋水,又要種花,一個小朋友怎可能想做這些工作,當然想逃離。」15歲難得有機會脫離「魔掌」,他二話不說跑到外國留學,大學主修經濟學科,與農務大纜也扯不上。

畢業回來後,Ryan耗了一年光陰在內地為爸爸打理酒店生意,十足十是個二世祖,他笑說:「你知道我年少氣盛,以為掙錢好簡單,每天就用父母的錢過活,不知過得幾快活。」直到有天遇到一個客人,他隨意問起:「你爸爸種了廿年花,你種不種到?」他心想,自己與蝴蝶蘭相對多年,種花而已,有幾難?結果逞強種出來的傑作都是短短的,古靈精怪的。「壞了事當然不服氣,即是說我『𡃁仔,你唔得喎。』,『唔得』這兩個字,我真的接受不到。」家裏的花場一直裁種的是傳統的蝴蝶蘭,花型較小,而他想栽種的那種,花梗長而垂下,兩邊的花朵對稱盛開,而且花面較大,主要產自日本。他深深不忿,於是飛去台灣和日本,逐間花場敲門,購入別人的花苗,也學習別人的栽種技巧,他憶述:「當時我在日本看到一個師傅龍座先生,他種的花很漂亮,我稱讚他的手藝好好,請求他教我,然後他問了我兩個問題,你平時何時起床?何時下班?」他如實道出,中午起床,準時六七點下班,龍座先生一口拒絕,可他關了這度門,也開了另一扇窗,默許Ryan每天進入他的花場在旁觀察,漸漸小伙子的生活習慣起了變化,也吸收了師傅的種法和手藝。

花了一年時間,他學成歸來,現在幾乎每天埋首溫室工作,從觀察花苗、整理花梗、淋水施肥、上盆、雕花到控制溫室溫度、燈光和濕度,甚麼都要做,從早上九時到晚上六時,吃過晚飯後又返回溫室直至深夜,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他說:「有時站立太久覺得累,找張椅子挨挨又繼續做。」當初理想的蝴蝶蘭模樣,今年終於種出來,再配合自己的手藝成就了一個新系列,還擺放在商場東港城售賣,把自己的心血送到每個客人的手上,他說起來滿臉自豪:「客人買到我的花,『這盆花好漂亮,真的很耐放,我回來再幫你買!』聽到這些我便覺得開心。」比起從前游手好閒,他更享受電話響個不停,說起客人催促訂單的追魂call,他笑得眉飛色舞。

除了種花,他自問一直沒有夢想,「以前會覺得種花掙的錢太少,這種事情太low end,我不會做,事實是原來蘭花的市場很龐大,同時沒甚麼人做精品花,因為要付出許多心機、時間和空間。」所以他更想向這方向鑽研,甚至想在未來花八年時間培育新品種,「我爸跟我說,你現在還年輕,八年而已,你就等一下吧,試試看。」在花場裏長大,妻子是花店老闆的女兒,現在每天長時間對着整個溫室的蘭花,他笑說:「我覺得我離不開花這回事,曾經覺得這不是我的路,只是不知道為甚麼一路走來,又還原基本步。」當天手握大學沙紙無所事事,更帶點不可一世,卻也是那股不忿把他帶回花場,「當然我會感自豪,種花要付出如此多的時間和心機,但從前父母還要照顧我們,所以我更加為他們感自豪。」如今Ryan依然自信十足,但來自於作為一個花農的成功感,也讓爸爸的蘭花夢得以延續。

記者:鄧天蔚
攝影:劉永發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 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