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2月26日

【寵物籽】狗場主人用盡積蓄全職打理 逾50毛孩生命中轉站

【寵物籽:寵愛生命】
有人可以不花半秒便決定遺棄狗隻,有人則花盡一生心力去接收那些被遺棄的狗。兩年前,謝婉儀(Ivy)花盡自己一生積蓄,在元朗成立了「阿棍屋」,旨在為流離失所和被遺棄的狗隻建立一個生命中轉站。「幫牠們找到家便最幸福,沒有家的,我亦會在這裏照顧牠們至終老。」Ivy說。人與狗不同的地方,就是我們痛,可以說出來;但牠們痛,無法訴。

阿棍屋主要有三項服務,第一,幫助一些被遺棄的貓狗找新主人;第二,為流浪貓狗提供絕育休養的地方;第三,幫助一些需要住院或動手術,暫時無法照顧自己狗隻的狗主,提供免費狗隻暫託服務。

八十多歲婆婆無力照顧 每周探望愛犬

阿棍屋的開支依賴善心大眾人士的捐款,扣除租金水電和狗隻的醫療開支,根本沒有多餘錢聘用人手,所以全由Ivy一腳踢。一個女人打理一個2,000呎的狗場,場內有超過50隻狗,有大有細,有年老有傷殘,年中無休,如何做到?「睡少一點。」Ivy用笑輕輕帶過。她憶述兩、三年前接收至近20隻狗時,已經覺得非常艱辛。但每當聽到狗主跟她說:「你不收,我就拿去『啪』(人道毀滅)。」這時的她雖然已經覺得身心俱疲,但仍然未有停下,皆因她認為自己是責無旁貸。「如果我不收,我會覺得是我害了一條生命,是我害死牠們,牠們需要我幫。」
場內每一隻蹦蹦跳跳的流浪狗,來到這裏之前,幾乎都有痛苦的過去。而「側側」比較幸運,因為即使不在身邊,主人的愛仍包圍着牠。側側的主人,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婆婆,由於婆婆年紀老邁,沒有能力再照顧牠,惟有把牠送到這裏。側側離開婆婆至今半年,婆婆每星期都會帶來飯餸探望,陪牠一個上午才離去,風雨不改。一個連自己都難以照顧的人,亦未想過要遺棄陪伴自己的狗隻,想盡辦法去給予陪伴和照顧。東西壞了,你會修理?還是直接丟掉?「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家,都懂得盡力去維護一條生命,但這些人,已經不多了。」Ivy說。

望公屋養狗合法化 經審查發牌

要解決流浪狗和狗隻棄養的問題,不少人認為可向漁農署和繁殖場方面入手,例如對遺棄狗隻的人加以罰款,甚至監禁以起阻嚇性,以及對寵物繁殖問題方面收緊規條等。但最具回響和爭議的,就是公屋養狗合法化。「我希望可以批准公屋養狗合法化。」Ivy說。根據房屋署的屋邨管理扣分制,撇除工作犬(如導盲犬)和經由註冊醫生證實有「精神需要」養狗的狗主,即所謂「伴侶犬」外,其餘公屋住戶一律不得飼養狗隻。
公屋養狗合法化這一議題,爭論多年仍不休止,動物保育團體試過與房署進行商討,有狗主試過到房署請願,有人發起過一人一電郵爭取公屋養狗權,但至今理想仍未達成。「不是要一刀切給所有人養狗,但最少可以經過審查,例如發牌,讓一些真正有資格的主人養狗。」Ivy說。支持公屋禁止養狗的理由眾多,包括狗隻隨處便溺、狗吠聲會造成滋擾等等,但這些「狗的傷害性」其實是出於不負責任的自私主人,而非狗隻本身,又為何要一刀切禁止養狗,懲罰負責任的主人呢?

歡迎任何人做義工 感受被遺棄的痛

狗場只得Ivy一人打理,她最需要的,除了是維持狗場的基本開支,就是人力。她常說,阿棍屋任何時間都歡迎任何人來做義工,尤其是年輕人。就算他們不做清潔,只來帶狗隻散步,亦無任歡迎。因為只要他們願意伸手去摸一摸牠們,已經做了一件樂事,對人對狗,都已是一份鼓勵,一份陪伴。「希望這裏可以讓他們感受到,狗隻被遺棄的無奈,他們會怎樣影響狗隻的命運。因為其實很多事情都是由他們而起的。」「領養動物才是解決流浪狗問題的根本,否則暫養地方再多也沒用。」Ivy無奈地說。有需求才會有供給,這個道理非常顯淺。就是因為一些人對品種的崇尚和對狗隻的無故需求,才會令到一隻又一隻無辜的狗隻淪為繁殖場的犧牲品,過着一些你無法想像的生活,經歷着一些牠們不能承受的痛楚。人性本善,相信想要養狗的人,都是愛狗之人,若是真正愛狗,又怎會容忍自己成為繁殖場的幫兇?

facebook:阿棍屋

採訪:文雯
攝影:蔡政峰
編輯:施明慧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