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16日

【讀書好】大數據時代的民主危機

歐威爾的政治預言小說《1984》,終於成為真實,只是大阿哥以好娘親形象出現。

【文化籽:讀書好】
311選舉姚松炎以些微票數敗選,支持民主派的人紛紛指摘姚選舉工程失敗,小眾、高傲、離地不一而足,只不過輸了二千多票,成王敗寇,他一切創新的宣傳手法,剎那間變成十惡不赦的奪命草。香港政壇及一眾意見領袖,內鬥內行,大敵當前,卻沒有一丁點興趣去瞭解共產黨的選舉機器。

建制派精準的動員,令人認為背後有甚麼古靈精怪的拉票方法,撇開表面的「蛇齋餅糭」、人頭湧湧的助選大媽或老人院「掌心雷」,這些只是轉移了大家的焦點。共產黨的鐵票系統源自「大數據」,而非大媽或福袋。2016年中聯辦忽然空降一位學者背景的譚鐵牛做副主任,此人正是大數據專家,當時中國觀察家林和立已經提出,這可能是中央正建立牽涉國安部門及阿里巴巴、騰訊等網絡媒體的龐大數據庫,亦打算建立社會評分制,以大數據量化市民信用度,不排除處理大數據有豐富經驗的譚鐵牛,來港就是要進行這類工作。大數據應用在選戰之中,並非新奇,2008年美國奧巴馬率先應用社交媒體、演算法及數據進行度身訂做的宣傳,到2012年正式應用大數據作分析基礎,寄出了十二億封個人化電子郵件,最後險勝共和黨對手。法國奧朗德也效法奧巴馬,邀請數據專家協助打贏選戰。

數碼巨獸

今天介紹一本由法國作家Marc Dugain及調查記者Christophe Labbe合著的作品《裸人》(L'homme nu: La dictature invisible du numerique),此書剖析大數據已經成為威脅自由、民主的數碼巨獸,我們就像赤身露體的裸人,被大數據公司及政府看個通透、無所遁形。大數據與過往控制個體的獨裁者有分別,獨裁者是歐威爾(George Orwell)小說《1984》內的大阿哥,大數據則比大阿哥更霸道但又更溫暖的「好娘親」,因為她不是強制性管控,而是給予大家方便、享受資訊海洋的各種便利、多姿多采,不知不覺間放棄了現代人核心價值:個人私隱及主體自由。大阿哥令人生畏,但數碼管控更像一位為孩子打點一切的好娘親。作者認為:「大數據那令人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在於迎合我們的慾望。他們比老大哥還強,簡直是好娘親!這位娘親一心一意要讓我們幸福快樂,採用的手法雖然獨斷但又溫柔,因為她對個體的控制並未違反其意志,而是以他們的默許為前提。這張駭人的吸墨紙喝個不停,將我們留在數位世界裏的痕迹全吸乾淨。而我們也默默同意,不自覺地勾選下列選項:「我已詳閱並接受上述使用條款。」

iPhone拆不下的電池

Facebook、Google、Apple及Amazon四大數碼巨霸,透過網絡平台、智慧型手機等串流蒐集裝置,吸納數十億人的社群生活資訊。此書揭露大數據企業與美國情報單位之間存有秘密協議,透過分享海量資訊的結盟互利關係,逐步成為前所未有不受時空地域、自然環境、文化、政治框限的複合式新獨裁。以往要靠民意調查及四、五年一次選舉去確認民眾的想法,但今天每一個人的取態也可以採集得到,在大數據公司的心目中,政治階級其實可以完全消失,包括民主政體,當大數據公司即有能力即時探知每一個體對社會相關議題的反應,每隔四、五年就辦一次選舉有何意義?國家投放越多資金在情報工作上,各大數據公司就賺得越多。美國情報系統和大數據公司究竟合作到甚麼程度呢?你有沒有想過為何蘋果製造的iPhone那麼難將電池拆下?美國為何阻止大陸手機進入市場?
美國如是,而中國大陸則走得更遠,因為大陸對個人私隱保護更無法無天,遍佈街頭的cctv配上利用先進面貌識別系統的「公安雲」,社會上普及的微支付系統及淘寶網購,加上民企科技企業樂意與國家安全部門合作,分享數據資訊,所以官方才能發展「社會信用度」等公民數據系統監控每一個人。
內地在大數據應用已走在前面時,試問怎會不應用在香港呢?當評論者仍指摘姚松炎不貼海報、不做家訪、不擺街站令他落敗時,其實對手已經是按大數據分辨出中間派選民,再通過適當的WhatsApp group、電話隊及上門催票了。

撰文:劉細良
編輯:謝慧珊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