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16日

【西遊記】我話我係好人我就係個好人 - 方俊傑

《莫莉遊戲》這個戲名,將冇乜意義的英文名字照搬一次便算。劇照

【文化籽:西遊記】
據在電影公司工作的朋友透露,如今為荷李活電影改個香港用的中文片名,自由度越縮越細。就算未去到大陸級爆笑程度,《The Day After Tomorrow》唔叫《明日之後》要叫《後天》,也不要期望回到七十年代之前,《Gone with the Wind》可以改成《亂世佳人》,《Lolita》可以改成《一樹梨花壓海棠》;或者九十年代,《The Usual Suspects》叫《非常嫌疑犯》,《Eyes Wide Shut》叫《大開眼戒》,改到意思相反都仲得。否則,《魔盜王》(Pirates of the Caribbean)也不用在第二集開始易名《加勒比海盜》。

創意被局限了。《The Shape of Water》叫《忘形水》,《Lady Bird》叫《不得鳥小姐》,畢竟看得出香港人最擅長在狹縫中掙扎求存。可惜,《Molly's Game》還是要直譯成《莫莉遊戲》。莫乜嘢莉箒?識佢老鼠咩?最驚將冇乜意義的英文名字照搬一次便算,更不用說乜乜遊戲隨時會湮沒在《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或《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的洪海之中。叫《撲克女王》甚至學台灣叫《決勝女王》都應該更有吸引力。僵化的制度真會殺死傑出的人。
莫莉其實即係Molly Bloom。出身背景跟《冰之驕女》(I, Tonya)的Tonya Harding有點相似,又是自小被怪獸家長強迫訓練成奧運級選手。Tonya玩花式溜冰,Molly滑雪。同樣失敗收場。Molly後來轉行開賭,唔抽水唔做莊齋靠打賞都致富,因為服侍班富貴客仔服侍得貼貼服服,張清單除了有黑社會有富二代仲有Leonardo DiCaprio、Ben Affleck、Tobey Maguire等荷李活巨星。電影在奧斯卡隱形,可以理解。即使這是金牌編劇Aaron Sorkin人生第一次執導。
應該是由《白宮群英》(The West Wing)開始留意Aaron Sorkin。不是太多電視劇創作人可以成功征服電影圈,但Aaron Sorkin寫了《社交網絡》(The Social Network)便贏得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太成功有害?自此的《魔球》(Moneyball)和《時代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已經交給兩大名導Bennett Miller及Danny Boyle,但總似逃不出《社交網絡》的陰影,也超越不了David Fincher。繼續改編同類型的《莫莉遊戲》,Aaron Sorkin今次不假外求,自編自導。《社交網絡》的色彩更濃。這幾年間,如果計Aaron Sorkin的出品,反而是回歸電視圈,叫好不叫座的《新聞室風雲》(The Newsroom)叫我最有驚喜。如不信,請看第一季第一集的第一節,便知道甚麼叫大師級。
可能是改編自傳惹的禍。說到自己,人類總會隱惡揚善。《冰之驕女》以偽紀錄片形式將襲擊隊友的魔女美化成無辜受害者,《莫莉遊戲》也將單憑個人才能便操控天文數字賭本的奇女子,打造成觀世音一樣的菩薩心腸。明明窮到快死,也不收出版社高價酬金開名爆料,因為怕影響別人家庭。有街數又唔收,因為陌生的債仔好似比自己更可憐。不說,你會以為她是快將選戰的議員。偏偏,如果你有看過《新聞室風雲》,Aaron Sorkin的最強項,其實在於對世界的無情批判。回想《社交網絡》,激到Mark Zuckerberg嬲到震,才證明Aaron Sorkin發揮正常。地球上已經有太多建基於不同原因,例如不想得罪朋友、不敢得罪權貴、不屑得罪網絡暴民,所以日日客客氣氣真話說七成的「大好人」,我們其實更需要勇敢指出國王新衣的「壞人」。我就嘗試做一次:方俊傑呀,你明明打算寫Jessica Chastain,結果,一句也沒有。你究竟識不識字的?

Profile: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
facebook:方俊傑

編輯:謝慧珊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