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3月20日

【專題籽】因為少見比非洲有趣 英國攝影師拍香港野生動物

【專題籽:港情講趣】
去safari(狩獵旅行)以為只有非洲?居港英國攝影師去年花了一整年,在香港郊區拍攝本地野生動物,製成六分半鐘短片,以清晰的動物特寫,話你知本土生態幾多元。自小跟爸媽周圍看動物的他更說:「本土動物很怕人,一般很少會見到。」他第一次拍攝時,花了兩個月才拍到三、四個鏡頭。

英國攝影師Chris Michael Owen在非洲出世,兩歲已隨父母移居香港,在這裏讀書,現在從事電影製作。四年前在家附近山頭野生捕獲一隻赤麂(Barking Deer),令他開始以攝影記錄本地野生動物。「那是精采的體驗!我每星期都行山,但很少親眼看見野生動物。我很想其他人都可以見到牠們的真面目。」於是他又回到那地方,嘗試拍下畫面。「我試過用長鏡頭拍攝,但都拍不到,因為動物在老遠已聞到人類的氣味而避開。」最後發現在戶外設置紅外線夜視相機,才是拍攝野生動物的最好方法。

野外放紅外線相機 終極目標穿山甲

去年更花了一整年在不同郊區拍攝,錄得14種物種,共110隻動物。除了常見的馬騮和野豬外,赤麂、貓鼬(Mongoose)、印度靈貓(Civet)、箭豬(Porcupine),連貓頭鷹也有不少,大部份動物都沒有發現鏡頭,覓食和玩耍等私生活都被拍下來,其中一段更錄下撒嬌的小豬被成豬用鼻子拋到老遠,搞笑又溫馨。
Chris認為這種記錄很重要,「香港有很多野生動物,但大部份香港人都沒有見過牠們,甚至不知道牠們存在。」大自然不斷受污染和城市發展威脅,「當香港說要發展,他們不知道自己失去了甚麼,我要告訴他們本土動物的多樣性。」Chris坦言這紀錄仍未完成,他最想拍到的極度瀕臨動物穿山甲仍未入鏡,「我知道香港還有,但數量少,去年有人在沙田見到牠們的蹤影。我會繼續拍攝,直至拍到穿山甲。」他笑說。
成功拍到不容易,需觀察入微。記者跟隨Chris上山收取相機影像,他沿途輕易找出動物出現過的痕迹,指着記者平時不為意的地洞,「這些明顯是野豬挖掘,因牠們主要吃植物的根部。」一個腳印都逃不出他法眼,「這可能是豹貓造成的,你看,三個圓形爪印,後方的稍微大點。」記者蹲低細看,好像是,他續說:「牠是從這個方向走的。昨晚的雨水把足印沖刷過,有點難辨認。」記者問:「平時行山都這樣找線索嗎?」他哈哈大笑,「對啊,別人走數小時的路線,我可以花一整天!」
到了相機的位置,細看後,共錄得19節片段,他十分雀躍,「是不錯的收穫,之前最多只有16節。」野外夜視相機靠紅外線作移動偵測功能,當鏡頭前有物件移動,便自動開始拍攝,「根據經驗,有75%機會是動物,其餘則是風吹動旁邊的植物。」早前更連非法捕獵貓頭鷹的情況都錄下。

爸媽愛冒險 提醒網上分享勿打卡

Chris爸爸是本地大學地質及地理學系的教授,不時帶學生到非洲狩獵旅行,Chris和家人都去過五、六次,「爸媽都是冒險型,自我一歲起,已帶我周圍露營、行山和看動物,我從safari導賞員和爸爸身上學會觀察動物足印和糞便,他們的生活習慣也會留下痕迹。」見慣非洲的獅子、老虎、大笨象,他反而覺得香港動物更有趣,「因為你見不到牠們。」捉迷藏更有樂趣,「非洲平原多,你可以輕易見到。在香港同樣可以找到貓科動物、鹿和蛇類,最大分別只是體形較細小,我不覺得牠們是小薯角色,牠們都是重要的,亦十分有趣。」基於保護動物,Chris不會公開拍攝地點。他提醒市民在網上分享野生動物照片時也不要打卡,避免大家一窩蜂去騷擾牠們。

YouTube: Wild About HK

記者:列淑華
攝影:鄭明川(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編輯:彭錦明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