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4月15日

【周末專案─金像獎不設提名】副導:試過七十幾個鐘冇瞓

4,460

如果說成功男人背後,必定有個默默付出的女人,那最佳導演背後,大概就有一個奮不顧身的副導演。副導演和那位背後的女人一樣,都是不會獲獎。「觀眾可能根本不知道副導演的存在,但你的努力電影圈會知道。」做了17年副導演的李子俊如是說。

「你問應不應該頒獎給副導演……」他沉默數秒,「我不是為了獎項去做電影。」李子俊入行17年,或者開了名字你也不會認識,但他參與過的電影卻是部部經典,如《男人四十》、《忘不了》、《頭文字D》和《聽風者》等。不過也不出奇,因為他在海報上無名、更不會有提名的場務和副導演。「由入行開始,到真的做一個副導演,我好像中了電影毒,很想做下去。」回想當初入行只是個廿歲黃毛小子,因三次考消防員不果,剛好朋友說爾冬陞需要幕後人員,自小愛看電影的他便膽粗粗試一試。

相關新聞:【周末專案─金像獎不設提名】龍虎武師:試過一棍扑中李小龍

「那時見爾冬陞,猶如一個小學生見家長,好想他請我卻其實不知自己可做甚麼。」可能見當時阿俊大大隻隻,年輕有力,爾冬陞便叫他做場務,這樣就開展電影路。「第一次做場務,不知道要做甚麼。有次大熱天時去南丫島拍戲,見所有場務都脫掉上衣,理所當然我也跟着脫啦。」怎料拍了一整天,阿俊便入了醫院,原因是「我曬到全背燒傷!」原來人家有塗防曬,「以後我記住了,不要隨便跟人做同一件事。」此事說來滑稽,但阿俊形容自己的電影路其實是一邊被罵,一邊抖着腳行,他尤其記得一次在《無間道III》被導演大罵的經歷。「我記得有場戲是五個演員在警局裏第一次見面,忘了是誰叫我去去接替某某演員的位置,排一次走位。」阿俊早已習慣會忽然接來特別任務,代演員走位也當食生菜,只是那次他根本未看過劇本,不知要走哪些位。「跟住導演出來當住全世界面前大罵,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做甚麼。沒法子,我的確不知道,但還是要硬食啦。」此時談起被喝罵,他還是笑笑口,「我是被罵大的,最多自己以後再早一點看劇本。」

除了被罵,做場務和副導演的辛酸,莫過於無得瞓。一套電影場務或許只得兩三人,副導演只有一兩個,每場戲每個鏡頭都要跟足,最忙時阿俊試過七十多小時沒睡過。「每日吃飯時才能行出廠外面,嘩,天光了,吃完又回去繼續做,到再吃飯時,噢天黑了。我記得放了十多次飯,其實是沒時間睡覺的,但都幾開心。」他說「幾開心」時,雙眼真的閃閃發光,究竟開心在哪裏?「手足兄弟情!」他憶述拍《頭文字D》時,大家會為拍攝場地的彎路命名,而且是以導演劉偉強的花名命名;拍《聽風者》時,一行數十人每天相見,拍完會互相不捨。「合作時跟他們情如手足,一起做完一件事就會有滿足感,一年拍三部戲就有三次滿足感,這可能是其他行業不能做到的。」

一句滿足感,教他在電影圈捱了17年,其間沒有獎項、沒人認識,更加沒有光環,難道仍然覺得值得嗎?「我覺得你背後的努力,始終會有人欣賞,始終會有人知道。」可是就是觀眾看電影時,不會留意你是誰啊。「欣賞你的人可能是導演或幕後工作人員。到你做得夠好時,你就有機會再行前一點,距離導演的路又近一點。自自然然,有日你做了導演,拍出好電影,慢慢就會有人記得你的名字。」正如他說肯捱就有出頭天,捱了17年,李子俊今年終於以導演身份,憑《狂獸》入圍最佳新晉導演。或許未必能得獎,但至少在海報上會有名,觀眾也慢慢認識他了。

記者:黃凱婷
攝影:潘志恆、徐振國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 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