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15日

【街頭音樂】做中介霸公共空間賺錢? Busking搞手:每晚倒貼

【Busking一條龍】
每逢星期五晚上,銅鑼灣時代廣場地下都有街頭音樂表演(Busking),他們有齊樂器、音響,更有海報和facebook現場直播。能有如此具規模的演出,全因背後有人安排打點、組織。收到的打賞,會由負責組織的「City Echo」分走一半,另一半再由三組表演者平分。28歲的City Echo創辦人李冠傑(Jay)認為做法與麻雀館向贏錢客人「抽水」不同,因為他每晚都要倒貼數百元經營,兩年多來不為賺錢,只求推廣優質音樂。

兩年多前開始,City Echo就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地下的公共空間,逢星期五晚安排三組音樂人做街頭表演,表演者只需帶備樂器,其餘器材都由City Echo提供,宣傳亦會由City Echo一手包辦。不過想在這裏表演,並不像平時的街頭表演般隨心隨意,能表演的團隊都要有過人或獨特的音樂才華,例如會爵士樂等不同曲風,或者要有原創歌曲。Jay會主動邀請這些有能之士,也接受自薦,只要附上表演的影片或錄音,Jay聽罷看罷認為合適即可。

「好像惡勢力永遠都霸着」

平時會自己在街頭表演音樂的Danny認為,City Echo為表演者安排一切,與自己出去表演要霸位截然不同,「這裏安心點,保證你有得玩。」另一表演樂隊FreshLife的Alan就試過忘記City Echo的表演日子,自己誤打誤撞到了時代廣場地下,最後打退堂鼓,「始終他們是固定星期五,就好像惡勢力,很大夥人,永遠都霸着。」 不過他也笑言:「不過講真,其實都是靠霸位(先到先得)。」
「我控制不了別人的想法,但我們一定不是霸權,我們完全無特權的。」Jay解釋,City Echo之所以能在每個星期五晚都用同一位置,全因夠勤力。表演一般在晚上七時開始,Jay會約當晚表演的音樂人提早在六時半集合,幫忙搬運器材、霸位等等,如位置已被佔用,他們便會選擇到東角道或露天位置表演,「最重要是互相協調,其實很多人都知道我們會在這裏玩,不會故意踩場。」Jay身兼音樂公司「JL Music」的老闆,會幫旗下合約藝人接不同商業演出,所以三隊表演者中,總會有其公司的藝人,為他們提高知名度之餘,也希望提高表演質素,「我會盡量安排一個JL Music的成員在內,因為很多我簽的合約音樂人,其實未簽約前已經是成熟的街頭藝人,他們在這裏可以起帶頭作用,令這裏成熟發展,是新晉街頭音樂人的榜樣。」

每晚打賞 跟藝人對分一半 

不少街頭藝人都會打開袋收打賞,City Echo的表演者也不例外,而全晚收到的打賞,一半會分給City Echo,一半由表演者平分。Jay說:「我們每晚收到的打賞,平均是$300至$500,其實我們每一晚都要蝕$300、$400元去做此事。」這樣說是因為成本包括月租$800的倉庫,還有每個星期五晚、以時薪$50聘請兩名助手工作5小時,共花$500,連倉租計,即一晚平均成本為$700。記者數過他們演出一晚的打賞,只得$240再加$10人民幣,即City Echo當晚會收取約120元,而每隊表演者則只有約40元。Alan和隊友Nick說:「我們不會刻意問他拿錢。其實視乎你的想法,如果你來賺錢(這種拆賬方法)就不合理,但他們也要用好多時間和資源準備。」至於JL Music藝人Zoe就認為,來City Echo表演的人都知道不會有特別多打賞,前來只為交流音樂和宣傳自己。
蝕錢仍繼續運作,除了因為背後有JL Music的盈餘支持,也因為Jay深信City Echo能讓本地音樂振作起來,「我覺得自己是在幫他們,因為不是人人有足夠器材,他們來到這裏,就能讓人認識他們的音樂。我相信他們希望也一起建立氣氛,或者交流和宣傳音樂,這都是我覺得更重要的。」

facebook:cityechohk
記者:李煒汯
攝影:鄧鴻欣、徐振國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