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5月23日

【香港製造】繡離愁也繡思念 男人手中線貓咪擺上Tee

【香港製造】
時裝設計師許業朗(Matt)是正宗貓奴,家有三頭貓,「一起坐着看電視,摸摸牠們,已很開心。」另一隻由同居好友養大的貓「爆谷」,去年不幸病逝。Matt把爆谷的樣子,繡在傷心友人的恤衫口袋上,穿上身,記在心,「這是一種心靈安慰。那次令我開始為其他貓狗繡花,創造出『Maokids』這個品牌。」

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讀過碩士,進修針織設計的Matt,曾在時裝品牌「上海灘」工作,「當時接觸不少刺繡,畢竟上海灘的服飾帶有很多中國傳統元素。」他有份創辦的本地時裝品牌「YLY」,亦主打刺繡,雖然熟悉這門手藝,但為愛貓爆谷做刺繡時,心情當然不一樣。「朋友由BB養到牠15歲大,我跟牠也相處了三年,很喜歡牠。整個刺繡過程我都想起牠,繡着繡着,很有治癒的效果。完成後感覺舒服了點,因為好像做了一件東西把牠留下來,可以常常看到牠。」

繡貓最難 配對毛色線

「我去旅行都會想起家中的貓。」Matt這句話絕對是貓奴心聲。「貓很少了解外面的世界,尤其在香港,很少人放貓。牠們的世界就是家,再遠一點的,就只有診所。」當初把爆谷繡於恤衫,其實有寓意,「像你去到哪裏都可帶着牠,帶牠出門看看。」繡貓原本只為紀念,後來不少朋友看到,都找Matt為他們的貓狗做刺繡,「Maokids」品牌才漸漸成形。客人需提供數張貓狗的相片,Matt參考後便將這些「主子」趣致的臉,一針一線繡於衣物、頸巾甚至鞋面布料上,每件作品收費約1,200元至1,800元。「現在平均一件作品,要花9至12小時完成。試過因客人趕着把刺繡送給朋友,所以我在一天內趕工完成,真的由早上9時做到晚上12時,雙眼是很累的。」
他笑說自己是典型處女座性格,凡事愛計劃周詳才實行。「我繡第一隻貓時,花了很多時間找顏色對的線,可能這是繡貓最難的地方。因為很少貓的毛是純色的,通常都混雜很多不同顏色。」
坊間不乏文青做刺繡,在手作市集常見的繡花襟章或飾品,多走可愛插畫風。Matt針線下的貓狗,神情活靈活現。「首兩次做作品時,我便發覺跟畫畫一樣,雙眼要繡得似。當你保留到雙眼的神髓,樣貌自然會神似。」不過差之毫釐,眼神便有異,「這也是難度所在。每繡上一條線,就如畫畫時下了一筆。」「其實今時今日,我朋友一想起爆谷,有時仍忍不住哭。」貓奴與主子的親密關係,大概是天天餵食、鏟貓屎、習慣衫褲鞋襪總黏着無限貓毛的人,才會深深明白。曾有主人請Matt為病重的貓繡花,「那隻貓能活下來的時間不多,主人特地問我可否先做牠的作品。因為她希望貓貓離開前,可親眼看到自己的刺繡,讓牠知道『媽媽』很喜歡自己。那是我頗深刻的經驗。」Maokids也不只繡下離愁別緒,有次Matt趕工繡了一頭狗,是客人心儀對象的寵物。「他要趕在對方生日前送出。自己做手作贈愛人,這個我明白,但原來幫人度身訂做一件東西,送給他喜歡的人,我自己都會替他緊張!會衷心希望幫到他吧!」最後有情人結局如何?他笑說:「成功啦!」

「像給人一個心靈抱抱」

Maokids專注繡動物,不只限於貓和狗。「例如有人問過我做不做蜥蜴,我說做!總之那隻動物跟你有切身關係的,我都會想做。Maokids是關於動物與人的關係。」相比Matt本身經營的時裝品牌YLY,Maokids給他不同的滿足感,「做時裝設計時,要考慮做生意方面的事,會想想服裝能不能賣、甚麼人愛穿等等。Maokids給我的,則是心靈上的成功感。你會看見客人收到刺繡很開心,又或是別人很不開心時,我可給他帶來一點點快樂。」現時他家其中兩隻小貓女,是爆谷病逝後才來的,「我由BB開始養牠們,起初帶回家時還要餵奶,好像為人父母般,養到現在一歲多了,那種感覺很特別。」以貓平均十多歲的壽命來說,Matt數數手指也知,將來他會目睹兩小貓的離世,生離死別是避不了的,卻可選擇紀念的方法。「紀念有很多方法,譬如現在很多人會拿寵物的骨灰來做頸鏈吊墜。我自己經歷過與寵物分開的狀況,更想繼續做Maokids去幫其他人。」他的繡花像給人一個心靈抱抱,「有客人的寵物已去世多年,他收到刺繡時還是很感動,覺得它帶來一些回憶,那回憶不只是傷心,還包含了很多快樂。」

facebook:maokidshk
採訪:凌梓鎏
攝影:伍慶泉、鄧鴻欣(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