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06日

【六四背後】守護燭光的白蠟燭店 老闆:這是小事我不害怕

今年是六四事件第二十九個年頭,一如既往,昨夜六月四日的晚上,維多利亞公園也燃起了點點燭光,照亮整個維園上空。那一片點燃了二十九年的燭海,象徵香港人始終未了的心願。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今年呼籲港人出席維園集會時曾說:「29年了,很多人感覺失望,燭光雖然微弱,但只要不滅,我們就依然可以向光而行。」因為燭光在,情在。

相關新聞:【六四相集】勿忘歷史 你還支持這點點燭光嗎?

每年六月四日的晚上,香港人風雨不改,聚集在維多利亞公園。昨晚明明聽說有雙颱風快要打到,但人們手上拿着的卻不是傘,而是一支白蠟燭。晚上八時正,六個足球場頭頂上的燈全部熄滅,橙橙黃黃的萬點燭光隨即照耀整片上空,是一種溫暖的顏色。

蠟燭主要分為紅色與白色兩種,每款用法也不同。據曾為六四燭光集會其中一年的蠟燭供應商負責人杜先生說,若六十歲以下或較年輕的人離世,俗稱的英年早逝,或因意外而不得善終,便會點燃白蠟燭拜祭;若六十歲以上,笑喪壽終的離世者,則會點燃紅蠟燭祭祀。紅白兩款蠟燭一般均按燃燒時間再細分作六款,分別是3小時、5小時、24小時、48小時、120小時及168小時。

六四燭光晚會多年沿用的蠟燭,每支一元,是一款12安士、能燃燒約5小時的長條形白蠟燭。白色,悼英魂,拿在手中剛好燒至集會完結。維園蠟燭又何止點燃五小時,而是整整二十九年之久。從1990年開始,往後每一年的六月四日,燭光都照亮整個維園上空,用這個尚有自由空氣的空間,用點點燭光,記住歷史。近年,社會政治氣氛越收越緊,談到會否害怕自己曾為六四燭光集會出售物資,杜先生說得淡然輕鬆:「在我眼中這都是小事,我做生意的,客人來買即表示他有需要,這又不是違禁品,香港政府又沒說不許賣,我不會干涉,亦不曾害怕。」

過往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支聯會都要準備大約兩萬至五萬支蠟燭,大概在六四前的兩至三天,已經要把物資包括蠟燭運到維園,當中動員過百位義工,日而繼夜在維園整理蠟燭,連同紙杯托一個一個地套在蠟燭身上,於六四燭光集會當晚,在各個場區分派給前來參與的市民。「派得到的,我們會盡力一個一個地派,希望在晚會開始時,每一位參加者的手上都可以拿到一支蠟燭,在燭光集會上,透過蠟燭展示心意及力量。」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說。

近年,學聯因不認同支聯會立場而拒絕出席六四燭光晚會,幾間大學的學生會亦相繼退出六四燭光晚會,加上本土意識的抬頭,令六四集會的人數有下降趨勢。「一個運動,歷經這麼長的時間,起起落落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放眼世界,有一個運動能持續有幾萬人,堅持了廿多年之久,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蔡耀昌說。香港,是中國境內唯一能公開悼念並大喊平反六四的土地,不知道尚有多少年可以喊,但他相信,無論大家以甚麼的身份認同去思考,平反六四也應該是一個需要我們繼續堅持的事情,因為這是一份良心的工作。

燭光脆弱,風一吹便如煙滅,一點燭光到底代表甚麼?「作家梁文道曾在一篇談及六四的文章提到『我們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對於六四,更形象化的,我們在守護燭光。無論是一點,兩點,還是萬點,我們都要去守護。」蔡耀昌說。

採訪:張靜雯
攝影:蔡政峰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