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20日

【港情講趣】潮童打扮忘形亂舞 旺角大媽為何佔領菜街

【港情講趣】
有種人特別容易惹人討厭,幾乎全世界都看他們不順眼。上月底,油尖旺區議會大比數通過取消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的動議,預計三、四個月後就會正式「殺街」。有每逢周末假日都在此勁歌熱舞一番的人說,一旦殺街,「我哋會死㗎!」網民說他們發癲,還叫他們早死早着。他們所思所想、所作所為,你未必認同,謾罵以外,儘管看看他們怎樣說。

五十九歲的梅妹在西洋菜南街跳舞三年,每晚穿梭六至八檔「樂隊」跳足四小時,對她而言,西洋菜南街就是耳熟能詳的「寄託」。說是耳熟能詳,全因講起噪音問題、殺街與否,一眾西洋菜南街歌手和觀眾,定必第一時間說此街是個寄託。梅妹是退休人士,平日生活平淡,睡到下午一、兩點才起床是閒事,然後就去飲下午茶、逛街、看電視至明晨。「冇嘢做咪開着個電視,慣咗係咁嘅生活方式啦!」周末以外見朋友的機會不多,「個個有家庭,照顧老公、老婆、子女,有啲就返工,人人生活環境唔同。」梅妹也有自己的家庭,兩女已經出身,還為她誕下兩孫,但她周末卻不享天倫樂,「因為家人都知道我鍾意玩,我拜山要早走,食飯都要早走。我一定要去西洋菜南街,因為我要支持樂隊嘛。」

開心識朋友 「呢度好似大家庭」

現在視西洋菜南街如命,但十八年前行人專用區剛開放之時,她卻從未敢踏足此處,「聽到都唔會行呢條街,太多奇裝異服嘅人。」你說人家奇裝異服,網上也有人說一頭粉紅色頭髮、穿得性感的你有份群魔亂舞,還要老人扮「潮童」。梅妹驚訝道:「我由細至大都係咁着,我冇特登㗎喎,啲衫好平常咋喎,沒古古怪怪。我鍾意戴假髮、鍾意扮嘢,係玩嘅性質。」看梅妹一身潮人打扮,跟一般大媽造型明顯不同,她亦否認自己是大媽。原來梅妹的母親在她年幼時,已經開始替她打扮,加上梅妹母親也是個愛穿露背裝、迷你裙、短褲的潮人,梅妹也很自然地習慣裝身打扮。
衣着打扮反映她熱情如火的性格,自信滿滿的她在西洋菜南街認識的朋友,更是多得數也數不清。「有男有女有老有嫩,玩得耐自然識到好多人。」她說的「自然」,記者見識過,訪問期間有途人在梅妹旁邊好奇張望,梅妹突然叫他過來說幾句,記者不禁問:「識㗎?」梅妹答:「唔識㗎,平常心囉,佢見我好有活力呀!」梅妹性格熱情奔放,要識朋友不難,很多朋友都由一個微笑和一句簡單問候開始。「嚟到就好似一家團聚,係一個大家庭,覺得好開心。」樂隊和梅妹這種來跳舞自娛的人,每個星期都會自動自覺到西洋菜南街聚首,雖然街道人來人往,但梅妹卻覺得特別有親切感,「呢度啲人冇咁假,全部都係真情流露,唔係用錢買番嚟,係用真性情。」或許你會質疑他們的友誼只建基於菜街勁舞,算不上甚麼真正朋友,但其實他們每個周末跳完舞,都會去打邊爐或者去餐廳吃飯,先別論交心與否,但至少證明他們在跳舞以外,也有坐下來談天說地的時間。

認太嘈擾民 「殺街見步行步」

談到錢,梅妹很怕被誤以為是收錢的大媽。「我係香港媽媽嚟㗎!我唔識佢哋㗎,佢有佢開心,我有我開心。」即使收到錢,她也會全數給予樂隊,幫補倉租。容易令人誤會的,還有她那大情大性的作風,不論現實或網上,都有不少人認為她有精神問題。記者直接問了一句「你覺得自己係咪正常人?」她臉上閃過一絲疑惑,答道:「正常!玩係正常㗎嘛,我自細就鍾意跳舞唱歌,我喺街度聽到歌都會跳舞,啲人咪以為我儍。」她常說只要做回自己,開心便可,「我一做回自己就會好忘我,唔知人哋點講,得罪人都唔知。」正因為得罪人也懵然不知,不少年輕一輩慢慢討厭走進西洋菜南街,對它的噪音厭惡至極。記者問過不少途人怎樣看殺街一事,得到的答案是「好想殺街,最好即刻殺」、「佢哋越來越過份」等支持殺街的答案。梅妹自知聲浪太大相當擾民,「咁係好嘈嘅,係好影響嘅,大家要自律囉。我哋一玩就唔知出面乜世界,出得嚟玩就預咗啦,唔使錢實俾人鬧,政府唔鬧咪得,條街又唔係你嘅,係政府嘅,你有權鬧我咩?」她直言現在也只能見步行步,「殺到嚟都要殺」,未來計劃去尖沙嘴、觀塘、銅鑼灣等地「隨意周圍玩」。

記者:李煒汯
攝影:許先煜、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