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30日

【詠物誌】含春樣潘金蓮 黃永玉的壺上江湖

過去一年,黃永玉畫了二百把紫砂壺,他形容為「快樂的包袱」,作品展畢後統統運回他府上收藏。

【詠物誌】
世界盃開鑼,94歲的畫家黃永玉凌晨一點還會爬起身追看,「虔誠」過小鮮肉球迷,他閒時還愛看更刺激的拳賽轉播,集集追看內地節目《非誠勿擾》,要激要潮與其年紀大相違背。自謔為貪玩老頭,黃老曾嬉皮笑臉的披露自己的養生秘方就是不養身,不吃水果、不運動,最喜歡工作。

黃永玉不是一般工作狂,他公子黃黑蠻跟我透露,黃老還堅持每年要做一件「有意思的大事」,才感沒有白活,例如時隔36年,2016年他再設計公開發行的猴年郵票;連續七年無間寫自傳式長篇小說《無愁河的浪蕩漢子》,還在新書發佈日戲言:「一個九十老頭臉上都長了青苔才來出這部書,是喜劇也是悲劇。」去年橫跨今年,他宅在北京的家和江蘇宜興,花幾個月把當年所畫的一百多幅《水滸人物》一一畫在紫砂壺上,近二百件作品剛於北京進行了十天展覽,非常哄動。展前收到黃老的請柬,上面寫着:「年紀大了,活得好好的,空耗着雙手總是愁人的,所以找了這些事來做,您有空請來看看。」他真是個周身癮的超齡「火麒麟」。
「有些人物他喜歡的會多畫幾個造型,這套壺出現了約148個人物再加《八仙圖》和《九癢圖》等小品。他選好了造型好的壺便在壺上白手畫出人物,畫完再送去宜興,找一對刻工超凡的夫妻雕刻,刻完再燒,最好玩是黃老的題字。」黃黑蠻介紹說。其中兩個壺畫了林冲,一幅是林冲拿槍練武,一幅是林冲抱着掛酒葫蘆仰天而望,題文:「少年子弟江湖老,多少青山白了頭。」他又畫了兩幅潘金蓮媚態,抵死地配上「寫書的施先生(施耐庵)也不饒你,小小的一個宋朝女子怎麼逃得過去」。另一幅的配文是「愛了,你把我怎麼樣」雙手叉腰一個烈女樣。黃老還畫了思春的潘巧雲和配角王婆,一樣的生動搞笑。

200個壺北京展出 《尿壺》被禁

黃永玉自小愛看《水滸傳》,認為其內容生動、人物鮮活夠貼地,是市井文學經典,小時候便常常在地上、石板上畫水滸人物。「他以前畫過《黃永玉大畫水滸》,六十年代本來想刻一套水滸人物木刻,當時黃苗子、黃裳、汪曾祺等老友還幫他搜集資料,幾百幅讀書卡片在文革時不是被抄走就是被踩爛,後來一直沒做出來,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到他年紀大手力不好便擱置了,很可惜。」黃黑蠻續說,更可惜是父親有一把壺並沒有展出來,不知是甚麼元素令作品變得「敏感」禁展。
「那作品叫《尿壺》,是父親搞笑之作,畫了一班在公廁背着如廁的幾位草根人物,結果官方不讓展出,真是莫名其妙。」每一個壺都配有一個盒子,「基於整套壺近二百個非常珍貴,打爛一個都不能,估計保險費不菲,所以好難去香港展,最好有合適的博物館收藏最好。」水滸紫砂大功告成後,黃永玉親撰短文《紫砂之緣》,便忍不住自誇:「本老頭有時還真覺得自己有點了不起。」真是個可愛率性的老人家。
原來,黃永玉與紫砂壺也自小結緣,黃老父親傳下一個來自宜興的紫砂壺,那是一個不等形的壺,畫了一個老樹頭與白色梅花,他一直把它珍藏家中。

撰文:鄭天儀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