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06日

【看不見的殘障】膝不能彎視力剩兩成 22歲仔出街遭白眼:不會迫人讓座

現年22歲的朱啟晉(Jacky)健步如飛,若不細察他的步姿,實在難以想像他的腿部及膝蓋,因為小學患上骨癌而做過多次手術,右腳現時最多只能屈曲20度。更難以置信的,是架着眼鏡的他,因為患上現屬不治之症的視網膜色素病變,視力只剩兩成,視野窄得只能看到正中央的景象。種種旁人無法一眼看出的殘缺,令開朗樂觀的他時有難堪經歷,受盡委屈。

相關新聞:【看不見的殘障】骨癌痊癒再患眼疾將盲 22歲仔:多謝家人接受我缺陷

因為患病,Jacky直言自己曾變得封閉,以往的興趣大多限於毋須與人有太多互動的打遊戲機、砌模型、彈琴,對桌上遊戲和打麻雀等講求即時反應的活動感到抗拒,「我不想每次都做站長,所以我盡可能都不太想去和別人交際,我樂意跟別人聊天,但一起去玩遊戲的話,我就不太想。」他小學曾是籃球校隊成員,不過腳部因為骨癌做過多次手術,難以屈曲及發力,發病後不曾運動,患病期間不時都會夢見自己打籃球、游水。最近,他為強迫自己過回正常人的生活,開始相約朋友打籃球射籃,「他們知道我的視野變窄,傳球的時候會先確保我看得到他們的位置,才會把籃球傳給我。」以只能用手力而不能用腳的彈跳力而言,他射籃的準繩度算是十分高,不過有時失手彈框,籃球一彈走,他就會不知所措,要花上數十秒時間才能撿回籃球。

迫自己做運動之餘,他還迫自己外出,不論是覆診還是上模型班,總之就要靠自己,「如果沒有人有空陪伴我,我就會自己一個人出去,拿着枴杖慢慢走,雖然痛,但也是忍受到的程度。」他在地鐵站或者旺角等人多擠迫的地方會特別緊張,會不斷四處望和冒冷汗,「四處望希望能補充視野的盲點,盡可能不撞到別人。」不過因為視野實在太窄,即使他四處張望,也要花上很多時間,才能望清所有角度,所以幾乎每次外出,都會無意又無可奈何地撞到途人,「有些人不為意我撞到他,有些則會望一望我,其實我會難堪難受。」

個子高大、身高一米八的Jacky表面上無任何異樣,但一有小朋友、老人家、手推車在身邊擦過時,總會因為看不清楚而不慎撞到他們,「他們的眼神似在問我:『為甚麼你年青力壯也會撞到我?』」有一次,他準備走入小巷,發現有位婆婆在另一端站着不動,他打算快步走過去避開婆婆,怎料她突然前行,在他的盲點走過,他一站不穩就令婆婆跌倒地上,弄傷了手,不過因為自己的腳不能屈曲,無法蹲下來扶起她,「那一刻真的很內疚,自己又甚麼都做不了,覺得自己就如廢柴一樣。」又有一次,剛做完手術不久的Jacky去餐廳搭枱食飯,他手中的長枴杖無意中碰到身邊的男士,但他一直未有為意,直至用膳期間被男士的同行女友人狠狠地盯着,才驚覺自己的枴杖弄到別人,「因為我不是一個無禮貌的人,我撞到人都會道歉,但因為這些事而沒有道歉,還要被誤會是一個無禮的人,真的很不開心。」

受盡委屈仍堅持要外出、堅持要做正常人,全因以前患骨癌,出入都以的士代步,對家裏造成很大負擔,「我這麼年輕,雙腳還健在,不能再這樣,要過回正常的生活,迫自己多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嘗試過正常人的生活。」巴士、地鐵都有關愛座,鼓勵乘客讓傷殘人士、孕婦等有需要人士優先使用該座位,不過Jacky就直言關愛座未必適合所有傷殘人士。以巴士為例,關愛座的位置靠近樓梯,座位幾乎緊貼牆身,非常狹窄,「大部份膝頭做過手術的人,膝頭都不能輕易屈曲,所以是擺不到腳,我要整個人打側45度才坐到。」他認為關愛座的設計要重質而非重量,再多的座位亦未必真正幫助傷殘人士,「盡可能做闊一點,讓傷殘人士可以坐得舒服一點。」至於地鐵,因為座位是直放,所以他坐得到,但因為腳始終無法屈曲,有時人多會怕別人踢到,也試過有人以為他故意不收起腳,一直看着他,令他難堪。

關愛座引起風波時有聽聞,讓與不讓,網絡上爭議不絕。採訪當日,乘地鐵途中,突然有位婆婆熱情地主動讓座給Jacky,「有人主動讓座給我,那一刻是開心的,但因為對方是婆婆,其實我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始終我是個年青人,雖然我的腳有事,但也不應該要婆婆去讓座給我。」他這番話不是指責坐在座位而不讓座的年輕一輩,「身為傷殘人士,我當然想別人幫忙,但我絕對不是強迫別人一定要讓給我。」他覺得關愛文化要雙方無利益衝突才成事,「如果對方很累,他不願意讓給我,我也沒有所謂。」

facebook:裂縫中的陽光

記者:李煒汯
攝影:吳煒豪、黃敦為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 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