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7月12日

【泰洞救少足】探洞蟻行式前進 香港洞穴探險隊:獨自面對黑暗最困難

5,661

泰國清萊發生少年足球隊被困洞穴意外,13人被困逾兩周,引起全球關注。香港洞穴探險隊隊長彭德玥認為,香港缺乏洞穴資源,令港人對洞穴望而生畏,但在部份國家如泰國,「洞穴只是他們玩耍,進行康樂活動的地方。」在她眼中,今次事件純屬意外,希望所有被困者都平安獲救。

洞穴危機四伏、深不見底,但香港亦有不少人為之着迷。香港洞穴探險隊現有15名活躍成員,師承重慶探險隊的國家級探洞家劉佳(全中國洞穴探索最深的探險者之一)。成員來自五湖四海,有護士、攝影師,亦有地質學、生物學專家,各司其職,副隊長袁仲軒(Kenji)解釋:「護士可在緊急時作初步治療,攝影師可以將洞內風光記錄,與大眾分享及作教育用途。」他們一如各地的探洞家,為保護洞穴內的自然景觀及生態,不會將洞穴地點公開,「因為洞穴資源豐富,例如中國的鐘乳石非常值錢,一不小心公開,便可能引來大批人士採掘鑽探,嚴重破壞大自然。」亦因如此,他們處理新人入隊的申請都特別謹慎,「比較看重人格,要先了解想探洞的原意,太個人主義亦不會考慮,反而技術可靠後期慢慢訓練。」

雖然隊員各自有正職,但他們仍會盡量抽空,每月最少作一次戶外繩索訓練,即使下雨亦不會取消,以模擬洞穴濕潤環境,亦會於室內做攀爬訓練,以及邀請生物學及地質學專家前來交流,做足準備才往內地或海外探洞。本身未接觸過繩索及攀爬運動的人士,在接受訓練後,也可以參與探洞活動,「當然本身有良好的攀爬技巧會有幫助,但因為探洞的裝備都是為洞穴而設,所以是另一套模式,有根底也要重新學習。」因地形問題,香港並無正式可探索的洞穴,探險隊會去內地或外地探洞。他們去年曾到過位於重慶、全世界最高洞廳、達352米高的「二龍口洞」,今年3月亦曾赴日本交流,「日本人對外地人探洞的審批比較嚴謹,我們應該是首隊去探洞的港人。」今年8月,他們亦將遠赴奧地利參與國際洞穴大會,各隊員會跟來自各地的探洞隊分成不同小組,到不同洞穴探索及交流。

Kenji指,香港洞穴探險隊的優勢是跟世界各地的探險隊有交流,此說並非自大吹噓,而是有實際需要。因為洞穴環境變幻莫測,他們探洞前,都會先跟當地隊伍聯絡,預先告訴他們離開洞穴的大概時間,倘若未能依時離開,當地的探洞隊便會前來營救,「跟普通行山遠足不同,洞穴拯救是另一範疇,一般拯救隊也未必能完全幫得上忙。」探洞除了有機會弄得損手爛腳,更有一些潛在風險。Kenji舉例說,曾有隊員在內地探洞,下降至三、四層高的位置時,因為吸入大量蝙蝠排泄物釋放的亞摩尼亞而頭暈,要立即離開洞穴;亦試過發現水位突然因為洞外的傾盆大雨而急速上漲,「有兩名隊友不慎跌落水,出現失溫狀況,我們同樣決定要立即離開。」最後經過近五小時的攀爬及過河才離開洞穴。

探洞對體格有一定要求,對心理質素要求更高。Kenji謂探洞最忌心急,「探洞不是單靠繩索,還涉及地形,又要手腳並用。去到一個未知的洞穴,要考慮岩質、能否落保護點,一切都要慢慢摸索才知道。」雖然每次探洞都最少有三至四人一同出發,但為減少對洞穴的破壞,一行人並不會一字排開地前進,只會用一個接一個的「蟻行式」方法前進,所以探洞最困難的,是很多時候都要獨自面對黑暗環境,「有一次在日本探洞,隊友去探索,我就負責拍攝,在洞穴內同一位置大概四小時,慢慢出現幻聽,以為隊友歸來。」黑暗帶來的不只恐懼和幻覺,還有一定危險,「在洞穴中,只有一條繩給全部隊友爬升或下降,很多時點與點之間只得一人。」Kenji曾試過獨自一人下降八十米長距離,安全意識要特別強,講求決策力、判斷力、合作性,因為稍一不慎,除了會自己有危險,也會連累其他隊友。

探洞看似危險,但其實只要配備足夠裝備及安全意識,自能發現其吸引處,「在洞穴內要細心留意身邊事物,曾試過以為沒有前路,怎料岩石背後,居然就是個很大很美麗的洞廳,這就是探洞最吸引的地方。」Kenji認為探洞的保育心態最為重要,「洞穴不是人人可去,難得去到,就要珍惜,不要胡亂破壞。」

facebook:香港洞穴探險隊-HKCES

記者:李煒汯
攝影:倫星揚、黃奕聰、吳煒豪、KenjiBWorld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