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18日

【果籽人話】半年種米半年唱歌 真.田園歌手以莉.高露

以莉.高露是台灣阿美族唱作歌手,她的獲獎作品中不乏其母語——阿美語的歌曲。

【果籽人話】
一樣米養百樣人,每個人喜歡的生活方式都不盡同。台灣阿美族原住民歌手——以莉‧高露(Ilid Kaolo),視音樂創作和耕種為生活方式,而不是工作,她選擇了與同為音樂人的丈夫陳冠宇,實踐半農半創作的生活,放下城市繁囂,回歸鄉間擁抱自然,樂活於種米與寫歌之間,做真正的田園唱作人。

台灣傳媒喜歡形容以莉是「左手插秧、右手寫歌」的音樂人。一見面,以莉陽光的笑容讓我留下深刻印象,有份城市人難得的純樸。以莉的媽媽以前是務農的,後來因為都市急促發展,大家都去城市工作所以也放棄了耕田。她自七歲起便由花蓮搬到台北生活,在繁華都市轉眼過了廿多個年頭,兒時在鄉間常嗅到的泥土與青草味,也漸漸不太記得了。

「植物把煩躁吸收掉」

「其實在都市生活時,不知道為甚麼很容易煩躁,有時候有比較負面的想法,會焦慮。」她向我訴說在台北生活的日子,每天每刻遇到的人和事都很多,看到或聽到的都可能成為煩躁的源頭。但自從和丈夫回到家鄉後,不用落田的時間她開始寫作、耕種、創作,得到了城市缺乏的安穩心情。她形容道:「像是植物和土壤,將那些煩躁都吸收掉。」藉着耕種,她的心靈開始獲得平靜,而創作靈感也油然而生。
都市人回歸田園生活,還是需要習慣與適應。首先是告別從前晚起的日子,農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晚起了時間就不夠了,大多數農夫早上五時便下田工作。還要習慣在炎熱的戶外工作,加上農夫都是高體力消耗的粗活,要做起來也不易。當稻米日漸長大,她也漸漸習慣和體驗到耕種的樂趣了。
展開了音樂與耕作並行的生活方式之後,在二〇一二年,以莉憑首張創作專輯《輕快的生活》,一口氣橫掃台灣金曲獎「最佳新人」、「最佳原住民語歌手」和「最佳原住民語專輯」三個大獎。那時一下子多了很多工作機會,但她仍然沒有放棄耕作。三年後,她透過募資成功發行第二張專輯《美好時刻》,到現在收入還是一半靠音樂、一半靠種水稻。
去年,我首次在「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聽她站在金黃稻穗中,以原住民的語言唱出讚美土地的搖滾詩歌,才懂得何謂天籟之聲,彷彿她的音樂靈感都與大地接通。

沒刻意用母語寫歌

以莉說她在寧靜的環境中特別容易有靈感,鄉間對她來說是很好的創作基地,問及她有沒有在田裏創作過?她回答說:「如果在家裏或是一個熟悉的地方,反而會忙東忙西的。」看見田間長雜草就去拔一拔,在家要照顧女兒和做家務,在以莉的角度就不太容易有時間安安靜靜地創作,所以有時候她會出走一下,去別的地方住,離開熟悉的地方,這樣反而能專心創作。
以莉的音樂創作內容,可能是從生活聽到的故事,又或是來自親身經歷。以前在耕作時她習慣帶備紙筆,方便靈感一到就寫下,現在則用手機直接記下。雖然她是原住民,但是並沒有刻意要用母語寫歌,作品也是有國語有阿美語,「母語創作我覺得很奇怪,我的靈感自然會好像要跟聽懂母語的人對話,告訴他們一件事情。」她如是說。即使聽不懂的人,也可能因為歌曲的旋律優美,去研究歌詞的意思,所以用中文還是阿美族的語言創作,只取決於那刻的靈感。

「兩者都不是職業」

我問她在音樂創作和耕種之間,是怎樣分配時間的?以莉告訴我種水稻有分農忙期和農閒期,「台灣的農忙期約在十二月開始,直到四月都是育苗期,四月以後就慢慢輕鬆一點點,那個時候我會進行創作。」她說只有在農閒期才會接工作,農忙期基本上都是忙着插秧和收割。
面對音樂和耕作,以莉都沒有當作是一份職業,她形容這都是生活的態度。「你一當作是職業就變得很有壓力,少一點錢會覺得不行,各方面都會變得斤斤計較。」她形容在都市一出門都是消費,以現在的生活方式是沒辦法維繫的,但住鄉下比住在都市的消費少,還是可以平衡得到。
以莉說現在台灣很多人支持小農,也很支持有機耕作的農夫,她亦有賣一些自己種的稻米。除了稻米外還會自己種一些菜來吃,但若要以務農完全支持生活,她可能就要完全投入,目前還沒有這樣考慮。唱歌事業她還是會繼續,而且她九月將到東京辦演唱會和參加「瀨戶內海音樂節」的演出,而第三張專輯還是要等一下。

採訪、攝影:余日一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