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03日

【讀書好】特朗普現象與美國的反智傳統

特朗普不獲知識分子垂青,但卻得到庶民百姓的支持。

【讀書好】

在特朗普當選後,我們才開始發覺自己以為很認識美國,其實一切相當陌生。Richard Hofstadter六十年代經典作品《Anti-Intellectualism in American Life》是我念大學讀美國社會一科指定參考書,最近台灣將書本重新繙譯再出版,重讀一遍,有更深刻的體會。

反智是一指對待知識的態度,包括對深厚的人文學養、抽象的理性思辨的漠視與敵視,尤其是在公共生活之中。

反左膠的起點

反智與我們認知的美國印象,好似拉不上關係,因為美國是世界科技創新中心,也是商業模式創造的先行者,哈佛、耶魯、普林斯頓、柏克萊、史丹福、麻省理工等世界級頂尖大學,全世界人才以成功入讀為榮,至於美國人拿諾貝爾獎的經濟學者多不勝數。可以說沒有了美國人的創新及發明就沒有大家享受的現代化生活。但吊詭的是美國文化獲得世界認同的,卻是通俗流行大衆娛樂,粗糙的快餐飲食文化,與精緻優雅文化絕緣。作者是美國歷史學家,他早就注意到美國人公共生活中的「反智」現象。作為哥倫比亞大學美國史教授,他深深感受到美國人對純粹學術缺乏興趣,尤其他是經歷了五𤳙年代以反共為名,動輒以知識分子為標靶的麥卡錫主義橫行的歲月。「反智」不只是民粹現象,也未必只是理盲躁動,它反映了美國人在特殊歷史與文化背景中形成的傳統。脫離英國而獨立建國的經驗,讓美國人往往視歷史為落後、腐敗、封建貴族對平民的剝削的象徵。作者分析美國人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份:宗教生活,主流的基督教福音教派推崇教友發自內心的感動,以及與上帝的直接溝通,而揚棄神學考據。民粹色彩甚濃的基督教文化,在政治上福音右派成為美國大媽及大叔的指路明燈。

反智文化擴大化

美國引以為傲的民主體制,使其政治推崇純樸、勤奮、踏實而沒有受過高等教育訓練的庶民百姓,而知識分子與精英階層則被邊緣化,即使頂尖大學美國社會培育出大批專業人士,「律師、雜誌編輯、工程師、醫師、某些作家與大部份教授等──的工作中雖然非常需要知識,但是並不能說他們就是知識分子。一個需要『專業知識』或是『準專業知識』訓練出來的人當然依靠一些特別知識才能夠執業,他必須『聰明地』運用這些知識,但是對於他的職業來說,這些知識只是工具。而最關鍵的事是──如果我們借用韋伯討論政治時的區分──專業的人靠知識工作,而非為了知識工作。因此他的專業角色與技術並不會讓他成為一個知識分子。」這令美國政治更加趨向反智及民粹。
特朗普的橫空出世,以其隨口噏的煽情口號吸引大衆,口出狂言,嘲諷左膠的政治正確大受歡迎。在社交媒體的獨特傳播形式,令淺薄變成主流,媒體特性根本容不下深入討論議題,一切以視覺、事件、人物的sound bite掛帥。社交媒體本身其實已具備反智的元素,因為畀個Like就代表贊同,將一切問題討論過程簡化,甚至討論過程已不重要,立場結論先行。美國歷史及文化傳統的反智傾向,遇上了新的媒體,令反智文化成功復活,掃蕩理想主義的知識分子。
特朗普現象,是深植在美國人的政治文化之中。

撰文:劉細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