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1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讀書好】民族自決悲歌:蒙古王烏蘭夫故事 - 劉細良

楊海英教授以蒙古近現代史為研究對象,以日文出版多本有關專著。

【讀書好】
我們對蒙古有超現實的浪漫想像,這拜金庸武俠小說所賜,《射雕英雄傳》刻劃大漠風情,鐵木真、華箏公主、神箭哲別與少年郭靖的邂逅,令我們少年時代起對蒙古草原充滿幻想。八十年代第一次踏足內蒙古自治區,大失所望,甚麼風吹草低見牛羊,一派胡言,有的是樣板蒙古包,建在水泥地上。八十年代「蒙古」之所以牽動香港少年心,還因為在中史課上,老師講到中華大地版圖,一塊完整的秋海棠葉,硬生生缺了一塊,這是外蒙古,在民國時代離開了中華民族大家庭,獨立了出去,背後受蘇聯唆擺,老師說時眼中有淚光。這是中華民族永恒的痛啊!

與虎謀皮委曲求全

我真正認識近現代蒙古歷史,是來自俄尼斯.朝格圖(漢文名字叫楊海英)教授的作品《沒有墓碑的草原:內蒙古的文革大屠殺實錄》,書中描述中共如何用各種謀略,拉一派打一派完成種族清洗,最先參加共產黨陣營的蒙古人,是土默特和鄂爾多斯地區的蒙古人,曾是「根正苗紅的延安派」,以雲澤(日後改名烏蘭夫)為代表,中共利用延安派肅清和瓦解日治滿洲國培育的東蒙幹部。達到目的之後,「無用的」延安派也被整肅。最後,蒙古民族整個精英階層被迫害殆盡,草原上十多萬蒙古人被慘殺,共黨終於完成了內蒙古種族清洗行動。這書提到烏蘭夫這位「蒙古民建聯」、「蒙古班禪」,為社會主義及民族主義理想奮鬥,一生討好中共,希望保持內蒙自治區的高度自治,最後失敗收場的故事。
楊教授之後為烏蘭夫獨立成書,該書近月繙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書名叫《在中國與蒙古的夾縫之間:一個蒙古人未竟的民族自決之夢》,主角就是當代蒙古王烏蘭夫,歷任內蒙自治區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由他的一生揭開蒙古人與中共合作,希望民族自決、獨立建國,到退而求其次,接受高度自治,最後被欺騙及背叛的血淚史。

共黨最恨自決

帝國崩潰,民族獨立,新國家誕生,是歷史規律,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俄羅斯帝國及大清帝國的崩潰,都催生了民族獨立運動。孫中山革命,最後清帝遜位,滿洲人交出政權,滿蒙原是大清帝國的統治階層,已不想再參與這個大漢族主義建立的中華民國,於是謀求獨立。任何民族獨立,必定與地緣政治及國際局勢有關,即所謂借助外力。滿洲精英借助日本,最終建立受日本關東軍控制的滿洲國,而外蒙古精英則借助蘇聯,建立了蒙古國,至於蒙漢民族混雜的內蒙古地區,形勢較複雜,留蘇的蒙古民族主義青年雲澤,知道要實現民族自決,惟有借力於中共。史太林、毛澤東在三十年代,都是民族自決的鼓吹者,但到了大局已定,民族自決四字已經在中共的宣傳中銷聲匿迹。雲澤深信只要仿效蘇聯,建立社會主義聯邦體制,蒙古人的自治定必得以維持。但毛澤東、周恩來等人,根本沒有任何計劃建立聯邦制,從一開始就是集權黨天下的人民共和國。雲澤這時已改名「烏蘭夫」(蒙古語即紅色英雄),雖然他信奉史太林民族自決及聯邦制均被中共拋棄,但他仍堅持借助中共之力,將內蒙與綏遠等地整合一個大內蒙自治區,實現蒙人治蒙、高度自治。他的對手是老奸巨滑的毛周二人,雖然成功整合漢人移民為主的綏遠地區加入內蒙,但自治區領導階層、中下層幹部卻同時被溝淡,逐漸被中共全面滲透。
中共與少數民族的矛盾,除了控制與自治外,這有農耕與放牧、大漢族主義與蒙古文化認同、移民問題等,慢慢烏蘭夫被視為蒙獨分子,一場批鬥烏蘭夫運動形成,最後變成全面鎭壓「蒙獨」的草原血腥大屠殺行動:即子虛烏有的內蒙古人民黨事件。

撰文:劉細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