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09日

【胚芽故事】視障速遞員 送貨純熟迅速送出

【胚芽故事】
視障人士做速遞,這個題目初跟編輯談起時,他們都嘩聲四起,表明不解是怎樣做得到,一位編輯更直言:「尤其在香港這人多車多的城市,聽起來更是危險。」然後我對他說,那位視障速遞員平日喜歡攝影,「不是吧!看不到的怎樣拍照?」偏偏今年25歲、自小因視網膜發育不良而只餘兩成視力的鄧子朗(Ivan),卻全都做得到。

相關新聞:【胚芽故事】盲蹤踪攝影「去旅行影相係我夢想!」

雙眼只餘兩成視力,眼前的畫面會較清晰,並且有顏色,Ivan大概看得到別人在做甚麼。但坐在他面前距離不足兩米的我和攝影師,他即看不清楚面容,「你手上拿着甚麼,我都看不到,只知攝影師拿着黑色似是相機的物件對着我。」這樣的視力,可以勝任送貨速遞員嗎?Ivan坦言送貨時,有時即使去到店舖門外,也難免因看不清門號而不能確定是否那間店,「不過現在有電話,有甚麼搞不清的都可以致電問,或者在電話上放大看清楚。」
訪問當日,Ivan正在工作,他先會在類似Uber模式的速遞app內接單,在Google Maps上查清楚取件地址和路線後便出發。當日他在中環,接到數張從IFC出發,送往銅鑼灣的貨單。他一口氣取齊四大袋各重約三公斤的貨品,乘港鐵出發往銅鑼灣。我忍不住問他要否幫忙,他即說不用,「這裏算小兒科啦!」結果,一來一回連配合我們攝影師拍攝(例如同一道樓梯要走三次),不消一小時,Ivan便送完四張單,又再接三張新單。過程中十分順利,沒有迷路,也不曾有他說過的看不清門號。「當初我做這工作時都有點擔心,一來我不是看得很清楚,二來擔心別人不知怎樣看我們,可能會顧慮有安全問題。不過做起來好像算順利,所以令我自己都有點信心。」
速遞工作做了一年多,Ivan說最開心是送貨這工作帶他去過很多地方,「旺角、中環這些都有,也試過去愉景灣、長洲,尖沙嘴或銅鑼灣最熟。」此時他忽然坐直身子,抬頭說:「基本上我不用查地圖、不用問人,靠自己也能去到送貨或取貨地點!」這工作Ivan做起來似乎十分輕易,沒有如我們想像中出岔子。然而,回想起來,為何要選這種要四處走又日曬雨淋的工作呢?「因為我好動不喜歡悶!而且我雖然看得不太清楚,但其他部份都健全,為何不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
Ivan喜歡到處走,工作以外的日子他也會帶着相機遊走香港,他形容攝影是生活的一部份。因為得兩成視力,使他很多時候只看到遠方有一些物件,但卻不知道是甚麼,於是他都會先拍下來再放大細看。他最記得一次看日出的經驗。「我看到的日出就是有點光,黃黃的、紅紅的、黑黑的。但在照片裏,我就可以慢慢看清楚,原來還有數樣景物,有山也有水!」攝影對Ivan等視障人士而言,不只是興趣或公餘活動,原來還讓他們更加看清這世界。

憑着聲音影煙花  「得我捕捉到」

他笑說玩攝影已有五年,其間當然有很多人讚賞他,但其實他都不知道那些是否真心讚賞。「可能有些人覺得,我們居然能夠拍照,所以讚賞一下。」Ivan想身體力行證明給大家看,別人做到的事,視障人士都一樣做得到。「有一次我們一群健視與視障朋友一起去拍攝煙花,我就向着聲音即放煙花那個方向預備,把煙花拍下。當時得我一人捕捉得到呢!」或者初時,你也一樣抱着「咁都得咩」的心態去看,但Ivan的故事告訴你,他們並不是希望證明自己與眾不同,反而是想大家知道,他們其實很平凡,跟大家一樣做到大家做得到的事。

鄧子朗Ivan 25歲

‧視網膜發育不良
‧只餘兩成視力用速遞app接單送貨

「蹤影 Field of Vision」 視障人士攝影展

日期:9月12至20日
地點: 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樓三樓

記者:黃凱婷
攝影:許先煜、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