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9月20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WriteHouse裏的人】諾貝爾獎經濟學家懂買樓? - 冼麗婷

【WriteHouse裏的人】
幾個月前,還看到一位老師跟中文大學晨興書院院長莫理斯(James Mirrlees)餞別的消息,想不到教授最近在英國劍橋因病辭世。

記得七年前秋天一個清早,我到中大拜訪院長莫理斯,他是199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自2002年開始擔任中大博文講座教授,後來他正式居於中大宿舍,擔任全職院長。因為一位相熟英文文學教授替我聯繫,很快獲安排半小時訪問。
從電郵溝通開始,院長的秘書小姐非常高興,我感覺教授應是隨和的好老闆,所以本地同事都很好奇他會怎樣見報。可是,我也是個聽到數字便要頭暈的人,他研究的經濟理論,包括怎樣鼓勵人工作納稅,以及在資訊不對稱誘因下,如何影響人的決定等等,若要潛學海中,一定會被拋得暈浪。

沒信心改卷 因為慷慨手鬆

我想,若能以生活事情為話題,拉近大學者跟公眾的距離,讓讀者先對一個人有感覺,然後有興趣了解他背後的學問,這或許就是人物故事其中意義了。
訪問重量級的人,像是去考試,考自己的準備、臨場反應。講學問,我是沾不到邊了,但一個記者跟一個重量級人物,當然不是比拼,而是發掘。所以,記者在好奇心以外,鬥心很重要,在有限的時間看準備資料,在有限的時間盡量發問。
記得我進入莫理斯的辦公室時,學院還在寧靜的清晨狀態,很配合Morningside College(晨興書院)的調子。等了一回,剛跟他一起坐下來,自自然然問起他在蘇格蘭的屋子和生活,教授說不時會與太太回鄉短住自駕遊。看到他的笑容,我的心從緊張變得安靜了。
莫理斯是英國劍橋院士,曾任政治經濟講座教授;並且也曾任教牛津大學。中大舉辦划艇比賽,他會出席打氣。他喜歡接觸人,喜歡帶學生做研究,不想替學生考試改卷,並笑說自己沒信心可以正確處理改卷這事情,因為,他一定是個慷慨手鬆的閱卷員。
「身邊學生怎樣看待你作為一個諾貝爾獎得主?」
「那一點不重要,我寧願學生看我是個普通人。」能夠有學術權威像平常人一樣生活在學生身邊,那是幸福的。這些年來,院長在聚會餐宴上跟香港學生傾談,有些學生害羞,有些談得很好,話題內容大多跟新聞有關,但他不會在午餐桌上跟學生討論他擅長的數學。
於是,我也把話題扯到2011年進入高位的樓巿上去,當然,今天看來,高處未算高。他當時說:「前此一年,我以為香港樓價會下降,但一年後,我改變主意。因為,香港土地供應有限,它不是咖啡豆,不會生長,當人口增加,需求增加,人就願意付出更多錢購買土地及物業。」
當時內地買家已經在港湧現,莫理斯並不一定明白香港人對樓巿的複雜心情及看法,他說,如果內地買家來購買物業,香港人何不租住,不一定需要購買。樓價越高,租樓就變成是相對成本較平的選擇。在英國教授的世界裏,有些人,一生都租用住宅,他不明白,為何香港眼前人要把買樓與租樓變成生活的困惑。
其實,樓巿分析聽來是很簡單的,只是做決定的人,有不同限制、想法及喜好。我是個一直租屋的人,看過樓巿起了又落,落了再起,輕舟已過,不少朋友笑我只是想,總不肯買。這是個人性格問題,沒有討論價值。投資不講感情,一旦遇到心愛居所,願意付出多少,卻是會考起人的。數學權威教授丘成桐,他有段時間想把沙田舊居村屋買回來,新屋主開價四百多萬他嫌貴,後來升至七百多萬他更不想買,可是,到了現在,癲價之下,村屋出價七百萬一層,在巿場也不叫驚人。如果不買樓是錯,那賣樓又會不會更錯?

對錯很簡單 辨別對錯不易

經濟理論看去似是簡單的常識,對是很簡單,錯也是簡單,但要辨別對與錯之間的問題,在莫理斯眼中,從來不容易,"It is simple to be wrong as well as to be right, and it is none too easy to distinguish between them".
其實,我最渴望聽莫理斯教授彈琴,可能,我是一隻牛。說實在,每一個人對不同人與事,都有不同期望。

撰文:冼麗婷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