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9月26日

【藝術人語】天災啟迪佛系創作 56歲村上隆大叔之苦

全長8米的羅漢畫新作《人們在前往陰界的路途中會遇到許多艱辛和災難,但這個過程迫使人們去感受生之為人的困苦,從而超渡成佛》

【藝術人語】
闊別六年,著名日本藝術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再來港舉行個展「改變規則!」,甫步進中環高古軒畫廊(Gagosian),他今年創作的偌大標誌性彩色太陽花雕塑《Hello(Flower)》立現眼前,作為最賣錢的當代藝術家,他與畫廊最懂得為觀眾營造「打卡位」。但我更期待,是欣賞他近十年將中國佛教哲學crossover日本當代浮世繪的羅漢畫變奏系列,我覺得那才是他潛藏心底的話。他最「甜」的繽紛笑臉花、歡樂的《Hiropon》巨乳少女雕塑都是幌子,這次更大談「男人衰老之苦」。

村上隆留了一頭蓬鬆的長曲髮和大鬍子,一身看似胡亂配搭的偽露宿者造型,其實件件名牌,LV牛仔短褲、Nike限量波鞋,像一個現代潮版的遊俠高士,一出場便展露招牌揮手姿勢。2011年日本311海嘯對日本人打擊非常大,村上隆亦然。記得海嘯後兩年我到過日本村上隆的工作室專訪他,就被他的新作《注荼半託迦》震撼了,那是他為美國洛杉磯個展創作的,靈感來自中國佛教的十六羅漢,而注荼半託迦(Cuda-panthaka)正是十六羅漢中其中一尊者,給那些仍在無明暗境之中尋求解脫的人指導、啟示方向。村上隆於2010年創作的《雲龍赤變圖》裏就隱藏了達摩,就感覺到他有許多內在訊息要說,他也說過要做「深沉的作品」,算是他更早階段的「改變規則」。

浮世繪配普普 歡樂背後是深沉

「海嘯後我的價值觀改變了,我覺得社會需要一些圖像和故事。」當時剛踏進半百知天命年華的村上隆收起笑臉說,具體是甚麼故事,他說不清。這次香港個展,就有800cm長的羅漢畫新作《人們在前往陰界的路途中會遇到許多艱辛和災難,但這個過程迫使人們去感受生之為人的困苦,從而超渡成佛》。作品蘊藏更多日本畫的元素:白色大象源自江戶時代藝術家伊藤若沖的作品,它在畫滿了不朽的隱士、少女、雀鳥以及嬰兒等元素的偌大汪洋全景圖中浮現。近年全球嚴重天災不斷,尤其日本多災多難。人類需要大自然、食物、水和空氣,但是卻被天災以驚人的速度摧毀着、破壞着,這些自然的吶喊,彷彿是大地向人類表達不滿。事隔多年後,我問村上隆,他的佛教元素作品是否繼續受到近年災害所啟發?「一直是。但因為天災太多,作品也沒有直接從哪一宗獨特的事件而直接引發創作。我這作品是一組由佛教靈感啟發的拼貼畫(collage),當中沒有特別要說甚麼,大家可各自領會。」他以日本浮世繪式畫工,配上西方當代普普藝術(Pop Art)的搶眼彩繪,融入東方哲學,創作村上隆式可堪玩味的「宗教畫」。另外一張名為《超越死亡的王國獅子》,村上隆則描繪一隻唐獅子伏在由彩色骷髏頭組成的拱橋上,也是個展的重點作品。作品看似200%歡樂的村上隆,其實不時說要探討深沉的話題,包括死亡。村上隆透露,他在36歲時患上痛風,不久右腿便腫脹了一倍,要從臀部剪開牛仔褲,才能將腿挪出。於是他創作了《嘔吐的Tan Tan Bo——又名Gerotan》,第一件描繪他如何應對恐懼的作品。

想要叮噹隨意門 似悟空打不死

「我並非懼怕死亡或死後的世界,相反我厭惡邁向死亡過程中的肉體痛苦和精神折磨,我將創作當成緩解這種恐懼的治療方式。」村上隆說,自己已56歲,是個乏味的御宅族,已不能像年輕時夜夜笙歌,過去四年更見衰老加快,靈感來得遲緩。「我要花更多時間思考才能深入探討某個主題。這個過程令人窒息,我彷彿一直在閉氣潛水。」早前村上隆於世界多地舉行一系列博物館展覽,包括東京森美術館、奧斯陸阿斯特魯普費恩利美術館、紐約水牛城艾普萊特諾克斯美術館、莫斯科車庫當代藝術館及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等。是次來港以「改變規則!」作展覽主題,帶來二十多件全新創作油畫及雕塑。
村上隆戲謔說,其實他曾提議兩個標題,另一個水蛇般長的更能表達個展的神髓,就是:「我認為2018年對藝術家村上隆而言是精采十足的一年,可以說我正處於藝術生涯的巔峯,就像一條最肥美的魚。這的確是我人生中最好的一年,我有足夠的勇氣、精力和活力迎接一個又一個的挑戰。」很村上隆?這應該是他的個展宣言吧。村上隆最擅長將商業圖像、日本動漫、漫畫和傳統日本風格及題材抄埋一碟卻又能賣上好價錢。繼參與於2002和2017年在日本舉行的「多啦A夢」(舊稱叮噹)群展後,村上隆亦創作了多幅以多啦A夢入畫的作品。在村上隆的筆下,多啦A夢與大雄在隨意門前揮手,四周滿佈五彩花朵,打開的隨意門後是一片耀眼金色。三件叮噹形狀的作品呈現其背面,他的輪廓裏簇擁着微笑的花朵。問村上隆如果可以問多啦A夢取件法寶,他會選哪一件?「當然是隨意門。」聽過他說人到半百身體敗壞,能隨意而行自然是無上幸福。村上隆說,日本卡通對他兒時影響深,如果再讓他選一個卡通人物crossover,他則選《龍珠》,悟空挾觔斗雲、如意棒,可呼喚神龍、打不死,是大叔的憧憬。
笑面背後談創作,村上隆少有分享藝術家面對的折磨。「當我設法抓住靈感的尾巴,我必須將零碎的構思傳送到大腦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區域……及時完成工作後,這個區域就可以放鬆,於是我能將新構思轉到放鬆區,慢慢培養。這是一個不斷重複的過程,永無止盡。焦慮不安的生活日復一日,只有在完成項目後,我才能感到一絲解放。全靠這個吃力不討好、枯燥乏味的重複過程,方可完成有趣的作品。」正確而言,我覺得村上隆沒有改變規則,而是轉了心境。開始步入耳順之年,他說:「人生性豁達,才能熬過來。」

「改變規則!」村上隆個展

日期︰即日至11月10日
地址︰高古軒畫廊(Gagosian)
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7樓

採訪:鄭天儀
攝影:鄧鴻欣(部份圖片由村上隆、Kaikai Kiki Co. Ltd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