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0月07日

【情緒病人說】照顧八旬母+智障躁鬱妹 患焦慮症婦:她們健康便滿足

【情緒病人說】
照顧精神病患者、長期病患者,從來都不容易。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今年3月的估算,這類「家庭照顧者」人數超過20萬。他們因為血濃於水而理所當然地默默付出,但背後的辛酸又有誰去體諒和了解過?當照顧者自己也陷入情緒困擾,他們又能怎樣自處?

相關新聞:【拯救情緒】抑鬱女患者寫語錄盼救人自救「說話可以殺人也可救人」

骨質疏鬆撐枴杖 體力不勝負荷

61歲的李寶愉每個星期都要陪伴有先天中度智障、一年多前確診躁鬱症的51歲妹妹,到觀塘的診所做物理治療,已屆88歲高齡的媽媽亦會一同外出,方便照顧。妹妹本來跟媽媽同住於距離寶愉家約15分鐘路程的屋邨,但因為患上躁鬱症,媽媽再也無力照顧,所以遷往位於葵涌的院舍。每個星期覆診前夕,寶愉會先到葵涌接走妹妹,帶她到媽媽家中住一晚,第二天早上再接她們到診所做物理治療,之後便帶她們回媽媽家中,翌日再接妹妹回葵涌的院舍。一個多小時的物理治療,居然要用上三日時間,寶愉說:「以前會一日內完成,但因為自己的體力開始不勝負荷,所以分為三天,沒那麼趕急。」
寶愉有骨質疏鬆,一旦長期站立,雙腳便會疼痛萬分,現時也要枴杖輔助步行,「無辦法,因為媽媽年紀太大,現在都要照顧一下媽媽,她開始腦退化,記性都變差了。」陪妹妹做物理治療只是照顧的其中一環,還有皮膚科、眼科、內科、精神科覆診,加上媽媽身體有時也有毛病要看醫生,即使有丈夫作經濟和精神支柱,寶愉的壓力仍不曾減少。雖然寶愉有九兄弟姊妹,但大多因為住得遠,甚至已移居外國,能做到的就是每天致電媽媽慰問,所以親身照顧媽媽和妹妹的重任自然落在寶愉身上,「媽媽習慣凡事都找我,加上我住在媽媽附近。其實有另一個妹妹跟媽媽住同一條邨,但那個妹妹是聾啞的,媽媽不諳手語,所以無法溝通。」寶愉還說,以前也要幫忙照顧這位聾啞妹妹的三個子女,「很多人都說笑,說我像有五個仔女,哈哈!」現在姨甥和自己子女都長大成人,算是少了負擔。

獲同路人支持 坦然面對精神病

馬不停蹄地照顧長期病患者,寶愉的情緒無意間亦受影響。「妹妹躁鬱症病發,我要照顧的事越來越多,真的支持不了。」她睡不好,精神緊張得每晚睡覺都會咬着牙齒、緊握拳頭,後來越覺不妥,選擇求醫,確診為焦慮症。起初,不認識情緒病的寶愉也驚惶失措,常問自己:「為甚麼會這樣?怎麼會是我呢?」即使有藥物控制,但她也發現長期在家,會令情緒更差,所以選擇到附近的利民會,向其他精神病患者家屬傾訴。「同路人會開解我,鼓勵我,令我重新振作。」寶愉說。她夠膽站出來分享自己的故事,是希望社會減少對精神病的歧視,「我願意行前一步,想讓大家知道精神病不是那麼恐怖。」她續說:「我不講,你也不知道我有情緒病,我要吃藥吧?」能坦然面對自己患上精神病,全因寶愉重視家庭。「沒有人想生病,但家中很多人都有問題需要我幫忙。如果我不去面對現實,萬一有事發生,家人就會出現很多麻煩,所以我要面對自己,去吃藥。你不照顧好自己,又怎會有能力照顧別人?」自從積極參與利民會的活動,寶愉便覺得更有動力照顧妹妹和媽媽,「自己都有做義工去幫人,為何不幫自己的家人呢?她們需要我嘛,連我也不幫她們,誰去幫?」儘管照顧妹妹和媽媽辛苦,寶愉也從未想過有完結的一天,「除非我真的沒有能力,到時不願放棄也不行,畢竟我年紀都越來越大了。」很多人覺得照顧家人是天經地義,但背後的辛酸,需要被照顧者理解嗎?寶愉答道:「我沒想過在她們身上得到甚麼回報,總之她們身體健康,我便滿足了。」

相關新聞:【精神病插畫書】萌呆角色呈現真實個案 社工:社會標籤比精神病更恐怖

記者:李煒汯
攝影:林亦、龍天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