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2月08日

【西遊記】贏唔到你,我就變做你 - 方俊傑

看《無敵破壞王2》直到連片尾彩蛋都播完,的確很興奮。興奮過後,又的確很失落。劇照

【西遊記】
現在的迪士尼究竟有幾勁?看完年底壓軸的《無敵破壞王2:打爆互聯網》(Ralph Breaks the Internet),我會形容為可怕。

同樣是續集,年中,Pixar推出《超人特攻隊2》(Incredibles 2),不過不失啦,娛樂性係好足夠但新意實在冇乜,販賣累積了十四年的感情分,當然不愁票房。《無敵破壞王2》卻做到青出於藍。首先,勝在底子夠厚。六年前,《無敵破壞王》(Wreck-It Ralph)要從其他電玩商購下版權,才出現街頭霸王、食鬼。今日,大大個Marvel加《星球大戰》(Star Wars)的寶庫任用,當C-3PO與鐵甲奇俠肆無忌憚地不斷穿插,根本是贏在起跑線。

難得沒有滿足於食老本,而且有勇氣自嘲。拿出迪士尼一系列被角色定型的公主來開玩笑,一手推翻自己一手建築的過時價值觀,玩到最後,隱隱然滲出男女平權的訊息,也真夠與時並進。以互聯網作故事背景,會說到社交網絡的獨有生態,抨擊網民的惡毒留言是反映人性陰暗,順理成章。兩位主角都是街機年代的產物,在今日會被視為過氣,想穩穩陣陣的話,重現《反斗奇兵3》(Toy Story 3)式命題,談論曾經風光一時的,如何面對被時代淘汰的命運,是更加順理成章。偏偏沒有。《無敵破壞王2》一直談論的,居然是友誼之道。以前Pixar必定去到的高度,現在已漸漸變成偶一為之。有時出到《玩轉腦朋友》(Inside Out)或《玩轉極樂園》(Coco)的傑作,間中總會出現一下《恐龍大時代》(The Good Dinosaur)或者《勇敢傳說之幻險森林》(Brave)的平庸。吸納了Pixar人才的迪士尼動畫部反而越戰越勇。就算你不喜歡勁洗腦的《魔雪奇緣》(Frozen),很難不喜歡《優獸大都會》(Zootopia)。今年正面衝突,即使《無敵破壞王2》的票房無法超越《超人特攻隊2》,去到奧斯卡,敢說前者更加值得捧走最佳動畫殊榮,為上一集輸給《勇敢傳說之幻險森林》報仇雪恨。很難想像在幾年之前,同一間公司的代表,其實還停留在《羅拔神奇家族》(Meet the Robinsons)或《超級零零狗》(Bolt)的極低水平。

這就是現今迪士尼最厲害的地方:打不贏,便用盡方法融合。例如買了你。看《無敵破壞王2》,你會看到很多昔日Pixar動畫的影子。Ralph跟Vanellope一大一細一男一女一惡死一可愛的組合,似足《怪獸公司》(Monsters, Inc.)的毛毛與Boo。互聯網如此抽象的概念,如何具體化,肯定有參考《玩轉腦朋友》那些人類大腦。在兒童適宜的卡通片剖開成人的淚腺,更是Pixar絕技。在《無敵破壞王2》,Ralph與Vanellope朝夕相對足足六年,感情深厚,Ralph一廂情願以為友誼就是建基於彼此互相倚賴,要等到Vanellope找到更適合發展的空間,打算離開安全區好好為自己打拼,Ralph才醒覺再深厚的友誼原來總有變質的一天,兩個獨立個體畢竟會有差異,到時,再不捨也只可以放手。放在愛情,甚至放在任何關係也用得上。試過小學畢業試過中學畢業試過大學畢業試過轉工試過失戀試過離婚的,沒有理由不感慨。

在六年前的《無敵破壞王》,看到迪士尼邁向Pixar化;到兩年前的《優獸大都會》,已經追得上;再到今年的《無敵破壞王2》,很難看得出兩個品牌有甚麼分別了。尤其Pixar來年的重頭力作是死咬不放的《反斗奇兵4》(Toy Story 4),情況更令人擔心。看《無敵破壞王2》直到連片尾彩蛋都播完,的確很興奮。興奮過後,又的確很失落。這真是一個有錢大晒的世界,似迪士尼投放大量金錢將自己美化,還好。可惜,現實是擁有無限資源的,多數只會強迫全世界跟自己一樣同化地醜化。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