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2月2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非常人物】大學生做夜總會媽咪 歡場搵初戀有真愛?

【非常人物】
和細琪一直都是用WhatsApp聯絡的。跟別的受訪者不同,早上9時發出的短訊,會一直「單剔」,直至晚上7時許,甚至凌晨才會得到回覆。但相約訪問的進度並沒因而有所耽誤。「你好,我想和你做個訪問。」「好!」「約在旺角會有點遠嗎?」「可以」……「今個星期四晚上10點?」「OK」。爽朗的回應,在其他受訪者身上少見。

初見面,看不出九十後的細琪和其他女生的分別:五官端好,一把長髮梳得整齊,沒有deep V或露背,亦沒有烈燄紅唇,打扮普通得像任何一個剛下班回家的OL。只是她一說話,聲線有點沙啞,像張栢芝。

大約在三、四年前,細琪入了行,成為夜總會小姐。所謂的夜總會小姐,有人會稱她們為「陪坐」、「陪酒」,行內俗稱「做囡」。「呢份工好正常,就係陪個客飲酒、猜枚、唱歌」。細琪直言入行因為人工高,亦不需「賣身」,「嗰陣返大學搵兼職交學費,上網見到請陪酒,見人工高就做咗。」按細琪說,小姐時薪大約二百元。如勤力接客,月入可高達四萬。

【做 囡】花花世界 純情四眼妹受歡迎

夜總會總給人品流複雜的感覺,裏面是個怎樣的世界?「冇你哋諗得咁黑暗,好多唔同嘅人都會嚟。」年輕男士為主,一班同事下了班來放鬆,甚至警察也有,可不像電視見到的全是中年發福生意人。那麼,有像周星馳電影般,來找「初戀」的客人嗎?「有啊!有客特登嚟搵啲好純情嘅女仔。」原來戴眼鏡的「四眼妹小姐」很受客人歡迎,追求者眾。

被問到最深刻的一位客人,細琪臉上一沉,「有個客人每次到來都說要自殺。」一坐下便向小姐們大吐苦水,然後放聲大唱,唱足一整晚。後來細琪知道原來他在公司不開心,身邊沒其他可傾訴的對象,「咪晚晚落嚟呢度畀錢搵人聽佢講嘢。」一開始,細琪都本着「社工」的心態去聆聽、開解他,最後發現,自己始終只是位小姐,「唔敢做佢生意,好麻煩,成日大吵大鬧,最後公司(夜總會)都唔畀佢入。」

【媽 咪】借醉拐帶 衝出去拳毆鹹濕客

有傷心的客人,也有來尋開心、鹹濕手多多的客人。一說到「鹹濕」二字,細琪不禁拍打了一下大腿,「梗係有啦!」有一次,有位客人想靜靜地帶走一位喝醉了的小姐。入職一年已轉當「媽咪」的細琪在閉路電視看見,便衝了出去捉住那客人。「都知佢想做乜啦!當時我大佢『乜呀!點呀!』,然後一拳打落佢度。」細琪自言無可能會打得過男人,但當下她本能地出盡力打,直至夜總會內其他人趕到。「我係女仔,我都係人,我都有感覺。我(身為媽咪)冇可能會畀呢啲事發生。」

做小姐也有行規。細琪一臉正氣凜然地解釋,現在夜總會不會有「逼良為娼」這回事。接甚麼客,小姐的自主性很高。如小姐不想招呼某一枱客,絕對有權拒絕。細琪甚至將夜總會小姐和現時流行的PTGF(兼職女友)比較,指兩者性質差不多,但夜總會小姐始終有「媽咪」(即細琪)照顧着,可保障她們接觸的都不是立心不良的客人,比較安全。

【真 愛】誠意打動 單身客變現任男友

言談間不難感覺到,細琪非常盡責,時常把小姐們的事扛上身。說是「媽咪」,更是一位大姐姐。「以前跟過啲差嘅媽咪,好客衰客都逼你接。而家做咗媽咪,我一定唔會咁對啲小姐。」記者笑言她是一位正義的「媽咪」,「我真係好正義㗎,我以前想考警察。」升級做「媽咪」,從招呼客人變成照顧囡囡,客人有依依不捨嗎?「其實啲客好花心,呢排可能係咁搵你、話好鍾意你,過一排就會搵第二個。」

對「媽咪」這個崗位,細琪是自豪的。她把這工作形容為「管理階層」,職責是要讓跟隨着她的小姐有好的收入。由「小姐」變「媽咪」,跟外面打工仔升職的原理一樣嗎?「係我男朋友幫我嘅。」細琪和男朋友相識於夜總會,當時她還是小姐。那時的細琪,其實一早看透「愛情」這回事,「細個都會想搵真愛,唔係扮純情,真係想。」可惜,人在歡場,想覓真愛,看似是沒可能的事。「見得太多人(花心者)喇。有啲有老婆仔女嘅都會追你,咁你仲點會信真愛,點會信一生一世呀?」正義的細琪當然不會做第三者,這些追求者一一被她拒絕。正當她心灰意冷時,那位客人出現了。「他每晚都會嚟搵我,好有誠意。後來知佢未結過婚、冇小朋友,咁咪同佢一齊囉,到而家都仲一齊緊。」細琪用自身證明了,歡場,還是有真愛的。

雖說男朋友一早知道她的身世,但真的不介意女朋友拋頭露面嗎?「介意㗎,所以咪幫我轉做媽咪囉。」

【未 來】酒醒之後 「儲錢買樓日日滑浪」

起初細琪做夜總會小姐,沒和家人交代過。當時她只知道家貧,自己要養家、要交學費,顧不了別人的目光。入行後,她很清楚自己和所有人一樣:出賣靈魂換金錢。只是別人返寫字樓工,朝九晚五,她做陪酒,晚九朝五。

回想最低落時,細琪說自己飲酒飲到絕望,「唔通我嘅人生就係咁不停飲?」幸而,她終於遇上了她的男朋友。做了媽咪,不用再飲。酒醒之後,開始想未來:「我想儲夠錢買樓呀,然後日日去滑浪!」

訪問結束,細琪急忙地走到路上截的士,「我啲囡開始係咁搵我喇。」的士停下,匆匆道別之時,細琪嘻嘻哈哈對我說:「記得幫我打格仔呀!一陣畀我未來奶奶見到,實入唔到門呀!」

採訪:Irene方嘉
攝影:譚樂謙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