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16日

【野人周記】涸澤營海 冰川遺痕

涸澤圈谷中營帳列陣,高峯季節時數目可達一千。

【野人周記】
日本北阿爾卑斯山脈中,有個號稱全國規模最大的圈谷——「涸沢カール」(涸澤圈谷)。直徑達兩公里的冰川侵蝕遺蹟,被譽為「岳人聖地」,穗高連山群峯環峙的局面,當然是主因,前穗高諸峯、奥穗高、涸澤岳、北穗高南峯、北穗高北峯等多座海拔超過3,000米的山峯,如屏如障,何其壯麗。這裏也是熱門露營場地,熱愛露營的朋友,更視為必訪之地。此區最為人熟悉的畫面,除了天狗池中的槍岳倒影,便是涸澤的「營海」:滿佈大小石塊的圈谷中,經常有近百營帳列陣,高峯季節時更可多達一千,構成一片色彩繽紛的海洋,蔚為奇觀。

從上高地河童橋沿梓川右岸步道上行,經過德澤園,續往橫尾方向前進,幾年間多次走過的步道,就如家中後山小徑般親切。橫尾山莊前,前行可沿槍澤溪谷登槍岳,向左跨過橫尾大橋,是橫尾谷方向往涸澤的山徑。個半小時後,到達屏風岩下距涸澤尚有2.4公里的「本谷橋」,橋下清澈溪流,源自穗高連峯融雪,溪中大石上小休,泡杯咖啡,然後繼續上走涸澤。

十月初的涸澤圈谷,紅葉鼎盛期雖然已過,四周秋色仍濃。圈谷內有兩棟山屋,分別是圈谷口的「涸沢ヒュッテ」和靠近後壁的「涸沢小屋」,「ヒュッテ」音譯自德文Hütte,其實也是小屋的意思。山屋之間的大片岩礫地,便是露營場地,大大小小不規則的礫石,是冰川侵蝕遺下的風化碎屑,其實並非理想的紮營之地。一來沒法下營釘,只能搭自立式營帳,二來若沒有足夠厚度的氣墊或蛋殼式睡墊,根本沒可能躺下。不過山屋方面也很體貼,備有墊地板子出租。

登山熱點 逾1,300人度宿

兩間山屋可收容共300登山客,加上各有營位500,想像一下高峯期時圈谷內住了超過1,300人,對周遭自然環境的衝擊,肯定存在,尤其是營地位處河源集水盆地。其實日本各地登山熱點,都有類似情況,山屋及營地設置點,方便登山者的同時,也難免影響環境,全靠營運者嚴守廢物處理守則,也有賴登山者自律,不但自己帶走垃圾,避免污染,也願意支付處理廢物的高昂成本。

年前到訪涸澤,來去匆匆,未有過夜。不算是露營發燒友,也沒打算負重登山,故早已決定在山屋留宿,又棄紮營。來涸澤度宿的,不少也不只為露營,而是作為登山基地,一登日本第三高峯、海拔3,190米的奥穗高岳,或縱走穗高連峯,或縱走槍穗高,當然還有從奧穗高西走西穗高岳,號稱日本最難的「ジャンダルム」(Gendarme,法語,憲兵之意)縱走路線。斷崖絕壁,一失足成千古恨,這裏就曾發生多次滑落死亡的山難事故,自己並無熟練攀岩技術,無意冒險攀越這段岩稜。

兩訪涸澤,主要還是為了看圈谷。中學時選修地理科,迷上了冰川侵蝕地貌,後來到台灣登山,首登的是雪山,然後是南湖大山,原因明顯不過,但也得要攀到海拔3,500米以上,才看到冰川遺痕。涸澤只有海拔2,309米,輕鬆多了。

早上八時退宿,離開山屋前再看一下營地,又是另一個「奇觀」:露營人士早已拔營離開,昨晚的營海消失不留痕,回復一片天然岩礫地。想到假期過後烏煙瘴氣的西貢灣仔和嶼南貝澳營地,怎能不讓人無地自容。當你見識過去年世界盃日本球迷自備垃圾袋清理看台,日本隊無緣晉身八強黯然離場,球員事後仍清潔好更衣室、只留下一句「謝謝」,其實也不用驚訝。

撰文: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