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23日

【舖仔小店】眼鏡舖免費鏡框贈基層 配鏡師:醫療券原作驗眼用

【舖仔小店】
林燕德(Christine)跟蔡綺雯(Vicky)曾在大公司工作,厭倦了跑數趕deadline的日子,大半年前辭工,在長大的社區,開了間小小的眼鏡舖。客人都是公公婆婆老街坊,但兩人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好多人一推門就問:『我用醫療券㗎!我仲要留返啲錢睇乜乜乜醫生,你唔好扣我太多錢啊!』」Christine嘆道:「他們不是很關注自己眼睛有甚麼問題,而是關注你收不收醫療券,別花光我的錢。」最近長者以醫療券購買貴價眼鏡,引起社會關注,人們對眼鏡舖收醫療券的傳聞與誤解,令她們覺得自己開店似做賊,誓要洗脫污名。

洪佳鵬讀小五,看黑板總是眯起雙眼,學校安排他坐在最後一行,亦未能好好看到黑板。開學前,做兼職清潔工人的媽媽帶他來驗眼,發現他是高遠視高散光,配了眼鏡,上堂坐回第二行。配眼鏡那天,配鏡師Vicky雖給他揀了較高級、特製的鏡片,卻收他基本鏡價錢。小朋友愛打籃球踢足球,眼鏡用半年就污糟又歪斜,得閒就拿來店裏來微調一下。負責客戶服務的Christine說:「你咁樣做生意我哋唔掂檔。」但見到小朋友有副新眼鏡笑笑口,今日又用免費鏡框免費幫他配多副後備鏡。「北角炮台山這區像中產地段,但其實都有好多舊唐樓,也有不少住劏房的低下階層,或獨居長者。開小店,工時雖較困身,但沒跑數壓力,幾百蚊也就沒所謂了。」

驗眼如看醫生 配眼鏡只屬「開藥」

2012年,當視光服務納入醫療券範圍時,原意是給長者「驗眼看醫生」用的,配眼鏡,就像醫生處方的藥。只是大部份人眼中只見眼鏡,驗眼的過程,倒變成「贈品」。去年,視光師申報近7.6億元醫療券費用,引起限制兩年使用2,000元視光服務上限,以及另設眼鏡券的討論。

Vicky在加拿大修讀配鏡學,研究光影的折射,回港後在私家醫院眼科部和大型眼鏡連鎖店任職,「加拿大的眼鏡舖,會有眼科醫生(Ophthalmologist)、視光師(Optometrist)及配鏡師(Optician)三個職位。人們好似年年驗身般年年走去驗眼,如有問題都能及早發覺。」香港似乎不太流行這套,到眼矇、眼痛時才看醫生,就有點遲了。「我們幫老人家驗眼不只驗度數,還會幫他放大瞳孔、驗眼底等,是個綜合眼科視光檢查。希望及早發現眼睛病變。」用醫療券做眼科檢查收費約$280-$480,但不是每間店舖都有這些器材做檢查。

鏡框廠老闆贈貨 最平$300配到眼鏡

Vicky愛聊天,講起眼鏡更滔滔不絕。無客的日子,日日喺門口同路過的街坊長者聊天吹水,講吓眼矇又聊吓腳痛,見人家的眼鏡歪了、眼鏡常滑下來,就主動幫人洗眼鏡調鏡框,「啲人好多時話眼鏡戴得唔舒服、頭暈、眼矇,其實可能係鏡框或焦距歪了,或者根本個鏡形不適合。我最鍾意調校吓,佢戴完話『舒服晒喎!』,好似解咗個謎題咁。」街坊一傳十十傳百,個個走來免費調整鏡框。一日一個鏡框廠老闆跑來,放下兩大盒鏡框,讓她們免費供給基層人士使用,還說不夠的話可再補貨。鏡框屬次貨,如框上有極微細的刮痕,不細心也看不出來,她們只收基本鏡片費,最便宜的大概三百多元一對。但我點認證自己係基層?二人咦咦哦哦:「其實你話係我就信㗎喇,我諗冇人專登貪呢小便宜吧。」

CI Optical Ltd.
北角城市花園道城市花園2座14號地舖

記者:陳慧敏
攝影: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