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6月17日

【胚芽故事】最壞時代中的一片光 桃花源記──蒲台島

Candy和三個堂姊22年前接手坤記士多,只在星期六日和假期營業。

【胚芽故事】
曾經有個捕魚人,沿着溪流划船,遇見一片桃花林。桃花盡處有山、有光、有路,村中有田、有人,皆怡然自得,守護一個世界。因為這樣一個老掉牙的故事,記者走入香港的桃花源,在這個或許是最壞的時代,探尋一片光。世人對於桃花源,有太多的想像,但若果真的找到一個與世無爭、居民守望相助的地方,你又願意留下來嗎?

蒲台島在香港的南端,面積比長洲大一點。這裏沒超市也沒有地產霸權,居民日夜不閉戶,怕老鼠多過怕小偷;有人外出捕魚,魚穫互相分享;一家大細攤開張床置於門前,就能聽着海風、看着星空,倒頭大睡。有人稱之為「世外桃源」,但居民自七八十年代起陸續搬走,長駐島上的只剩不足十人。離開,是因為香港仔和赤柱卜公碼頭開往蒲台島的街渡,除星期六日和公眾假期的班次較密,其餘隔日才有班船來往香港仔;亦因為島上沒自來水電,電話不太收到訊號。但有說蒲台島人都有思鄉病,很多昔日的村民每逢假日都會齊聚島上,守護成長地。

劉金蓮(Candy)五十來歲,和三個堂姊曾住蒲台島,每逢假日,她們都會把石油氣、汽水、冰塊、檸檬等物資從香港仔運到島上,經營「坤記士多」。她們賣汽水綠豆沙餐蛋麵,還有自製的酸梅湯五花茶薏米水,為求遊客走到筋疲力盡、大汗淋漓時,能有地方喘喘氣、歇歇息。

堂姊妹經營廿年 扛石油氣運物資

坤記士多的原老闆是蒲台島人坤叔,與Candy父母相熟。Candy當初為何接手坤記?她說:「九七年有天,我經過這間士多,當時阿伯已做了幾十年。他說今年我不想做了,你有興趣嗎?我們幾姊妹商量,說不妨試一試、玩一玩,就玩到今時今日。」玩了這麼多年,想必很好玩吧?Candy瞪了記者一眼,嘆氣道:「你說呢?你說好不好玩?」「很多人以為這裏是島上的必經之路,一定有錢賺。但賺不賺錢還是其次,你知道背後要付出幾多嗎?」

「我們在此經營二十多年……以前我一桶石油氣托上膊也可以,現在真的不行。惟有靠受聘在島上工作的叔叔幫我們用車,把東西推上山。搬汽水又是很辛苦,由香港仔買貨來,你看要多輾轉?」

既然辛苦,為何堅持?Candy嘆了口氣,「因為自己在這個島上長大,不想遺棄這個島。」也因為快樂,「我們見到大家在此吃東西,看到他們喝飲品後說:『啊,好飲。』見到他們開心,自己也開心。」

與其他蒲台島的居民一樣,Candy曾是水上人,父母把漁船停泊在蒲台島海岸,從此以此為家。提起在島上成長的日子,Candy笑得開懷,「現在於城市念書就話有機打,以前覺得這裏更好,放學扔下書包就到沙灘游泳,沒東西吃就去山頭採果實。」她記得自己是蒲台學校(已殺校)第十二屆的學生,記得哪間廢屋曾是校長的家,是孩子們看電視的地方。一九七二年,她畢業後搬出市區找工作,仍不時帶朋友回來逛逛,「以前哪有人認識蒲台島三個字,是近年流行行山才多人認識。如果沒人認識這裏,你回來也沒有用。」

86歲二叔公獨留 「比外面好」

Candy帶我們拜訪人稱「二叔公」的羅天順。二叔公今年八十有六,想當年日軍襲港,未滿十歲的他隨父母的漁船來到蒲台島,以避戰亂。他說:「戰後這裏好熱鬧,整個海灣都泊滿漁船,有百多隻船,一千多人。建了兩間學校,也差點不夠讓孩子念書。」後來不少水上人上岸,搬出市區找工作,但二叔公仍然留守,「市區熱辣辣,你會常常都想坐在家中。一天有兩三餐,你可以出去吃,不過你吃完又沒有地方去。」他除了一星期有兩三天會出去會會兒孫,其餘時間都留在島上,閒時養養魚、駕着小船出海,生活過得好不愜意。他嘆道:「這裏有時雖然都有點熱,但不熱的時候很不錯,比外面好。」

記者拜訪時正是五月暑天。島上雖有兩部發電機為居民供電,但晚六朝七才會開動。即使到了晚上,居民亦只能使用雪櫃、電燈、風扇等基本電器,不能使用電磁爐、熱水爐、冷氣機。若發電機跳掣壞了,就會令全島無電,試過要一個星期才修理好。食水則靠平日儲水,或通知政府派水船送來。

平日島上縱然只有零星幾人,慶幸大家仍守望相助。「島上的人也關心他,見到他幾天不來蒲台,就會打電話問他的子女。」Candy指着二叔公屋頂的太陽能燈說:「發電機一壞就沒燈,老人家走上走下很危險,所以我們為他裝上太陽能板。」她又神氣地說:「最近一次無電,坤記也裝了太陽能燈。沒電不重要,我們最重要是打到麻雀。」

麻雀友原居民:好玩在可賭錢捕魚

除了二叔公,長駐島上的代表人物,還有Candy的「麻雀友」羅金樹,今年八十的樹哥在島上出生,住在島上八十年,即使颱風山竹來襲亦不離開。他總是戴着黑超、頭戴草帽,一有空就駕着小船出海捕魚。記者讚他型仔,他先是凶神惡煞地說:「我最型仔嗎?是誰告訴你的?」隨即又笑說:「咁我又真係幾型仔,哈哈哈哈。」

問他為何不搬出去,他笑道:「不搬出去,這兒好玩,可以賭錢,有海鮮吃。」他又說:「香港我住兩三日就回來了,當然不好住,廢氣多,我這兒空氣好,等於小鳥一樣,天空海闊任鳥飛。」

蒲台島的生活,捕捕魚、吃吃海鮮,與街坊聊聊天,天就這樣黑了。Candy幾姊妹從山上的坤記士多回到海灘的小屋,準備晚餐。今夜的晚餐可豐富了,有樹哥送贈的泥鯭和石殺婆,還有她們從市區買來的冬瓜。

今夜星光燦爛,回到島上的,有接手母親經營「九叔士多」的Ivy、Hacky兩姊妹,還有每次放假都扶老攜幼入島的偉明,一家人準備攤開床在屋前睡一晚,享受市區難得的悠閒生活。二叔公說今晚的沙灘很亮、很光,樹哥就最開心,因為有人陪他打牌、釣墨魚。打麻雀的聲音響徹全島,正如Candy所說,要快樂不需任何條件,「我拿個營上山睡可以,拿個營到碼頭睡也可以很開心。你住這些離島,喜歡到哪兒睡就哪兒睡,其實快樂就是如此簡單。」

記者:譚舒雅
攝影: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