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7月12日

【讀書好】全球社運新模式:連登仔集結號 - 劉細良

香港人一直推動着全球社運的演變及進步。

【讀書好】
香港逆權六月受到國際輿論高度關注,因為這是首次有大規模群眾運動在政治上對抗習近平的強硬路線,另外更具前瞻意義的是繼雨傘運動後,香港人展示一種全新沒有領袖的新抗爭模式。英國《泰晤士報》、法國《世界報》及美國《紐約時報》均有此觀察。

去大台化抗爭

2017年兩位來自法國及美國的學者Antonio Negri和Michael Hardt,聯合發表了全球社運研究作品《Assembly》,指出當前無大台無領袖社運的可能性,對香港人思考反送中運動的延續,具有相當參考價值。作者觀察到近年全球社運出現了領袖衰退現象,由於運動人人追求平等自由參與,領袖本身被視為阻手阻腳,過去領袖的兩大功能,戰術決策及集結群眾,因為通訊科技革命,已經完全被取代。傘運期間出現拆大台及之後的「退聯」,令香港社運進入了陣痛階段,經歷這五年的去大台化,逆權六月終於爆發出全球矚目的群眾起義。

作者認為早在1871年法國巴黎公社,已經嘗試建立無大台的政權,但運動以失敗告終,馬克思認為由於運動沒有強人領袖而犯錯。列寧往後進一步以及先鋒黨理論強化大台領導,指出要靠職業革命家組成紀律性極強的組織領導運動,先鋒黨觀念對左翼運動產生深遠影響,由領袖指揮大台、糾察領導群眾,群眾被動參與及被代表。反之沒有領袖的社運釋放了參與者的自由,由於他們也擁有了運動,於是就更加投入,但同時也出現社運困局,大眾一齊站起來對抗強權,獲傳媒報道,然後浪潮消退,最終似乎甚麼也沒有改變。

開放源碼式運動

香港逆權六月明顯突破了這困局,運動持續一個月,而沒有大台不代表沒有領導,沒有領袖不代表運動沒有戰略決策,關鍵在於領導角色。以G20全球廣告行動為例,提出意念者然後發起眾籌的匿名者是發揮領導角色,然後支持者以「開放源碼」方法共同參與,撰寫廣告內容、繙譯、設計,聯絡世界各地傳媒機構,最後在極短時間內完成,趕及G20峯會,另一方面民陣就發起愛丁堡集會,各司其職。

表面上是一班連登仔推動,好像是一群具特別身份的族群,但連登討論區只是平台,有連登賬號的其實是一般關心社會的香港人。逆權六月正顯示出作者提出的方向,就是決策與吹雞召集均不需中央管理,可以由大眾以民主方法實踐。即使在示威者與警察衝突時,仍有領導作決定及下達指示,但這領袖也是跟着大眾走,而不具備先鋒先知角色。7月1日佔領立法會,是示威者民主決策下的衝擊行動,更特別的是十二點最後清場死線前的共同撤離行動,也是示威者現場決策。連登仔建立了「大台」運作的新模式,沒有架構不等如沒有組織;沒有中央體制不等如沒有領導角色!

逆權的時代精神

《Assembly》認為今後社運會以「反抗權力(counterpower)」為方向,即並非以取代現政權或改革現政權為目標,而是以反抗權力控制及推動社會變革為主,用議題作起動,如警察濫權暴力、性小眾平權、社會分配不平等。反抗權力,其實就是逆權,香港下一波運動,就是反抗共產黨在高度自治下無處不在的幕後權力操控,如抵制紅色傳媒、學校洗腦控制、建制集團對「公共利益」的侵奪等。

香港六月,對全球社運的影響,還未完全顯現出來。

撰文:劉細良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