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27日

【逆權運動】反送中吉祥物 光復Pepe青蛙革命

【逆權運動】
近月的反送中示威行動,總能見到Pepe the Frog的身影。「牠」眼凸、嘴厚,外貌奇醜,有時是怒打示威者的警察、黑社會、開記招譴責示威者的特首林鄭月娥;在WhatsApp 貼圖和示威者塗鴉上,牠又化身為記者、示威者,引起外國傳媒關注,令人擔心Pepe的黑歷史會模糊反送中運動的焦點,本地藝術家黃國才亦曾抱有同樣擔憂。他的作品總離不開政治,更引用艾未未之語:「Everything is art. Everything is politics.(任何事都關乎藝術。任何事都關乎政治。)」他認為Pepe正是一個好例子。香港革命尚未成功,但青蛙革命已悄悄開始。

講到Pepe的黑歷史和在香港光復的故事,比《青蛙王子》更加曲折離奇。牠本來是一個12歲的少年、一隻「愛好和平、團結的青蛙」。Pepe是漫畫家Matt Furie 2006年連載漫畫《Boy's Life》中的角色,因站立小便時把褲子脫到地上,被友人看見、嘲笑,Pepe卻只回以一句「feels good man」,2008年更於美國爆紅,成為熱門改圖對象。黃國才解釋:「他這種輕鬆的性格,很能觸動美國人。美國俚語都會有『what's up dude?』,即是『喂老友,乜料啊?』接着就會說『feels good man』,『好爽啊』 。其實他代表一種態度,一種無拘束、開心的態度。」然而香港人事事講求速度,難有共鳴,他說Pepe之所以風靡香港年輕人,純粹因為夠「醜」,醜得可愛,醜得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在美被極端主義騎劫

黃國才說:「Pepe作為一個表情符號,我們在藝術界叫他做readymade(現成品),在二次創作中,創作者會把它表現出不同的意思。」Pepe在美國爆紅後,白人民族主義和納粹主義者把它化為宣傳圖案,將Pepe改圖以穿上納粹黨服裝、ISIS服裝,更有白人主義者把Pepe襟章扣在西裝上,使其成為極端主義的代表。2016美國總統大選,牠被改圖為當時候選人、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同年Pepe被非政府組織「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列入網絡仇恨符號資料庫;2017年,Matt Furie繪畫Pepe的葬禮,把Pepe「公開處決」;2018年,Matt控訴美國親政府新聞網站 Infowars 在未獲授權下把Pepe用於海報設計,最終勝訴。

「經歷過這場訴訟,很多人不認同Pepe被掛上白人主義、極端主義的符號。他們發起光復Pepe行動,希望繪畫大量Pepe並發佈到網絡,把牠變回原來那樂天、充滿愛的符號。」但黃國才亦笑道:「這當然沒有比Pepe作為極端主義符號時那麼成功。」到近日的反送中運動,黃國才的美國朋友見到示威者以Pepe自比,亦大感奇怪,更表示在美國畫Pepe的人,大部份是極端主義者或納粹主義者。

新社運符號堪比雨傘

為此,黃國才曾在社交媒體呼籲示威者不應以Pepe自比,而應把Pepe化身為反抗對象——如警察、黑社會、政府官員等。幸好有網友發電郵詢問Matt Furie意見,獲Matt讚同和回覆「Pepe for the people(Pepe與民同在 )」。得到原創者的首肯,黃國才認為香港絕對可以成為光復Pepe的基地;Pepe更有潛力成為繼雨傘之後,香港另一個社運符號。「五年前的雨傘運動,香港人以雨傘為記。到五年後的反送中運動,至今都未有清晰的符號出現。」他指Pepe的愁苦外表,正表現到參與反送中任何一方的愁、喪及憂慮;而創作反送中Pepe,更有助紓緩緊張情緒,苦中作樂。

回想那年傘運,佔領區各種各樣的裝置藝術遍地開花。反送中運動將藝術化為在網絡及Airdrop傳播的文宣圖像,以一隻隻趣怪Pepe描繪一幕幕抗爭畫面。黃國才說:「現在我們就理解到,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只是一個試煉。要不是以前有人組成大台和很多人被捕坐牢,就沒有今日反送中運動;要不是五年前的藝術大爆炸,就沒有今日一幅幅文宣海報。」

他又強調:「作為今次反送中運動的圖騰,Pepe絕對是我們的吉祥物。」

記者:譚舒雅
攝影:周芝瑩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