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07日

【西遊記】不要怪我期望小丑多過蝙蝠俠 - 方俊傑

【西遊記】
來年奧斯卡,Joaquin Phoenix穩奪影帝。賭身家也願意。難得在,跟《復仇勇者》(The Revenant)Leonardo DiCaprio不同,不存在排隊或同情或威權因素。事實上,出道三十幾年,Joaquin Phoenix只憑《弦途有你》(Walk The Line)和《大師》(The Master)提名過兩次最佳男主角咁大把,難以置信。

《Joker小丑》(Joker)之好,是好到就算勝出最佳電影也不可能質疑。當然存在先天性困難。《蝙蝠俠: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當年連提名門檻也跨不過,說評審們沒有歧視超級英雄是騙人的。不過,《黑豹》(Black Panther)已經打破了潛規則,而《Joker小丑》勁過《黑豹》好幾十倍。導演Todd Phillips本是另一隱憂,前作是《四仔旅行團》(Road Trip),是《醉爆伴郎團》(The Hangover),是《臨盆急先瘋》(Due Date),完完全全是頒獎禮最討厭的胡鬧。不過,《綠簿旅友》(Green Book)的導演是屎屁尿大王Peter Farrelly,成功拆除框架,而《Joker小丑》勁過《綠簿旅友》好幾倍。

拍攝瘋狂喜劇最緊要夠瘋狂,瘋狂的笑來自瘋狂的悲。Todd Phillips擅長將處境推到最極致,如《醉爆伴郎團》的婚前一夜;今次為小丑鋪排出由社會邊緣人演變成暴徒領袖的過程,如出一轍。找Robert De Niro客串一角,扮演高高在上的當紅電視節目主持人。一來遙遙呼應1983年的《喜劇之王》(The King of Comedy);更富意思是1976年的《的士司機》(Taxi Driver),Robert De Niro咪就係飽受社會迫害的弱勢社群咪即係小丑?由老去的身光頸靚Robert De Niro負責為新一代小丑加冕,是神來之筆。你看看周圍的廢中廢老,他們也曾經是你;若干年後,你也很有可能是他們。

期待小丑以暴易暴

《Joker小丑》當然不好笑。即使,Joaquin Phoenix為角色研發出好幾種層次不同的笑聲,只反映無奈與蒼涼。假如,《Joker小丑》成功叫好叫座,DC會不會覺悟,重新相信自己的複雜和寫實還是大有市場?《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徹底失敗,據聞電影公司已中止照抄《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的大計,但《水行俠》(Aquaman)在票房上的成功,預視輕輕鬆鬆開開心心,依然是未來發展大方向。

否則,再拍《The Suicide Squad》不用找《銀河守護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的James Gunn救亡;也不會出現《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Birds of Prey)條搞笑預告片。有人以為社會氣氛太沉重,觀眾入戲院只求吃吃爆穀喝喝汽水發洩一下。從來不是。DC之前的暗黑系出品死晒,原因得一個:拍得差。拍得夠好,震撼力根本非Marvel可以想像。看《Joker小丑》,看到在失衡的社會制度下,在自私自利的人性中,一個好人如何被扭曲到消失血性,一個社會如何被壓迫到失控反擊。八十年代,我看《的士司機》,沒有這一份共鳴;九十年代,我看《怒火風暴》(Falling Down),也沒有;幾年前,看《無定向喪心病狂》(Wild Tales),開始有少少明白。遠遠不及今天看《Joker小丑》的感同身受。在《蝙蝠俠》(Batman)故事中,葛咸城從來被描述為罪惡之都,尋常市民只可寄望有個超級英雄出手打救。怎想像得到,當你身處比葛咸城更複雜更黑暗的環境,蝙蝠俠只會協助極權,不能奢望任何超級富豪變身超級英雄,反而會期待有個小丑挺身而出以暴易暴?在笑不出的世界,不要逼我笑,然後告訴我再差的心情也總要找個空間放鬆一下。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acebook : 方俊傑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