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0月18日

【抗暴之戰】前線勇武救人 返工感化藍絲 地盤衝衝子全天候抗爭

【抗暴之戰】
五年前傘運以一句精神口號「We will be back」悲壯結束,香港人在千瘡百孔的城市靜候機會,重返抗爭現場。地盤工人阿大(化名)稱當時自己是隻「港豬」,只顧生活,即使當年9.28那發劃過天邊的催淚彈喚醒許多人,但他仍在睡夢中。直至四個月前反修例運動,親歷警察如「殺人犯」般行使暴力及制度種種不公義後,他一躍而上成為勇武前線;卸下裝甲後,不忘把抗爭帶到日常生活,「因為只有投入100%抗爭生活,才能叫我們繼續堅持,拒絕麻木。」

三十度熱天,隨着行動小隊遊走深水埗並不容易。黑衣人的自由之夏尚未過,已進入另一階段,由逆權走到抗暴,由和理非進化勇武,自言三個月前仍「左膠」到會送果籃到警局希望感化白警、在前線會阻人衝前行動的阿大,經過一整個夏天,今天已化身衝衝子。十一國殤,六區開花,街道上有不同小隊手足逕自行動,哨兵、運輸兵、通訊兵、勇武子、滅火隊、魔法師,以為分工有道,其實是各有各做、自行補位,無大台的行動以流水式運作,就是這個模樣。

累積憤怒爆煲 「幾驚都要出」

阿大到今天仍未習慣,雖遊走了幾條街,避過按兵不動的警車,但仍未知道如何部署。換裝不久後,忙着測試第一次試用的對講機,「昨晚我睡不着覺,因為很緊張。大家都知今天應是最亂和危險的一天。」為何那樣害怕,仍要full gear上陣?「是累積的憤怒吧。」政權打壓民意、警察如恐怖分子般無差別攻擊市民、警鄉黑合作、少女被射盲眼,此外還有許多難以fact check的不尋常自殺案,香港人信賴的執法機關和司法制度再無法保障自身,人人自危,臨界點已爆,沒可能再忍受了,就算幾驚都要出,看看能做到甚麼。

平日只戴頭盔豬嘴眼罩上陣,當天阿大穿上新購的裝甲,準備走得更前,以救人為主。以往獨立行事較多,近期加入相識大半月的行動小隊,齊上齊落,出入多個照應。自主式各區開花,現場行動難有共識,一開始難計劃路線,行動之間時有討論和爭執:是前進到尖沙嘴抑或退回旺角;原地等後面人群加入大隊,還是折返等埋一齊行?「人群會一起去某些位置,可是你一旦主動帶風向的話,會開始多人質疑你是鬼。」大隊到達佐敦,沿途有港鐵站或港鐵巴士,破不破壞,「左膠」與勇武間依然嘈到拆天,阿大解釋不是為破壞而破壞,大家都是有針對性的:不傷無辜的人、不破壞無辜商戶、不順手牽羊偷走別人財物。暴力不是一個因,而是一個果,原因是和平聲音受壓迫。阿大說:「如果不理性使用暴力,我們這批人就不只爆兩塊玻璃、兩部車般簡單。」

「那天最驚心動魄是被追捕那一刻。」右邊尖沙嘴警署射出數十發催淚彈、橡膠子彈,左邊是火魔法,中間是在硝煙中穿梭的車輛。「之後突然有防暴跑出,有包抄、也有從中路殺過來,因為長期在工作與抗爭運動之間來回走,少了休息鍛煉,那刻有點體力不支,跑到頭暈。」

催淚彈的發槍聲、橡膠子彈落地的乒乓餘音、防暴盾轟耳的擊地聲響,已成為港人集體噩夢夢境。6.12因為救哥哥而被防暴暴打的阿大,六月都在噩夢中度過,現在已上最前,每每等和理非撤離後才退場,「那天我掉了電話,打給媽媽第一句跟她說對不起要她擔心,她卻說:『你沒有東西對我不起。』那刻好想哭,明明是她賜予我身體,我卻不珍惜。」

對抗極權爪牙 改變生活習慣

六月開始,反修例的大小集會、遊行、抗爭行動,阿大都盡量去。某次社區電影放映會在播放《1987:逆權公民》,韓國光州事件,社運大學生的悲慘結局引起香港人共鳴,戲未落幕,大家集體哭泣,現場一片哀愁,尾聲主持人讓街坊分享心聲,坐在地上的阿大上前拿起咪高峯,說自己已因為罷搭港鐵已足足返工遲到一星期,但仍會堅持到底,因為真正抗爭就是要融入生活日常,以行動向打壓自己的力量表態、抵制與施壓,街坊微笑拍掌,深受鼓舞,在逆境中打氣取暖,相信有天點石成金,就是運動最大續航力,阿大也是這樣一個人,簡單直接,一腔熱血,對所信之事從一而終地堅持,沒有精神勝利法,只講落手落腳為信念行動。

大半個月前,阿大改變生活習慣及消費模式,罷坐港鐵及在站內消費、拒光顧「出賣」香港人、親中親政府的連鎖集團及商戶,轉為多幫襯黃色小店,身體力行抵制強權。阿大返工地點離家甚遠,平日坐半個多小時港鐵再轉巴士,連吃早餐,一小時內完成。以前最遲可睡到六點多,現在五時半便要爬起床,戒食港鐵站麵包店及M記大家樂,就得早點在家煮麵吃飽才出門。排隊,坐四十五分鐘巴士,塞車,再排隊,轉另一程半小時車,搖搖晃晃,花個半小時回到工地,放工又重複一次漫長旅程,「一開始差不多成個星期返工都遲到,老闆警告我說,你再遲到公司很難做。」

「學生時期起搭港鐵,要戒掉就如失戀。」戒速度、戒便利,就像戒搵返前度的心癮,與學生時代的鐵路情意結割席,哪會容易。每天多花十元車費,損失港鐵回程優惠,為免再遲到,阿大把時鐘手錶校快十分鐘,鞭策自己由平日凌晨二時提早到十一時上床睡覺,看新聞直播心緒不寧睡不着,就落街拉筋練跑紓緩壓力,順道練體力。阿大堅持,7.21、8.31事件一天未交代,港鐵一天選擇為政權護航,背棄港人,他也會罷搭下去,「你不會見到其他地方有民主運動時,當地的民生措施會這樣出賣本地人。」

剛開始時不適應,試過搭錯巴士,下車時眼前就有地鐵站,坐幾個站再轉回巴士就成功,「但那一刻有點嬲,最後花了百多元坐的士,就是死都唔想搭港鐵。」阿大擇善固執,想法積極,返工明明疲累如長征,但自言比坐港鐵看到更多東西,「經過一些學校見到學生組織人鏈或一起叫口號,零舍有力量。」培養一個習慣需要二十一天,這二十一天阿大與風景一起移動,身體力行,陪着香港人一起走。

八點準時到地盤工地,更衣、打卡,走進另一戰場:藍絲大叔。「地盤工很多是年輕時從內地來的,他們只看TVB,思想單向,偏幫政府。」阿大和其他同事常被大叔夾擊罵廢青、禍港,他們曾以「廢老」還擊,但與其展開無益對罵,不如想想怎樣走出同溫層,阿大認為每人聲音都平等,才稱得上民主,「有藍絲也是好,做人不能只活在自己世界,有時要知道對家想甚麼,明白藍絲出發點、謬誤,才能以他思考模式出發,提供更多資訊讓他們吸收。」

追蹤「港人講地」、「幫港出聲」、HKG報、香港警察等專頁,有時睇完嬲到想掟電話,但慢慢摸到對方思考謬誤,更會回家跟哥哥討論藍絲提出觀點,翌日再擊破大叔。「即使聽到立場、蘋果等我們稱為『自己人』的媒體報道,我也會想事情是否真的這樣,不如先多看多聽,不要一開始就信。」

巧妙引導思考 點醒藍絲阿叔

阿大曾跟某大叔討論示威抗爭模式,阿叔難理解為何為一條事不關己的條例搞咁多事,阿大簡單問一句,如果你開工一直冇糧出,你會不會繼續返工?大叔更直接:「冇糧出梗係唔開工。」咁你會點?「坐喺門口,舉牌抗議!再唔係就爬上天砰囉。」阿大回答:「嘩,咁你都算係勇武派。」明白對方代入不到角色,阿大慣以日常例子反問,適當時候以冷嘲熱諷助攻,對方那刻停一停想一想,阿大就接續解釋:「這些就是抗爭了。其實你跟示威者分別不大,每個人都會爭取一些東西,為何你不能理解學生的行動?」阿大的哥哥認為藍絲常缺乏問為甚麼的習慣,不懂批判,搞亂先後次序,不理因果關係,「你唔搞事警察點會打你」、「搞亂香港不等於爭取民主」,引導他們以全局去解讀事件脈絡,就能不攻自破。

「某個住荃灣的同事一開始是藍絲,有次葵荃青遊行後,翌日回來就在罵警察,原來警察在他住那區射了很多催淚彈,影響到他,他開始覺得警察手法過火。」阿大乘機借位嘲諷:「不會吧,你之前不是說射得好嗎?警察說『驚就唔好出街』,你留在家中自然安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大叔默不作聲,阿大適時解釋兩句,不多不少,讓對方有思考空間,「慢慢佢開始變得『黃黃哋』,逐漸關心平日不看的媒體,有次工作我沒空看手機,他突然衝過來問:『有沒有看直播?林鄭說撤回了!到底真定假?』」

「有時都會覺得,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但是起碼我先做了。如果大家齊心協力做同一件事,我相信能給予群眾壓力,因為數字是有目共睹的。」阿大哥哥說香港人對於自己人或同路人受傷害的接受程度,變得越來越高,以麻木自己去逃避悲傷與無力感是最可怕的,「由最初憤慨警察打爆示威者的眼睛,變成憤慨抗爭者的手被扭斷,再到憤慨警察殺人,最後變成讓警察給個交代。這樣很恐怖,為甚麼要去接受呢?」讓生活抗爭變成日常,成為必要課題。即使短時間未必看到大效果,慢慢累積群眾,以新的消費習慣表達自己意見,也是種進化,「因為只有持續100%抗爭生活,才能叫我們繼續堅持,不要麻木放棄。」

記者:王秋婷
攝影:林亦、陳港怡、盧君朗、洪輝進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