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04日

【科技籽】記錄城市唔為呃like 玩命天台攝影

【科技籽:出閘搜新】
一張又一張在天台邊緣拍下的玩命相片,透過屏幕看也覺得膽顫心驚,偏偏這位健碩中醫Daniel Lau不怕死,挑戰一棟棟高樓,他說:「我絕不是想呃like成名,只為分享城市另一面貌。」話雖如此,但命得一條,記者還是要跟他說句:「珍惜生命!」

記:記者 D:Daniel
記:如何開始天台攝影?
D:讀書很苦悶,便開始跟兩位朋友影相,但我們都愛影特別景色,起初是影廢墟,後來朋友提議上天台,我說:「Why not?」
記:不怕高嗎?
D:其實你未去到那一個頂點,你不會知道自己是否畏高,當我第一次在佐敦一棟大廈影了一張相,在網上分享,朋友紛紛留言問我不怕高嗎?那時我才驚覺:「係喎,原來我唔驚。」
記:為甚麼愛天台攝影?
D:有些人為挑戰膽量或體能,但我不是,我只是喜歡在另一角度看城市。香港人多車多又繁忙,被高樓包圍,令人看不到天空,但上到天台,距離感會令我覺得整個城市像在慢動作運行,只有風聲,沒其他聲音,讓人好好地思考和享受。另一方面,我希望用鏡頭分享城市,特別是香港的另一面,一種並非你上Google打「香港」就能看到的景色,而是從另一種角度,記錄大多數人都未看過的香港。
記:爬天台有安全裝備嗎?不覺得很危險?家人和女友不擔心嗎?
D:我和朋友都不會戴安全帶,常用配件只有防滑手套,晚上出動時會戴頭燈電筒。很多人都說很危險,網上很多人更說我玩命,但我每一次爬都會先考慮自己的能力,一定在能力範圍內進行。家人和女友當然擔心,甚至鬧我,但日子久了,他們明白我的目的,也了解我不會逞強,就開始放心。(在旁的女友笑而不語)
記:最危險的經歷是怎樣?
D:我覺得每次爬天台,都是我能力範圍以內,所以沒太多危險經歷,唯一較驚險的一次是在深圳某建築中的大廈,我和朋友嘗試爬出吊臂,但吊臂上有不少機油,加上當晚大霧又下雨,非常滑,我們爬得很辛苦,但最後也順利完成。
記:航拍也能拍下城市另一面貌,何必玩命?
D:沒錯,航拍也可從高處拍攝,甚至比天台更高,但不同的是,我能親身上到那一頂點,拿着相機拍攝,有一種航拍缺乏的存在感。所以我的作品大多會加入人的元素,可能只見腳,或是自拍。
記:其實你點偷入天台?
D:(尷尬笑)只要有決心和信心,就會找到辦法。我的宗旨是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對得住別人和自己就可以了。

危險兼犯法 咪亂試亂玩

世界各地有不少如Daniel般的Rooftopper,不少玩得更盡,在高空大玩危險動作,好彩就冇事,唔好彩真係死得人,上年有一名17歲俄羅斯少年Vologda,嘗試用繩索懸空在大廈外拍照,結果繩索斷開,墮樓跌死。另外,美國少年Justin Casquejo在2014年時竟闖進紐約的世界貿易中心一號大樓天台,最後被警察拘捕,上埋頭條。雖見Daniel好像滿有自信,又拍到靚相靚片,但爬天台始終極危險,亦要負法律責任,各位不要亂試亂玩。

Exthetics
http://www.exthetics.co

記者:韓繼聰
編輯:李寶筠
美術:孔文彬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