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1月19日

周末休遊:大無畏 日出三劍俠

只要是向東的地方,就有「流浪攝」的出現。流浪攝由聯師兄、露伊和Tony組成,浪蕩香港高山險崖,拍攝最美的日出;背着沉重的攝影器材上山,磨練攝影技巧,每一次登山,都是一場修行。
但,忘了,忘不了的是,三人的chok甫士,跟他們身處的險地,同樣令人印象深刻!是時候認識這三個大細路。

記者:邵超 攝影:伍慶泉

跨過的,不止是一座山

一個字頭的誕生,總有刀光血劍,流浪攝的是舌劍唇槍。聯師兄跟露伊都有着領導人的個性特質,行山途中不時聞到少許火藥味,以為他們二人「唔多妥」大家?寡言的Tony淡然地說:「這是他們的溝通方式。」「行山時鬧吓交,嘻嘻哈哈咪幾好。」耳邊響起露伊豪爽的聲音。言猶在耳,行時提及聯師兄去年去了四十多個地方,露伊搶着說自己去的地方更多,只是沒在「香港日出同行」面書群組貼文,不讓聯師兄專美,非常孩子氣。
文武雙全的露伊上班慣常穿四吋高跟鞋行足全天,自問好行得,都有膽怯的時候,她首次結合五星級難度的行山暨攝影,便遇到一座「很企」的山(企,意謂陡峭)。那座「很企」的山,叫大金鐘,在西貢。朋友說露伊一定不行,露伊這樣跟聯師兄說。「你未去就唔好話你唔得!」不想拖累朋友?聯師兄一錘定音:「得,行唔到跟你去昂平影。」二人談的是香港最難行的山之一,最高的斜度約為六十度,露伊回憶若非聯師兄出力扯她,也不能成功攻頂。這一扯,燃起了露伊讀書時代當獨木舟校隊的鬥志。然後,聯師兄和Tony的二人行變成三人行,「流浪攝」正式誕生,書法了得的露伊更設計了招牌並登記註冊,過份認真?如果這個名字包括了他們的友誼、攝影核心精神,其他人挪用它都是一種褻瀆,也包含打出名堂的期許。

是瀟灑,也是義氣

如果說「流浪攝」是一種態度,可以想像三人浪蕩天涯,靜立黑暗中等待黎明的來臨的身影,餐風飲露,視艱辛如無物,多麼的瀟灑。是義氣支撐着這份瀟灑。如果在冬夜,周一至周五出動的日子,拍攝日出之地必須是鄰近市區:「05出發、07拍攝日出,0730便要衝下山。」露伊說。條件比令明星聞風喪膽的06通告更苛刻,內心卻充滿喜悅:「每一日的日出都不同。日出是一天的開始,拍照後好開心。」懷着這樣的心情上班,日子過得甜美。
露伊給我看手機裏的便利貼,行程密密麻麻,太狂熱了。跟他們初次見面後不過兩個月,他們已走過釣魚翁、自殺崖、吊手岩、鬼手岩、白腊一帶、長咀等十多處,個個地名都等於海角天涯,遠征大嶼山及香港外島事在必行,鬥志高昂,攝影師笑言他們的行程表像「打大佬」,逐步升級向難度挑戰。聯師兄笑說:「我們都像吃了嗎啡,已成癮。」

貪玩,成癮了!

大概貪玩才是嗎啡!這次跟拍他們到黃牛山(604米)觀日出,都是有小孩的大人了,三人還是貪玩。黃牛山上怪石嶙峋,因海拔較高,常有雲霧繚繞,因而有黃牛石城及天空之城之美譽,出名的大石有大鳥石、獅身人面石、石窗等,問他們能爬上石頂嗎?聯師兄和露伊都是遇險越強的戰鬥型,二話不說就爬了上去,又幫忙身手稍遜的Tony攀登,三人互相幫忙,能感受到朋友間的關懷。以為他們是老朋友,其實去年才認識,露伊認為相處之道貴在互相關心:「群組不少人驚訝及讚嘆我們到那麼多危險的地方,其實攀上這樣的一座高山,大家不互相幫忙怎能成功!」都說工作後難以認識及相信新朋友,三個懂得關懷的人做了好朋友,確是喜事。

黃牛石城紀行

難度:★★★★(最高為五星)
路線:基維爾營地→麥理浩徑第四段→黃牛山
→水牛山→芙蓉別→基維爾營地
時間:約4-5小時
交通:彩虹至基維爾營地乘的士,約$60-$70。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