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5月17日

城市樹 荒誕與生存

香港人愛看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電影,不少也描述人類與大自然的矛盾,但其實戲中情節正在現實重演,人禍造成天災,地產霸權與不合理城市規劃則成為樹木殺手,其實你與我麻木的心和眼也是幫兇,賞花受天雨影響,又扮醒說:「極端氣候吖嘛!」認命罷就,轉頭即忘。要在香港生為一棵樹,都要有香港仔精神,在夾縫蝸居中求存,法籍攝影師和本地插畫家先替大家開眼,看看錯過與即將邂逅的城市綠景。

記者:邵超

攝影:楊錦文、林栢鈞

外籍攝影師尋美麗的唐樓樹

一樣是往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之路,我們卻沒有法國籍攝影師Romain Jacquet-Lagrèze的法眼,看見在舊區唐樓夾縫裏生存的細葉榕,這個只有《龍貓》中擁有天真童眼的小主角才看得見的自然世界,皆一一收錄在他的最新攝影集《Wild Concrete》。油麻地有一棵大葉榕,長在一幢舊唐樓的荒廢天台屋上,前年曾有不同的社區活動,希望保育這棵樹,街坊還惡搞了康文署授予古樹的「古樹名木」稱號,稱呼它為「聖樹名木」。
Romain說,很喜歡這裏:「站在這,可以看到書中多幅作品。在市區舊樓外牆長出樹木,是大自然對都市化的反彈,植物只要找到陽光、水份和土壤,便會尋罅隙生長,形成天然綠化奇景。」這裏觀景極佳,可以看到不同年代特色的大廈,近處一幢舊式大廈,外露的喉管長出不知名的帶刺植物,再遠處,近年興建的華廈,植物卻絲毫找不到生存的空間:「建築物料的改變和管理公司的手法,都讓植物難以找到合適的生長條件。」這是舊樓對大自然的溫柔。

拍下舊樓遺照

Romain說這些城市綠景一點也不難找,攝影集遊走於中上環、西營盤、旺角、油麻地、土瓜灣等舊區,只是要遷就自然光線,香港樓宇過份密集,陽光被遮擋的機會很大,他籌備新書一年多,往返大樹地點無數次,就為了等待理想的陽光和時間,找尋理想的拍攝角度,這天舊地重遊,他帶我走進荒廢的天台屋,指着窗戶一角的植物,「才不過兩個月,它長大了不少,這就是生命力。」這幢舊樓的居民大部份已遷出,看似將要清拆,耳邊盪起那天Romain的話語:「攝影集封面那幢舊樓已拆了。」都市化太急速,他的作品不少已成為舊樓與它共生的野生植物的遺照,下一張,可會是這棵聖樹?

樹博士眼中的樹根本土精神

聖樹的種子當初應由鳥兒或隨風飄來,沿隙縫生長,它天生不怕空氣污染,生長速度又快,可以很快侵佔其他樹木的地頭,正是香港人的寫照,而石牆樹的生長條件相仿。這天隨香港大學地理學系講座教授「樹博士」詹志勇探探他的老朋友——西環科士街全港最大規模的石牆樹,旁邊就是港鐵工地,細數都市排斥自然的種種荒謬,「香港早期的石牆,是採用港產花崗岩、大麻石,由客家石匠以古法人手砌成,石間留有縫隙,石牆樹根部深入牆後泥土。」牆與樹百年不倒,土木工程署灌漿加固猶如慢性毒藥。
「大家都在說城市熱島效應,石牆樹不佔地面面積,又可以遮蔭,人自然愛親近。如果加以善用,可發展成具本土特色的市集。像這區人口老化根本不需要兩個球場,為何不將其中一個改建成公園!」是政策,還是不懂提出要求的街坊僵化?

模特兒:Becky
鳴謝:initial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