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29日

跟攝影大師熬夜 等熊出沒

為了愛,你可以去到幾盡?
6月份一個傍晚,我與歐洲著名野生動物攝影師Lassi Rautiainen一起等候他生命中最愛──芬蘭黑熊。在與俄羅斯接壤的Kainuu地區,我倆擠在一個只有10呎乘6呎的小木屋。禁室裏,大家要禁聲,只能用眼神溝通。我急性子,呵欠頻頻,心想,難道甚麼也不做,黑熊會出現嗎?
在小屋等了7小時,突然一團黑影在眼前飄過,我大叫一聲,來了,來了!Lassi用600mm鏡頭一掃,呼的一聲,「貂熊。」完全是一個反高潮的回應。那麼黑熊在那?「再等吧!我等了30多年。」你說得淡然,問題是,人生有多少個30年?v記者、攝影:梁佩芬

Lassi Rautiainen
芬蘭野生動物攝影師,57歲

35年來幾乎晚晚守候森林,2007年曾奪英國Natural History Museum頒發的Nature Photography of the Year大獎。

七十年代初,Lassi Rautiainen是芬蘭青年田徑隊短跑和跳遠運動員,16歲高中未畢業,已在芬蘭報章《Salmelainen》做暑假記者,跟着前輩到山頭野嶺拍攝動物,從此愛上全國只剩不足2,000隻的芬蘭黑熊。「牠們很善良,很怕嘈吵,有時也很頑皮,很似我。」畢業後,憑其攝影造詣,得到中學教席,時為七十年代末。
學校在芬蘭東部,距離俄羅斯不遠,正是黑熊聚居地,他一放學就拿起攝影機,單人匹馬走入森林,穿上保護衣服,不是扮樹就是扮石頭,躲在一旁,等待黑熊出沒就按下快門。「不知不覺,我拍攝了動物35年。」這些年,他參加過無數次野生動物攝影比賽,1984年已為25本書提供動物照片,自八十年代初得到全國大獎,繼而是歐洲和世界性「最佳野生動物攝影師」獎,相片刊於歐洲各大報刊和《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九十年代在歐洲十國舉行攝影展,被稱為“Unusual Bear Lover”。

森林為家 老婆走佬

後來,Lassi決定放棄教職以賣相為生。「動物喜歡在夜間出動,我時常徹夜守候,第二日根本沒精神工作。」他日間睡覺,下午6時出動入Kainuu森林。開初時,自己建了數間小木屋,散落不同地方,內裏只有木枱和椅子,只能容下一個人,夏天還好,氣溫徘徊十度左右,冬天呢,零下三、四十度是平常,屋內沒暖氣,惟有穿保暖衣物和帶備勁厚睡袋。「我太愛動物,熬多少個夜晚也值得。」夜夜如是,妻子終抵不住晚晚獨守空闈,拋下幼子和他遠去了。為了動物,家也散了,可他並沒後悔,“I really love animal。”
廿多年過去,堅持每周最少四晚留守小木屋等候芬蘭五大獸──熊、狼、山貓、野牛和貂熊。8年前,一個朋友問:「可否帶團入森林拍攝動物?」那次,一行十多人藏身小木屋徹夜等待。經朋輩鼓勵,他決定舉辦野生動物攝影團,並在森林保護區旁約40公里外買了幾間廢置工人宿舍,改建成Kuikka Base Camp。舉辦攝影團,最大得着是認識瑞士人Barbara,她年幼已搬到芬蘭居住,兩人年齡相隔23年,比自己兒子更年輕,Lassi終於找到一個同樣愛動物的伴侶。現在,Lassi跟太太Barbara、兒子Aru和媳婦Sami,一齊主理野生動物攝影團。

入保護區 必須沉靜

Kainuu與俄羅斯接壤,九成地方被森林覆蓋,最近的機場在Kajanni。早上乘飛機到達,Aru開近3小時車程送我到Kuikka Base Camp。Lassi着我先吃午餐,再來個小休,至下午6時才驅車往無人地帶Ulvinsalo Strick Nature Reserve,並叮囑:「減少說話,黑熊和貂熊聽覺靈敏,若有聲音,就不會出現。」車駛到保護區,再步行400米,終於到達其中一間小木屋,內有六張膠椅、放了雜物的碌架床。屋是密封的,只開了幾個窿方便鏡頭伸出,然後抽緊繩索,封好布簾以防蚊子入侵。萬事俱備,只欠熊出沒。
每星期,Lassi都會走到小木屋附近,在不同地方放些吞拿魚和羊肉,以吸引五大獸來覓食。剛開始時,我會用望遠鏡探索四周,有時翻書看動物資料,若見到雀鳥,又會拍兩拍,兩小時後,森林仍沒動靜,開始疲倦了。小屋沒有WiFi沒有電,與Lassi談話又要壓低聲線,恍如做間諜交換國家機密,連用飲管喝汽水都被Lassi以手勢叫我別弄出聲響。屋只長10呎闊6呎,活動範圍有限,又不可往外走驚嚇走動物,我時坐時站時上床閉目養神,其實好想開口說要走,但見Lassi仍舊一尊佛像般動也不動,也只好打消念頭。

一聲長嘯 貂熊現身

4小時過去,我開始幻想若有黑熊行近木屋,我會用何角度拍攝?到第六個小時,我望着窗,突然,600米外的樹林有團黑影從左到右飄過,黑熊嗎?Lassi用600mm長鏡頭一望,沒甚麼發現。「黑熊和貂熊出現前,你會聽到嗚嗚聲。」但我深信不是眼花。
又過一小時,眼皮重得像鉛鑄。迷糊間,聽到一嘯長嗚,Lassi拿着相機動也不動。5分鐘後,600米外有一啡色動物行過,我用的是200mm鏡頭,只看到比米大一點的物體,Lassi已經不停按快門,我也亂按一通,是黑熊嗎?「貂熊。」貂熊東走西走,終於走到放食物的地方了。我看得清楚了,貂熊頭是尖尖的,嘴成三角形,不是黑熊的圓頭圓嘴圓鼻。牠吃得爽,我也拍得爽,等了7小時才見一隻動物,怪不得Lassi說不能刪掉任何一張相,真是張張皆辛苦。

天籟之聲 最催人眠

「你是否覺得待在我的小木屋很辛苦?」翌早離開時,Lassi很緊張地問:「那你可以找我朋友Eero Kortelainen,他提供石屋作拍攝之用,環境大很多,有床,也有洗手間。」依他指示,過了三天,我坐車到Lieksa地區,一樣在芬蘭東部又近俄羅斯邊境,一樣是芬蘭五大獸出沒地。
Erä-Eero石屋分兩部份,玻璃窗方向是看動物區,另一邊是睡房,沒五星級質素,但至少有高床軟枕,可惜同樣沒電訊網絡又沒電。十多年前,Eero在此建了三間大石屋,每間可供應六至八人使用,有暖氣提供。從前,他都是野生動物攝影師,但年事高近七旬,不能熬夜,已甚少徹夜等動物。每間屋面積約500平方呎,玻璃窗前有一排大班椅,坐得舒服,屋外加設收音器,戴耳筒就可聽到出面的動物叫聲。我初時以為戴耳筒收音,能強迫自己打醒十二分精神,怎知天籟之聲更催人眠!下午5時開始伏在窗前,每隔兩三小時就呼呼入睡一次!幸運是,有兩次我張眼不久,就見到一隻貂熊從湖泊走過來,還越行越近,更在我屋外經過,似乎Eero把蘋果和吞拿魚放在屋前這招很有用!只是經過一整晚,我仍未見過傳說中的芬蘭黑熊,可惜。

Wildlife Photography Tour
費用:每人每日$2,610,包括Kuikka Base Camp住宿及三餐,由Lassi Rautiainen帶領入森林小木屋拍攝野生動物;另外提供Kajanni機場接送,每程$836。
網址: http://www.articmedia.fi

Erä-Eero
費用:每人每晚$680,包早餐及午餐,石屋留宿。
網址: http://www.eraeero.com

鬆郁濛照得獎

「你永不知哪張相能奪獎。」由菲林到數碼照片,Lassi Rautiainen從不刪走一張相,只要按下快門,就是一張有生命的相,不會輕易扔掉。「就算是鬆郁濛,都有機會得獎。」他2007年奪得英國Nature History Museum頒發Natural Photography of the Year大獎,憑的,就是一張主體模糊的相片。三隻應該是動物的物體在森林走動,憑外形看是一隻黑熊和兩隻狼,好明顯是鏡頭跟着動物走又來不及調校光圈所致。經他一說,我應否買多幾個harddisk來儲相呢?

Travel Memo:芬蘭

機票:乘芬蘭航空經赫爾辛基前往Kajaani,票價連機場稅和燃油附加費為$9,913起。查詢: http://www.finnair.com

簽證:持BNO及特區護照均免簽證。查詢:2525 5385(芬蘭駐港領事館)

貨幣:1歐元約兌10.43港元,文中價錢已兌換成港元

鳴謝:芬蘭航空、Wild Taiga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