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8月07日

倫敦酒店•風流韻事

「愛情之不可理解比起死亡之神秘更甚 。」——歌劇《莎樂美》。
詩人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曾說過「藝術家是社會上唯一拒絕認真的人」,偏偏他就是對愛情太過執着,才會弄得身敗名裂。我敢肯定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Lord Alfred Douglas)不是王爾德短暫生命裏頭唯一的繆思,但他為了這位美少年而經常光顧Cafè Royal,卻是可以肯定的。
大文豪筆下無數瑰麗的場景,正是他在倫敦生活的寫照。因為他是個唯美主義者,所到之處均是品味象徵,當中包括Cafè Royal——一個紅足兩個世紀的咖啡廳。由咖啡廳改建成的Hotel Cafè Royal門庭如昔,雖然人面全非,但是舊情仍在。酒店的一磚一瓦皆留有王爾德的絲絲回憶,容我在另一個時空跟他纏綿一夜。
記者、攝影:林慧賢
部份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浪漫詩人王爾德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1854年-1900年),著名愛爾蘭作家、詩人、戲劇家,唯美主義的倡導者,亦曾任女性雜誌的執行總編輯。著作包括兒童故事《快樂王子》、劇本《溫夫人的扇子》及長篇小說《道林.格雷的畫像》等。生於愛爾蘭都柏林一個卓越家庭,在牛津大學學習期間受約翰.拉斯金的審美觀、達爾文進化論及拉斐爾·聖齊奧的作品影響,令他成為唯美主義的先鋒。他是一位雙性戀者,於1884年與康斯坦斯·勞埃德(Constance Lloyd)成婚,育有兩名兒子。在1895年因與道格拉斯的戀情而身敗名裂,入獄兩年後逃亡到法國,之後與道格拉斯離離合合。於1900年,他在另一位同性情人羅比(Robbie)的陪伴下去世。

王爾德對英國文壇可謂影響深遠,像其隱含同性戀意味的《道林.格雷的畫像》在當時保守的社會風氣底下,開創大膽反映現實的小說先河;《快樂王子》更是家傳戶曉的兒童故事;至於他那華麗而不落俗套的格調,至今依然是Hotel Cafè Royal的設計指標。
Hotel Cafè Royal與王爾德的故事,要從1865年的另一個傳奇故事說起。當年一位法國酒商Daniel Nicholas Thévenon與夫人因避債而逃到英國,在位處倫敦市中心的攝政街(Regent Street)開辦Cafè Royal。這家咖啡廳連酒廊,竟讓夫婦二人鹹魚翻生,並由他們的女婿發揚光大,甚至曾被譽為全球最佳酒窖之一,城中名媛、政要、文人都來舉行宴會,還有王爾德也經常在此與文人墨客論文寫詩。到了二十世紀,就連首相邱吉爾、王妃戴安娜及演員伊莉莎伯泰萊都是座上客。

邂逅 靈感之源

門僮推開旋轉門,我緩緩踏進改建後的酒店。有別於一般酒店大堂,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接待處,而是雲石地板上的拿破崙徽號,然後就是Oscar Wilde Bar(前名為The Grill Room),亦即是王爾德跟道格拉斯邂逅、相戀的地方。
Oscar Wilde Bar按路易十六時期的原貌重修,內有雕花柱樑、天花油畫及絲絨梳化,好比王室宴會廳一樣,華麗非常。「當年Beatles和伊莉莎伯泰萊常來這裏跳舞。」侍應生向我介紹今夏最新推出的餐牌「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Champagne Afternoon Tea 」時說:「雖然我不知道當年王爾德愛坐哪一張枱,但他常在下午來這裏寫稿。」現場的鋼琴伴奏把我的思緒帶回當下,枱上早已放滿廚師是日精點、傳統三文治拼盤和三層甜品架。環顧四周,食客的穿戴高雅時尚,咖啡廳裏充斥着人聲、餐具杯碟碰撞聲、開香檳聲,我呷着茶師以中國正山小種紅茶拼配的Oscar,滿口淡淡的煙熏茶香。當年,王爾德都是這樣尋找他的創作靈感嗎?
黃昏6時,Green Bar。
我身後的梳化椅上,坐着一對金髮男女,男生握着女生纖細白皙的小手,耳語論掌。心想歐洲人也來這招?耳畔傳來酒保跟西裝伯伯說︰「當年Oscar Wilde好鍾意在黃昏時來飲Absinthe(苦艾酒)。」酒保介紹我飲淡綠色的烈酒Absinthe,那是源自瑞士,用茴香、大茴香及中亞苦蒿三種香草蒸餾而成,並利用冰滴壺的冰水溶解方糖,以此稀釋烈酒。因其酒性甚烈,迷人心神,當年是歐洲的禁酒。我行我素的王爾德又怎會聽話?甚至可能他也曾在那張梳化椅上,握着道格拉斯的手,談他的唯美主義。我小覷了Absinthe的厲害,只約30ml的酒加入了大半杯冰水,初呷時有陣像利口樂一樣的香草味,過了15分鐘,雙頰便逐漸發熱,怪不得酒保說在十九世紀法國軍到北非駐紮時,因擔心水源不潔而每天要喝一口Absinthe來消毒體內細菌。如果酒真能消毒解愁,我想,王爾德就不會中了道格拉斯的愛情毒而把自己推入一個死胡同裏。

迷失 一夜纏綿

酒店新舊交集的設計、服務員身穿現代的裝束但提供傳統的服務,讓人有感穿梭於不同年代之中。雖然歐洲有很多類似條件的酒店,但像這裏不惜工本、低調卻不落俗套的講究設計,相信坊間少有。像為配合攝政街上的建築物顏色而只選用灰白色的Portland Stone(波特蘭石)做牆壁,房間內的浴缸是以一整塊雲石雕琢而成,還有幾間用古木建造的仿古風格豪華客房。另外,Akasha Spa提供名為Harmony的四手按摩,以為只有泰國人才能做到節奏和諧,但這兩位按摩師分別從背與腳踝開始,力度節奏完全一致,昏昏欲睡之際,自覺我們三人像現代舞蹈家優美地扭動着身體,不期然讓我想起王爾德、道格拉斯與羅比的三人關係。所以說,當迷上一個人的時候,他去過的餐廳、喝過的酒、聽過的音樂都有他的影子。

Travel Memo:英國倫敦

機票:乘坐新加坡航空來往香港至倫敦,來回經濟客位票為4,030港元起(未連稅)。 http://www.singaporeair.com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者毋須簽證。

價錢:約16,293港元(兩人)

包括:酒店兩晚住宿及英式早餐;於Oscar Wilde Bar內享用「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香檳下午茶」;及於Harold Pinter Theater上演的話劇《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門票兩張。

匯率:1英鎊兌13港元

住宿:Hotel Cafè Royal’s Oscar Wilde Experience

查詢: http://www.hotelcaferoyal.com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