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2月20日

屬於自己的節奏 鬧市‧靜修

一直以來我們都嚮往這個不夜城,然後,五十年還未過去,這個城市的面貌卻逐漸陌生,紛亂的都市讓人開始覺醒,「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此時此刻,沉澱,是昇華的前奏。以下三位利用不同方法,透過敲打頌缽、慢行或畫畫,讓心靜下來;因為他們相信,有些路,要回到原點,才能走得更遠。
記者:胡靜雯
攝影:黃子偉、陳永威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靜修選擇

禪修營
配合內觀和呼吸方法進行靜坐,從而淨化心靈。有些禪修營會要求參加者不可說話,男女分開,飲食清淡,但無宗教派別之分。

斷食營
斷食期間配合瑜伽、靜坐及其他自然療法,為身體排毒,重整身體機能;從而讓精神狀態更集中,頭腦清晰。

各類興趣活動
透過極度專注,讓呼吸平靜、心情平和,回到當下最中性的狀態,如敲打頌缽、瑜伽、攝影、繪畫、跑步等。

無論飲食,以至日常生活的節奏,我們的城市一直鼓吹速食文化。不過對於養生甚有研究的日本人,在很早之前已經發現慢的好處,例如慢食,多加咀嚼可以抗衰老。這個研究其實放之四海而皆準,平常若能慢嚼、慢行,才能細味生活。藝術工作者吳狄殷(Hyzuii)和黃麗桃(啊土)正正是慢活代表。Hyzuii因一次跟老公回家途中行得太慢,令老公有微言,頓時讓她反思生活應有的節奏,還啟發她跟友人創辦「慢行團」,一年來抽空舉辦城市慢行活動,讓人回到專注、心境平靜的狀態。

快慢在一念間

「好多人其實從未試過慢行,當他們慢行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唔識行。」Hyzuii說這是她們一年來遇到最多的情景,原來我們的肌肉都習慣了快速的節奏,慢行時需要保持一定姿勢時,肌肉會不適應,甚至缺乏耐力。習慣成自然,讓人麻木;麻木更會讓人失焦。「慢的時候,你才能調整呼吸;呼吸平靜了,才能回到當下的狀態。」人因為困在過去和未來才會產生不同思緒,Hyzuii繼續說:「當我們不被這些因素影響,回到當下,其實一切都好中性;當你能習慣這思考模式,你自然能夠選擇開心和不開心。」慢的人連說話的聲線都特別柔和。
每次慢行前,她們都會先引領參加者做簡單的冥想,讓心境得以安靜才舉起一根長約一米的頻率紙管,在土瓜灣牛棚內外圍慢行一圈;紙管會因應四周的頻率而震動,這樣的景象是有點趣怪,但她們深信當一班人一起做就不會奇怪,「一年來遇到很多人,有些人有宗教背景、有些人純粹好奇,因為他們從來都未試過慢下來。」行完之後,每次她們都會準備一些活動,例如利用花草植物製作小卡,又或像今次活動中,利用郊外拾回來的石頭,讓參加者在沒有溝通、用直覺的情況下,共同砌出一個圖案,「希望他們靜下來時,認真觀察和欣賞,即使一顆小石頭都有自己的特性,是由不同形狀和紋理所組成。」Hyzuii和啊土都認為正正因為香港繁囂,才具挑戰性,「每一刻都可以成為訓練你平靜的機會,慢行隨時隨地都能做到。」快慢的一步,只在乎一念間。

敲打頌缽 振盪清空心靈

“The earth has music for those who listen.”這句話的意思是「大地為願意傾聽的人預備了美好的音樂」。然而,我們的聽覺大概都習慣了城市的嘈雜、滔滔不絕的說話,所以難以適應沉默,甚至只是大自然的風聲。Hyzuii和啊土就藉敲打頌缽尋找精神上的寧靜一隅。
西藏人自古利用頌缽深沉的聲音,助自己進入身心放鬆及冥想的境界。她們喜歡在郊外敲打,因為廣闊的大自然會讓聲音更穩定,室內的聲音則會侷促不利落。很多人都覺得頌缽很玄,甚至以為是怪力亂神,其實它由七種金屬:金、銀、銅、鐵、錫、鉛、汞手工打造而成,一個普通頌砵約有五公斤重。量子物理學有一觀點,人類與萬物都有自己的振動頻率。頌缽所敲打出來的聲音,正正就是與宇宙同一共振,所以聲音能讓人平和,「其實任何方法都可以修心,例如yoga、打坐冥想、斷食和敲打頌缽,都只是一個法門讓自己靜下來。」不同人適合不同方法,有些人可能適合透過跑步、攝影或繪畫等運動,讓自己放鬆。Hyzuii說:「只要專心做一件事,清空自己的心,就能安靜回到當下,這是一種很隨緣的狀態。」擺放頌缽的位置必須空曠,「我不會把它放在書櫃裏,因為書蘊藏了很多意念,會有機會讓人心混亂。你擺它在哪裏,它就會吸收那裏的能量。」

獨特Henna圖騰 禪繞不纏繞

頌缽太靈性、慢行太簡單,有人喜歡在寧靜中加點創意,從一而終做一件讓自己放鬆、回到當下的事。Henna師林明四年前拜訪尼泊爾加德滿都,被當地猴廟(Swayambhunath)佛塔頂上的佛眼所啟發,融合個人、印度和阿拉伯具備空間感的風格,創作了獨特的Henna圖騰,他的風格有點像近年流行的繪畫風格禪繞(Zentangle)。禪繞是由字體藝術家Maria Thomas與丈夫於2005年合力研發出來的繪畫風格,透過專注地重複繪畫簡單圖形,例如幾何線條,而達到心情放鬆,甚至是療癒的境界,「我很喜歡畫眼睛,靈感源自佛眼,代表第三隻眼,象徵認知和覺醒。我在繪畫的時候會注入這種力量,希望大家覺知自己,從而追尋人生的目標與夢想。」林明的Henna跟禪繞風格不同之處,在於Henna圖騰代表了一種力量和祝福,透過幫不同的人繪畫圖騰,療人療己,「畫畫會發現每樣事物中更多的細節,發現細節也是禪修的一種。」每次旅行他都會花至少一小時,去畫一幅旅行寫生,畫畫過程令他達到一種冥想的專注;他那炯炯有神、深黑的眼珠彷彿透視了那份強勁的專注力,「專注當下會令自己深刻地記得旅行上的人和事,比攝影更深刻。」
禪修的意義,貼近生活的闡述無非就是讓人回到當下。EQ之父Daniel Goleman曾寫過一本書名為《專注的力量》(FOCUS:The Hidden Driver of Excellence),當中提到「達到內在的專注,能察覺自身的想法和感受,正確釐清事物的優先順序;對他人專注則能以同理心了解和幫助別人」。所以,EQ高的人跟良好的專注力有直接關係。如果真的要在繁華中尋覓最適合自己的安靜心法,專心做一件喜歡的事吧,所謂專一也就是如此。

慢行團  https://www.facebook.com/slowslowtribe

幸福Henna 之花圖騰班
日期:2015年1月9日
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art.ming.nepalese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