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07日

【專題籽】地震震散 無腿鬥士珠峯夢(下集)

【專題籽:胚芽故事】
為登上珠峯,這些年來,夏老師一直在鍛煉,每天清晨五時起來,背負着十公斤的沙包練習蹲起動作,還有俯卧撐、引體上升、仰卧起坐,逢星期二四六去行香山,星期一三五騎單車走三十公里,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時機。歲月沒有白過,鍛煉亦不會白費,雖然因着不同原因錯過了五次登峯機會,但卻為他換來多個殘奧運動會十數項比賽的獎牌,在二○一一年,更以六十之齡,只經兩個月的特訓下,在意大利舉行的世界殘疾人攀岩錦標賽的速度與難度賽中連奪兩項冠軍。

相關新聞:【專題籽】地震震散 無腿鬥士珠峯夢(上集)

四月三日,終於成功飛抵盧克拉,風和日麗,雪山似近還遠的包圍着機場,縱然我們只是等了一天,但我和攝影師早已興奮莫名,彷彿已勝了一仗,對夏老師而言,又接近了珠峯一步。
稍事適應高度和環境後,我們開始約六小時的路程,夜宿法克定(Phakding)。為求拍照效果,夏老師毫不介意主動把褲管捲起來,甚至拆下義肢,即場給我示範怎樣調校角度以助行走不同坡幅的路段,他說︰「這雙義肢是新製成的,很輕,省回我不少氣力,但可惜適應時間未夠,穿起來還是有點不舒服。」
沿路上村民看見夏老師的義肢,無不好奇回望,竊竊私語,把夏老師看得像科學怪人一樣,看在眼裏,我於心不忍。「不打緊!以前我也曾介意,現在習慣了,而且我希望我的故事,可以鼓勵大家。」我語塞,眼眶一熱,我慶幸自已能趕及參與團隊,與夏老師和曾志成一起走過這段山路。
山路好走,沿途有驢仔、櫻花、農村、經輪、河谷、吊橋,風光明媚,我們為着不同因由走到珠峯山腳下,可是大家卻懷着截然不同的心情,我們輕輕鬆鬆拍照郊遊,夏老師卻沒一絲鬆懈,步速、呼吸、飲食、休息、行程中訓練均在計算之內,「把我難到的就是跟雪巴人說英語,怎麼點菜好呢,幸好沿路都有好心人替我繙譯餐牌。」夏老師爽朗笑說。

40年後 登頂前遇大地震

一路上夏老師對體能和行程都非常注意,務求把最佳狀態留待登珠峯的一段路,所以他先隨大隊於四月十三日登上海拔六千一百八十九米的島峯(Island Peak),作高度適應及熱身,在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到達珠峯大本營,接受了美國《時代雜誌》採訪,獲喇嘛作福後,打算在兩天後登上七千四百米高進行拉練(拉索纜練臂力),然後返回大本營等機會攻頂,更教雪巴人嚮導怎為他的義肢雪爪調校角度……可惜只隔一天,一場大地震,所有計劃成空。
擔心。不值。失望。無奈。曾志成和夏老師的消息,都只得靠社交網站得到,等了兩、三天才知道他們安全退守高樂雪(Gorakshep)。夏老師在四月三十日微訊留言道︰「今天是來到尼泊爾的第三十天,整整一個月,有登頂島峯的成功喜悅,有遇地震冰崩的恐懼,整個驛站就我一人還在苦苦孤獨的等待,得知今年的夢想又將破滅的失落,怨恨蒼天的不公,保住安全,來日方長。」雖然五月二日尼泊爾政府宣佈下周恢復登山活動,但很多大型修路公司已撤走,政府請來雪巴人清理登山之路,但那可是危機四伏的一個使命,因為還有餘震及雪崩等未知的可能,在此向所有曾參與登珠峯的雪巴人致敬。
決定撤離當天,曾志成在網上留言︰「你們要知道一個六十四歲、用了義肢四十年的人,連續來了兩年珠峯大本營都爬不了是甚麼心情嗎?」
曾志成為着挑戰自己在短短幾年便成功登頂兩次,細賞過珠峯頂上風光;雪巴人嚮導Lakpa因為生計而首嘗攻頂滋味,還笑說︰「不會再上珠峯了,那是隨時搵命搏的。」卻偏偏只有夏老師耗了四十年的光陰和努力,每每接近時,卻一次又一次的落空,我問上天為何這樣不公平,難道人生必然會有遺憾?回心一想,要是沒有這些阻撓、沒有登頂做目標,夏老師會是一個怎樣的人,大抵正如他所說︰「可能只是一個終日癱在輪椅的胖老頭。」
其實把他撐起來的,是登上珠峯的夢。

記者:林慧賢
攝影:潘志恆
編輯:謝慧珊
美術:孔文彬

鳴謝︰Re:echo、Alpine Adventure Travel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