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16日

【旅遊籽】畀錢Banksy買難受 Dismaland暗黑遊

【旅遊籽:浪迹遊蹤】
由英國塗鴉大師Banksy操刀的主題公園Dismaland Bemusement Park,開幕兩周已聲名大噪,暗黑城堡、南瓜車公主、難民遙控船等作品於網上瘋傳,過百件藝術品更教人深思。角落裏的Cruel Bus提及香港雨傘運動,當日警方所用的催淚彈來自英國;北愛爾蘭鎮暴車和三千名防暴警察迷你模型等,控訴全球警察濫權問題。距離9.28雨傘之始接近一周年的日子,記者有幸撲到飛入場,站在這裏回顧歷史,直視殘酷現實,更覺這悲傷樂園其實是關懷世界的方式。

帶着殘破不堪的城堡、臉容扭曲的美人魚、各式各樣的藝術展品,空降於英國西南部Weston Super Mare海域的Dismaland,由著名英國塗鴉大師Banksy策劃。蒙上Disneyland影子,外表是歡樂遊樂場,入場後方知內容灰暗陰森,作品訊息沉重,令人不敢直視,人稱「暗黑迪士尼」。場內集合50多位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創作逾百件以「哀傷」為主題的作品,Banksy直言Dismaland是「兒童不宜」的公園,告訴下一代:「世界沒有童話,人生就是充滿不公義和沒有意義的工作,慢慢沉睡的世界正步向氣候災難。」
有傳Dismaland的遊人會各有不愉快體驗,亦是樂園故意製造的。首先,你要面對網上門票在公園開幕前不足一天已售罄的現實,再選擇排一條幾小時也不確保入到場的隊,或是買張比原價3英鎊貴十倍的「黃牛飛」進場。採訪當天寒冷有雨,中午12時未到,目測場外沒有票的人已有200人,分別問了隊頭和隊尾遊客,大家好像早有心理準備,甘願冒着風雨靜候入場,沒半點鼓譟。一飛難求,傳媒無例外,我想盡辦法,終於在出發前一天找到門票。若不是抱着期望入場,壞天氣之下苦撐幾小時,相信心情已壞了一半。
經過諷刺美國海關的「紙皮」安檢,因遊客太多,沒有被海關「留難」便進場,太順利,反叫人失望。Dismaland反對童話,拒絕夢幻,入場後我的第一感覺卻是「歡樂到死」。只有六個籃球場般大的場地人頭湧湧,走板音樂耳邊迴響,間中聽到小孩作出的廣播,大人細路拿着氣球嘻嘻哈哈,跟進了迪士尼無異。前身是荒廢遊樂場的Dismaland,保留了場地的頹垣敗瓦,Banksy更把曾是歐洲最大室外游泳池改造成城堡前的湖泊,全場18個景點都佈置得破破爛爛。穿過殘破城堡,看過諷刺戴妃車禍的南瓜車失事現場、從馬桶跳出來的殺人鯨、以廢物製成懸空貨車和鐵通製成馬等大型展品;玩過影射以馬肉代替牛肉的迴旋木馬、運載着難民的遙控船和呃錢攤位等景點,涉獵消費主義、媒體現象、人道主義、生態災難等全球議題。樂園人多密集,跟大隊入場看展品,匆匆一看走馬看花,睇相可能比親臨看得更清楚。

殘酷巴士諷警察濫用暴力

場內景點處處是人龍,問職員記者採訪會否有例外,黑面員工冷冷回送一句:「關我甚麼事?回去排你的隊吧,這是很好的體驗。」帶着殘舊米老鼠耳朵、身穿螢光背心的Dismaland員工果然名不虛傳,冷言冷語頹廢至極,玩攤位遊戲時會邊吃爆谷邊阻住你,然後燶面大罵'rubbish',態度惡劣務求讓你不快到底。然而場內沒有人不快樂,樂園以黑色幽默揭示殘酷難堪的現實,人人進了樂園卻主動「被虐」,被員工罵會笑,花錢玩了根本贏不了的遊戲會讚好,彷彿免疫了一樣,走出Dismaland後還會有這種耐性嗎?一門之隔,樂園裏外已是一種反諷。
走過所有必看景點,在樂園後方的短片劇場休息時,發現面前有條長長人龍,橫跨半個樂園場地。隊伍前方的角落放着我未見過的黑色長型巴士,門口掛着'Cruel Bus',車身空間狹小,看似很快行完,但幾十人隊伍移動緩慢,看來每人也在車中逗留好一陣,看罷面色嚴肅地走出來,氣氛跟前面區域的輕快不同。結果,我也等了差不多一小時才上到車。
由藝術家Gavin Grindon設計的Cruel Bus,是個展示Cruel Designs(殘忍設計)的巴士博物館。細述無處不在的CCTV、防止露宿者睡覺的椅子扶手和尖釘、不斷加強的警察武裝和軍事科技等,一般人認同它們能改善生活質素,保障安全;Gavin卻指它們是以控制秩序為由,影響人活動自由的壞設計,「舉例說,警察以自身裝備行使暴力,對他們來說是理所當然,這些設計賦予了他們權力,警察容易濫用暴力對待示威者。」看罷就想起香港慈母們那些「延伸的手臂」,心情突然跌落谷底。
武裝警服展品旁邊的敍述,諷刺香港警察跟北愛爾蘭和越南一樣,把本地人當作橡膠子彈和催淚彈的首個測試目標;同時提到,去年香港雨傘運動及2011年埃及民主運動所用的催淚彈,皆來自英國打比市(Derby),譏諷正在倫敦舉行的DSEI軍備展覽。剛才從場區'Galleries'中看到的防暴警察迷你模型,以及城堡旁那噴着水柱的北愛爾蘭鎮暴車,同樣控訴全球警力濫權問題。想起去年9.28那一夜,意外地在這個遙遠的陰鬱世界,找到一絲安慰和共鳴。Banksy在公園開幕前曾說,希望入場的人消費之餘亦能深思;細看而非旁觀。Dismaland能夠風靡全球,除了噱頭夠響想法夠爆外,也許更是它所高舉的普世人民關懷。

幽默嘲諷「我是低能」

設在入口的「自拍板」寸盡現代人只顧自拍和到此一遊的淺薄,人人依舊走到板後留影,再由別人拍下自己自拍的景象,幽默的自嘲引人發笑,然後省思。外國記者問Banksy那些寫着「我是低能」(I am an Imbecile)的氣球有甚麼意思,他笑言:「當我看到有個七歲細路拿着氣球坐火車回家,我便笑了。」走進Dismaland,自己和別人也不自覺地成為了展品,透過參與藝術來反思自身。正如Bansky回應英國藝術評論家Jonathan Jones對Dismaland膚淺的評論:「低俗如何?憤怒地控訴又如何?在我走進抽象藝術世界前,我認為現實中有更多應該關注的事,值得以藝術直接表達。」擺脫高深離地的藝術,Banksy和一眾藝術家手下的Dismaland,大眾化、詼諧、近地,直接回應世界嚴肅議題,以黑色幽默擁抱苦痛,這聲稱「英國最令人失望的景點」,倒沒有叫我失望。

遊客感想

從不露面的藝術家Banksy

英國塗鴉藝術家Banksy生於布里斯托(Bristol,藝術家身份以外亦一直是一名社運活躍分子,是以作品多涉及社會及政治議題,以黑色幽默喚醒大眾對議題的關注。Banksy一如一般塗鴉藝術家一樣,在創作過程中經常被警察追捕,於是其大部份作品都使用模板技術來拓印,務求在短時間內完成然後離開現場。Banksy作風一直神秘低調,不接受任何訪問。在倫敦街頭經常會找到他的作品。

Dismaland - Bemusement Park

展期:即日至27/9
網址: http://dismaland.co.uk

記者:王秋婷
攝影:陳永威
編輯:李寶筠
美術:吳子豪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