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1月23日

【旅遊籽】喪偶出走 旅行療傷

【旅遊籽:浪迹遊蹤】
曾有輔導機構票選喪親「十大最廢安慰說話」,當中的「節哀順變」、「唔好諗咁多」、「我明白你感受」可能你我都講過。換轉喪親者角度,「吓,我死老婆喎,你咁都明?」
悲傷本來就是很個人的事,有口難言,是以在漫長的康復過程中,不少人選擇獨自出走。由小說《狂野行》、《騎在天使安排的道路上》到電影《沖天救兵》,坊間有許多關於旅行治療的故事。我們總相信旅行有種療癒的力量,能將人從現實短暫抽離,或從遇上的人和事得到啟發。至少,在一個人獨處的時間裏,從混亂中沉澱下來,慢慢重整思緒,準備好身心再次上路。

男編劇:去做妻子未完成的事

剛於香港上畫的《百日告別》,改編自台灣金馬編劇林書宇的自身故事。今年才39 歲的他,結婚12年的妻子三年前癌症病逝。一切來得太快,難以接受,令他有種強烈想逃離當下的感覺,妻子去世個多月時後,他決定搬家。收拾書櫃時,看到妻子買的北海道旅遊書,不只一本,而是三本。「去做二人未做完的事吧!」電影中林嘉欣飾演的心敏,喪夫後隨着丈夫手繪的美食地圖,遊了沖繩一趟。這句對白,可就是他當時內心讀白。於是買了張來回機票,就一個人上路。

從自暴自棄到自我覺醒

然而,在北海道的大部份時間,林書宇都是渾噩度過。「完全沒做行程準備,那時候根本沒想過將來,覺得就算沒有明天也不重要。」他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着,去到那裏,就看甚麼。亂走亂看,起碼能分神,到了晚上,孤單與思念加倍來襲,甚至不能入睡,他開始放縱自己,毫無節制地抽煙、喝酒。
終於,去到旅途後段,痛風發作,卻逞強外出,喝醉了。回去時痛得要扶着欄杆,在漫長的街道一步一步走。他開始察覺路人的奇怪目光,原來自己已淚流滿面。「從他們眼中,我才反看自己。天啊,我為甚麼變成這個樣子?我連自己都不認得了!」他知道,是時候要清醒了。
一趟旅行,自不能將傷口完全癒合。但旅途上,總會做點屬於兩人之間的事,作為個人的告別儀式。「我們都有個習慣,於自己買的書上署名。當時我帶了妻子的《挪威的森林》,這本書是哥哥推薦我看的。到哥哥10年前去世後,我才開始讀得懂。這次旅程中,我每次一上車就看這本書,但感覺太沉重,每讀幾頁,都要停下來喘氣。」結果,他轉車時竟然把書留在前一班列車上,驚惶下向列車長求助,對方卻聽不懂英文。好在得到熱心路人幫忙繙譯,但能尋回與否還得看運氣。幾日後他回到札幌車站,竟然於失物認領處尋回!失而復得,他卻把書贈給北海道大學圖書館。「或者我想證明,她也有來過。」

女監製在南極開竅

剛經歷巨大傷痛,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收埋自己。前港台節目監製張惠儀的丈夫楊江於2005年因癌症去世,終年48歲。她當時沒想過去旅行,甚至覺得會因此而內疚,「嗰一刻我應該要傷心,加上以前旅行都係同佢一齊去,如果我自己走咗去玩,好似丟低佢一個人咁。」
之後的半年時間,她都自困家中的回憶堡壘。最終妹妹看不過眼,硬要她與自己一家坐帆船旅行。經過三次轉機,她飛到法屬玻利尼西亞(即大溪地所屬的群島)。「好靚,啲水真透明嘅。但我當時嘅心態,係零。見到幾靚嘅嘢,都冇乜感覺。」她形容以前的自己,鍾意玩又「嗶哩吧啦」,但那時身處仙境,卻五個月冇落過水,途上連相都冇影過。她容易暈船浪,妹妹怕她支持不住,特地安排兩、三日航程的短途小島行。結果由庫克群島、薩摩亞去到湯加,一上船就是五個月。有兩個五、六歲的姪女同行,她自覺不能再愁眉苦臉,開始重新投入生活。
她試過在庫克群島上,代課教當地人中文。在船上充當姨甥女的教師,並為自學的她們籌辦畢業禮。人活在當下,就可以轉移視線,暫忘憂傷。「如果我繼續留喺屋企,嗰張床一齊瞓過嘅、張枱一齊食過飯,每一個場景都會聯想起一啲嘢,咁實喊爆啦!旅行就係畀你一個同現實唔一樣嘅空間,去脫離一吓。最好去接近大自然的地方,少啲電波滋擾,個人自然會平靜下來。」

雪地化身天使送亡夫 

隨着旅行時間越久,她開始「膽生毛」,更「跳船」獨自上路。在接下來的兩年多,她走遍南半球,由澳洲、南美到南極。這些旅程,竟都是即興。
「喺太平洋時遇到一對夫婦,佢同我講,去過南極後,覺得“I can die now”。嗰刻我覺得『我又何嘗唔係!。」失去過,方知生命無常,計劃再多,也可頓變泡影。「點解我老公可以突然走咗?咁plan咁多嘢來做乜?」
去南極,最記得的不只是景,而是人。參加者須於新西蘭集合,當時她的同房,竟也是一位喪偶的女士。「佢同我好似,短頭髮身形又差唔多,老公一樣癌症走。」喪偶的人,常處於想被理解,卻不認為別人能理解的狀態。終於遇上同路人,二人打開心扉將情感宣洩。到了南極的雪地上,那位女士請她幫忙拍照,説要做一個snow angel。「我本身唔知係乜,原來要喺雪地上,郁手郁腳,起身之後就會好似天使嘅形狀。佢話要送畀天上嘅老公。」聽完後她很感動,也想做化身angel送給老公,「喪偶嘅人,會覺得老公其實成日陪住我,好似天使一樣。」她將旅途上的經歷化為文字,出版了《師奶勇闖太平洋》一書,將它獻給丈夫,只因覺得他與她同行。
失去過後,不滯於物。面對過死亡,張惠儀學懂「斷捨離」。當日旅行的相片,對她而言已是身外物沒留下。惟獨是談起亡夫,她的思念不減。也許就如林書宇所說,悲傷是道不可磨滅的疤痕。你只可消化它、適應它,成為你生命中一部份。就如走過的路,領悟到的事,永存心中。

記者:甄俊宇
攝影:黃子偉
編輯:謝慧珊
美術:孔文彬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提供:白紙工作室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