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0月15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台灣貓村】村貓淪為招財工具 猴硐不再是貓天堂

【台灣貓村】
近年不少地方被塑造成動物天堂,表面是流浪動物的歸宿,糖衣背後,卻有不少鮮為人知的問題。最為港人所熟悉的台灣猴硐貓村,就是其中一例。2013年時被CNN選為全球六大賞貓景點,這依山而建的小村莊背後,又是否真的美好如我們心中所想?2014年,有台灣網民呼籲遊客不要再前往猴硐,指貓村的貓已淪為商人招財工具,惹起爭議。四年後今天的貓村,又變成怎樣了?

相關新聞:【台灣貓村】台婦24小時候命 十年拯救1500狗

早上十時,我們跟隨貓村手信店「貓掌屋」的老闆許智勇和吳承洋,從猴硐車站作起點,沿路餵食流浪貓。來自台北的兩位貓奴,曾在猴硐當義工多年,五年前更專程來到貓村開店賣自家設計的貓產品,並照顧這一帶的流浪貓。每早開店前,二人都會先去餵食平日食無定時的貓咪,「每天大概餵兩次,上班和下班一次,從煤礦園區這邊開始,到我們店面那邊,每次大約餵到二至三十隻。以前貓村較沒有人管理,現在每隻貓也有編號,較能控制貓的數量和知道牠們的狀況。」穿着「貓奴」T恤的許老闆熟練地把袋中罐頭食物用湯匙舀出來,還有每早在街市新鮮買的丁香魚乾,讓嘴饞的貓貓能享受一下美食。
猴硐曾是台灣最大煤礦場,十年前,光復里一帶只有二至三十隻流浪貓,2010年被觀光局規劃成「貓村」後,迅速增至百多隻,如今已超過200多隻。大頭、流鼻涕、黑鼻、麒麟尾,都是猴硐有名的「明星貓」。在猴硐車站一下車,貓未看見,已見到四周放了不少卡通明星貓像、商店販賣有牠們樣子的明信片,也有不少可愛的貓步道、小屋等設施,讓人感覺這確是貓咪天堂。

遊客越多 棄貓問題越嚴重

然而貓村越多人來,棄貓問題越嚴重,吳老闆邊餵貓邊沿路指出大大細細剛被棄養的貓,「這裏常被傳媒渲染成是貓的天堂,令大家都以為這裏的貓有人餵養,照顧得很好,然後都把家裏生病的貓、老貓棄置到這邊。家貓到野外是無法生存的,而且會被在地的貓攻擊,如果牠膽小,就會躲着不出來吃東西,最後會餓死或生病死,其實這裏真的不是貓天堂。」
在一處常有貓咪出沒的草地上先餵一轉,再走到已荒廢的煤礦區,有隻瘦弱骯髒的黃貓在眼前經過,「這隻是剛被新丟來的母貓,牠已經在這邊生了三隻小貓。」吳老闆指指被圍封起來、裏頭全是廢棄木材的的煤礦區,木材後躲了兩隻小貓,只看見牠們露出小小的貓耳,「我們現在要等母貓餵完奶,然後才能帶母貓去結紮。」來猴硐棄貓的一般是坐火車或開車來這邊的台灣人,專選擇一些沒有監視器的地方放下貓咪,「晚上或清晨未有遊客時就在這邊棄貓,這邊比較戶外,是棄貓勝地。」
直接影響貓咪生活的,是每天蜂擁而來的遊客。吳老闆指流浪貓生命只有七至八歲,不像家貓能活到十幾歲,人人看到貓咪就想摸想把牠們吵醒,令牠們每天睡眠時間不足,為避遊客而跑到火車軌被撞死的貓也不少。小朋友會跑去嚇貓追貓;大人會在猴硐食店中買七彩貓糧,或紅肉罐頭等不健康飼料餵貓,最常見是亂把糧食撒在地上,貓沒吃也不清理好,令環境髒亂,細菌滋生。「罐頭有分紅肉和白肉,白肉魚是取魚身上較好的部位,比較少調味料,對貓身體較好;紅肉則是魚腹較髒的部位,味道偏鹹,對貓心臟負荷較大,長期食容易心臟衰竭。」吳老闆建議遊客毋須餵貓,因為每天也有固定店家和住戶餵食,「遊客繼續餵食,只會讓貓吃太多,飽至吐出來,地方弄得更髒亂。這裏住戶其實分成喜歡貓跟不喜歡貓兩派,不喜歡貓的,一半人以上是因為遊客的行為,所以才討厭貓的。」
有遊客不懂愛貓,亦有遊客因太愛貓而選擇留下來,幫貓村流浪貓醫病和尋家。沿樓梯走至貓村山腰,猴硐 Empress Gallery(Catwalk 219)就隱沒在一街餐廳和手信店之間。小店可愛溫馨,一邊是木餐桌,一邊放了跟貓有關的商品,牆上有老闆娘畫的貓油畫,還有圓仔、小蝦蝦、胖胖、QQ和Oreo五隻貓咪駐場。

相關新聞:【台灣貓村】「中途餐廳」幫浪浪尋家

有心人租咖啡店 照顧病貓

老闆娘Mei五年前仍是遊客,當時不愛貓的她只為到此一遊打個卡,來到同址咖啡店遇上了小黃貓Oreo,「Oreo仰頭想睡覺,我想跟牠自拍,結果牠摸了我臉,玩我頭髮,那一刻我融化了,走了愛貓的不歸路。」當時Mei家中不能養貓,所以一放假就跑到貓村來陪Oreo,一直到今年4月,她索性接了上一手老闆的棒,把店租下來自己當老闆娘去照顧貓。
咖啡店的貓都是貓村的流浪貓,分別被遊客和老闆娘救回來,Mei給我逐一介紹,「QQ有先天心臟病,呼氣很用力;圓仔妹妹四年前回來時耳朵被燒,被虐待棄養在村裏,牠是下大雨的夜晚被棄養,感冒了一個多月,後來把牠留在店裏照顧,現在耳朵有個缺洞,但過得很好。」店中的貓以前皆以用半放養方式讓牠自由進出,但有一天Oreo回來後嚴重發高燒,上肚下瀉,Mei差點以為是貓瘟傳染病,嚇得要死,為了保護店貓,不再被人亂餵食,Mei的店是唯一一家會鎖門的,客人必須敲門示意才能進店。Mei現在同樣住台北,每天坐火車來回三小時市中心和猴硐,為了貓咪,她跟很多有心人一樣義無反顧,「沒有牠們我不會來這裏,牠們是我留在這村的動力。」也許猴硐從來不是貓天堂,卻凝聚了一班有心人,為流浪貓建構真正的天堂。

聽障港女留學生 出錢出力捉貓結紮

「我覺得我幫了貓,貓也有幫我。」眼前說話輕柔的香港女孩Kiki,是我在做貓村故事聯絡到的第一人。經她幫忙聯繫才得以認識幾位村中幫助流浪貓的有心人。Kiki天生患有聽障,聽力只有常人的六成,如斯熱忱地幫貓,只因她認為貓也幫過她。「以前因為我耳仔有問題,來台灣後返學沒朋友,有些同學對我沒耐性,因為跟我說話要重複兩、三次,但我認識的貓友卻知道我狀況。我覺得跟他們一起幫貓很有意義。」從小喜歡貓的Kiki八年前來台灣讀書,因為一次去貓村經歷,令她踏上救貓之路,「我在網上看到有貓村,在香港沒有這種友善地方,覺得很期待,卻發現那裏很多貓也是生病的,之後常去餵貓,帶牠們看醫生,開始走了這條不歸路。」
Kiki一周去猴硐兩、三次,尤其在潮濕多雨的冬天,特別常來幫助濕了身就易感冒的貓咪,當時貓太多,無法全部帶去看醫生,就買了保健品離胺酸加進飼料中餵貓吃,再把受傷或未結紮的貓帶走,其後她跟友人一起成立猴硐貓咪獨立志工社,多年來救了400多隻猴硐貓。幾個月前,Kiki跟貓友Miss Wu把補習班課室闢出來,成立中途宿舍 「Lunacat」,Kiki拿出自己兼職工作大部份薪水,用於流浪貓的醫療及生活費,「我們要幫貓做結紮,捉了貓會先放這裏,把牠們照顧好後再送養出去。」
「我在網上看到有人貼相,就會在地圖標記地點,一放假就踩單車周圍去搵貓、捉貓去結紮。」救過無數猴硐貓,Kiki開始轉移陣地到更偏遠的馬崗漁港、南雅漁港等北海岸較偏遠地方救貓,拍檔Miss Wu直指Kiki對救貓的狂熱就如瘋子,只要那裏有貓就去救了。「我打算讀完書也繼續留台,因為實在放棄不了這裏的貓。見到貓有好的家室,有人錫,就心滿意足。」

貓掌屋 新北市瑞芳區猴硐柴寮路253號
猴硐 Empress Gallery(Catwalk 219)新北市瑞芳區猴硐柴寮路219號

Travel Memo
簽證:港澳出生人士可於網上免費申請單次入台證,在台灣停留不超過30天。
匯率:1港元約兌3.9台幣
鳴謝:中華航空

記者:王秋婷
攝影:伍慶泉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