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11月11日

【楊崢心導遊】在東京看亞洲三面鏡

由國際交流基金與東京國際電影節合作監製的電影項目《亞洲三面鏡2018:Journey》,左五為長谷川博己。©2018 TIFF

【楊崢心導遊】
剛剛過去的第31屆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映了181部多元文化的新舊電影。在眾多世界首映的一輪猛片中,較特別的為由國際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與東京國際電影節(TIFF)合作監製的電影項目《亞洲三面鏡2018:Journey》。

這次已是相關單位第二次合作,旨在發掘亞洲更多新生代電影人才,給予機會與資源去拍攝有創意的作品。《亞洲三面鏡2018:Journey》三個獨立單元〈海〉、〈碧朱〉、〈Variable No.3〉(第三之變數)」,分別由來自中國、日本和印尼的導演負責拍攝。說得一口流利英語、〈海〉的導演德格娜(Degena Yun)來自內蒙古,畢業於英國倫敦大學和北京電影學院。整部短篇電影以一對在路上的母親與女兒密集式的對白,反映了當今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冷漠,經濟急速發展下價值觀的扭曲和對何去何從的無奈感。Degena刻意挑選了在中國境內最接近日本的山東海岸來作為主場景,希望可以與主題前後呼應。

第二部份的〈碧朱〉由深受矚目的新晉日本導演松永大司擔大旗,高大帥氣的主角長谷川博己飾演在緬甸工作的日本鐵道商人。在新舊社會發展的交替中,反思全球化帶來的轉變是好是壞……其中一幕講到因為經常停電,所以當地人已經對漆黑一片習以為常,導演想到透過年輕女主角Su Su表達:「每一次停電時,我們會假裝是某人生日,拿蠟燭來唱生日歌;所以我現在應該已經過百歲了!哈哈。」這簡單的苦中作樂片段,帶出強烈的正面訊息。松永大司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在音響、視覺效果方面,希望可以將緬甸當地獨有的鮮艷色彩,透過鏡頭顯現出來。

三地導演拍三個單元 前後呼應

最後一個章節〈Variable No.3〉是三部短篇作品中最奇幻激情的。來自印尼的導演Edwin在當地甚具名氣,早於2008年出道,2009年在鹿特丹國際電影節獲得國際影評人協會獎。Edwin透過一對相處有問題的夫妻往日本尋找高人化解危機的過程,帶出生活在大都會城市中的寂寞與孤寂。男主角Nicholas Saputra是整部電影內唯一穿梭於三個部份的演員,起了串聯的作用。Nicholas笑着表示:「對啊,我可以說是整部電影最幸運的演員。有機會往中國和緬甸加上本身會在日本東京取景,見識不同的地方文化。」女主角Agni Pratistha入行多年,向我表示還是首次拍攝性愛場面,坦言在首映禮大銀幕上首次看到自己的大膽演出,也不禁臉紅耳赤。

放映後翌日,大會找來三位導演舉行座談會,席間Degena透露戲內那個只懂賺錢、整天囉囉嗦嗦的母親角色有自己母親的影子;雖然並不是一個討好角色,但在戲內可見作為現代社會母親的無奈。由於她最先完成拍攝,故提議選用《Journey》作為整部電影的名稱,想不到也與其他兩節的獨立故事內容相輔相成。Edwin:「戲中兩位主角因為無法面對過去,所以很難展望將來,正正就是現在印尼人面對的境況。」他認為即使過去的歷史有多痛苦,希望大家可以放下內心的成見團結一致,這樣國家才能夠向前邁進。其實這何嘗不是現今世界各地所面臨的問題呢?

在TIFF期間另一部舉辦世界首映紅地毯活動的電影《人魚沉睡的家》,是由資深導演堤幸彥改編日本著名作家東野圭吾入行30年的精采紀念作品。今年有三部作品面世的篠原涼子夥拍小生西島秀俊演技大爆發,二人在戲內面對年幼女兒因遇溺不幸腦幹死亡,決定依靠科技祈求有神蹟出現。在過程當中逐一剖析如何面對社會各界的奇異目光,自己的良知和對女兒不捨的矛盾……片中探討究竟人類在利用科技去扭轉大自然定律的時候,如何適可而止的道德問題。《人魚沉睡的家》很有啟發性,小男孩、小女孩也演得入木三分,是一齣久久無法忘懷的電影作品。不禁讓人反覆思量現在科學家所從事的科研,究竟是否真的對人類有建設性的正面發展,如何平衡科技與道德是恒久以來最值得我們深思的課題。

撰文:楊崢

寧可不化妝,不可不吃早餐;愛時裝愛遊歷、更愛美食的模特兒、節目主持人、專欄作家。

IG:Vanessa Tsang Yeung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