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08日

【浪迹遊蹤】土耳其游牧遺民 女人撐起成頭家

【浪迹遊蹤】
土耳其有超過三萬條村落,當中一條被公認為保留最多傳統特色的,是Ikistas。500多年前他們的祖先到來,愛上了這裏山脈連綿的景色,自此放棄游牧生活,在此落地生根。直到今日,游牧民族後代仍然保留傳統特色,身穿傳統的服裝,頭戴漂亮的鮮花。不過,村民跟我說,這裏最大的特色,是女人擔起一頭家,男人卻終日偷懶成性。

相關新聞:【浪迹遊蹤】傳統手藝 擋煞藍眼睛

我們從土耳其西南部城市米拉斯(Milas)開車約四十五分鐘,穿過橄欖樹的山路,來到貝什帕爾馬克山脈(Besparmak Mountains)中的Ikistas。村裏面有眾多的傳統石屋,聽說是當地人娶新娘時候起的,冬暖夏涼。我們駛過幾間石屋,有一個女人頭帶鮮花,穿着鮮紅色的裙子,在遠處的天台向我們揮手,非常耀眼,她就是Sadiye。

女人如屋樁「基礎不穩家會散」

當地的婦女靠種植橄欖為生,又會在家裏種植香草等到市集賣。六十多歲的Sadiye,出生至今一直留在村裏,跟其他村中婦女一樣,負責大部份的種植和收割工作。男人在哪裏?幹甚麼?男人平日就坐在村口的咖啡店喝咖啡,無需工作。為甚麼男女如此分工?Sadiye隱晦地笑說:「女人就像一間屋的樁,基礎不穩,家就會散。」

這裏是以女人為中心的傳統部落,她們自古以來已撐起半邊天。即使如此,不代表她們沒有不滿。

「我當然生氣!但我們又可以怎樣呢?」Sadiye家裏環境不算富裕,兩個女兒早已搬到首都安卡拉居住。一家的生活費就靠Sadiye一星期五日到市集賣農作物。訪問期間,Sadiye確實幾乎做到冇停手,晚上準備晚餐,然後又要收割農作物到市場賣,差不多凌晨三點才睡覺。第二天早上七點已不見她影蹤,原來她凌晨五點已出門,坐兩小時車到市集賣東西。只睡得兩小時,她笑說:「雖然很辛苦,但每次回到村落,呼吸到這裏清新的空氣,我就覺得值得了。」

事實上,原本Sadiye的老公也有間中幫忙載Sadiye出市集,但約十年前,她和丈夫遇上嚴重交通意外,老公自此行動不便,家裏重擔就落在Sadiye身上。「意外後,我的腳也斷了。但第二天,我又繼續出去工作養家。作為一個女人,我必須站起來,為其他女人做一個榜樣,如果我倒下來,一切就會完了。」她自有一套快樂的哲學,「你必須先經歷挫折,很多很多的挫折,當你爬起來的時候,你就會看到快樂。」說罷,她又吸了一口山上的空氣,大笑着。Sadiye的笑聲響遍整個山頭。

Sadiye的快樂哲學還體現在她的打扮上。即使多忙碌,她每天都會跑到後院採摘花朵,戴到頭上,配以一襲鮮艷的裙子。戴花也講究技巧,Sadiye示範,首先要戴上一頂結婚時丈夫送上釘有三十三枚黃金的帽子,再放上羅勒、菊花、小野菊,讓自己整天都香噴噴,「戴上花朵之後,我也充滿自信,你看看吧!」說罷,她跟我大力飛吻,原來這一吻,在村子裏象徵漂亮。

穿上傳統服裝「這才是我」

女人都是愛漂亮的。Sadiye越講越興奮,拿出由祖母留存下來的傳家之寶「三件頭」裙子。第一層是蠶絲長袖襯衫,用植物人手染製;第二層是真絲禮服,手袖繡有珠子,保護人免受邪惡的侵害;之後在腰間繫上羊毛帶,再加上一條工作用的布巾,讓衣服不會弄污,「三件頭」就大功告成。

Sadiye告訴我,這件衣服是非賣品,村子裏都沒有婦女會做了,加上都是真絲,估值超過七千美元。她說,有時出門探望子女,都會穿上傳統服裝和戴上花朵,「我不是沒有穿過牛仔褲、襯衫,但只有穿上傳統服裝,我才覺得我是我。」

「我去過很多地方旅行, 但我發現我最喜歡的地方是這裏。我很希望有一日這條村子可以發展旅遊,我們的下一代可以留在這裏打工。」

這個村莊現時的居民,都是約四十至六十歲的女人和她們的丈夫,新一代要賺錢,紛紛離村打工。Sadiye愛村如命,但她還是希望女孩子的命運,不該像她那樣,「我跟我的女兒說,年輕的女孩該多去旅行,多看一點。世界不該只得我們村落,只有你越看得多,事情才會改變。」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
機票:土耳其航空直航伊斯坦堡,來回連稅票價4,378港元起;可轉內陸機或坐車到博德魯姆(Milas-Bodrum)及伊茲密爾(Izmir)
匯率:1土耳其里拉約兌1.38港元
鳴謝:土耳其航空

記者:袁志敏
攝影:簡加希、袁志敏

精挑細味 籽想好食,即like「籽想好食」FB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