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命 運 在 我 手 梁 劉 柔 芬

梁 劉 柔 芬 是 不 折 不 扣 的 工 作 狂 , 星 期 六 日 , 她 也 喜 歡 躲 在 九 龍 灣 工 廠 大 廈 的 辦 公 室 裡 看 文 件 和 避 靜 。 「 凡 人 梗 係 煩 啦 ! 當 你 能 夠 掌 控 自 如 , 就 可 以 享 受 到 , 做 人 其 實 好 好 玩 。 」
最後更新: 0804 16:04 / 建立時間 (HKT): 0411 00:00

做 了 廿 多 年 紡 織 製 衣 的 梁 劉 柔 芬 , 是 五 間 公 司 的 董 事 , 身 家 豐 厚 得 以 億 計 , 甚 至 有 報 紙 選 她 為 全 港 第 四 有 錢 的 女 人 , 她 卻 覺 得 沒 什 麼 大 不 了 。
她 的 銜 頭 , 排 山 倒 海 。 她 是 立 法 會 議 員 , 代 表 紡 織 製 衣 界 ; 身 兼 四 十 四 項 公 職 , 醫 管 局 、 婦 女 事 務 委 員 會 、 紡 織 業 諮 詢 委 員 會 、 潮 州 商 會 、 太 平 紳 士 … … 最 近 , 她 又 給 自 己 一 個 任 務 — — 幫 人 教 仔 。
她 眼 中 的 香 港 年 青 人 好 迷 失 , 無 遠 見 、 經 不 起 挑 戰 , 幾 乎 一 無 是 處 。
問 她 何 以 見 得 , 她 直 截 了 當 的 反 問 記 者 和 攝 影 師 : 「 咁 你 有 無 諗 過 , 十 年 後 會 點 ? 會 做 到 乜 嘢 位 ? 」 記 者 還 未 開 口 答 , 她 又 乘 勢 追 擊 , 「 唔 得 㗎 , 做 人 要 有 大 計 ! 」
五 十 七 歲 的 她 自 豪 地 說 , 有 今 天 的 成 就 , 全 靠 年 輕 時 有 計 劃 , 目 標 夠 遠 大 。
「 我 係 過 來 人 。 依 家 , 我 年 過 半 百 , 覺 得 自 己 條 路 行 得 好 啱 , 所 以 想 提 點 吓 年 青 人 。 」

世 界 變 得 好 快 , 你 地 究 竟 係 咪 準 備 好 迎 接 挑 戰 ? … … 你 睇 , 財 政 司 都 要 北 上 搵 女 朋 友 , 你 哋 有 乜 同 人 爭 ? 」
復 活 節 前 夕 的 星 期 三 傍 晚 , 梁 劉 柔 芬 在 屯 門 嶺 南 大 學 主 持 學 生 工 作 坊 , 一 說 便 是 三 個 半 小 時 。 面 對 學 生 的 她 , 語 調 溫 柔 , 但 咄 咄 逼 人 。
「 早 排 國 內 企 業 來 港 招 攬 人 材 , 都 請 唔 落 手 , 點 解 ? 」 她 又 引 經 據 典 說 , 「 九 七 年 , 美 國 政 府 智 囊 團 的 研 究 報 告 話 , 新 一 代 年 青 人 起 碼 要 做 四 個 不 同 工 種 , 要 能 屈 能 伸 。 」
「 好 多 年 輕 人 覺 得 自 己 係 值 一 萬 蚊 個 月 , 人 哋 俾 唔 到 , 就 唔 做 。 有 啲 畢 業 生 見 工 時 , 同 僱 主 講 要 學 嘢 , 唉 , 咁 你 俾 學 費 先 喇 ! 應 該 話 你 好 想 融 入 間 公 司 嘛 ! 」
她 認 為 時 下 年 輕 人 不 夠 靈 活 , 自 視 過 高 , 當 務 之 急 是 反 省 。 批 評 容 易 , 實 際 上 怎 麼 做 ?
她 自 創 了 一 套 鍛 鍊 方 法 , 教 學 生 自 我 改 進 。
「 你 哋 試 吓 每 日 抽 十 五 分 鐘 , 對 住 塊 鏡 , 望 吓 自 己 對 眼 轉 得 夠 唔 夠 快 , 還 是 目 光 呆 滯 ? 然 後 , 諗 吓 你 鍾 意 同 唔 鍾 意 嘅 人 , 佢 哋 有 乜 特 質 , 自 我 檢 討 吓 , 可 以 點 樣 改 進 ? 」
年 青 人 一 臉 疑 惑 , 她 像 媽 媽 哄 小 孩 : 「 試 吓 啦 ! 半 年 後 , 你 會 發 覺 自 己 腦 筋 轉 得 比 人 快 , 做 人 處 事 都 好 掂 。 」
像 這 樣 的 工 作 坊 , 她 辦 過 廿 多 次 。 她 說 大 學 生 快 要 投 身 社 會 , 問 題 最 迫 切 。
早 已 輟 學 的 年 青 人 呢 ?
「 喺 街 度 蒲 緊 嘅 , 我 一 樣 想 幫 , 我 遲 啲 會 諗 吓 辦 法 同 佢 哋 溝 通 。 」
為 人 父 母 的 , 一 樣 要 醒 覺 。
「 父 母 應 該 留 意 周 圍 環 境 變 化 , 幫 仔 女 去 迎 接 挑 戰 , 唔 係 生 嚿 嘢 出 嚟 , 等 佢 入 社 會 大 染 缸 就 得 。 」
她 不 放 過 每 個 感 動 年 青 人 的 機 會 。
她 去 髮 型 屋 電 髮 , 跟 洗 頭 的 後 生 仔 傾 前 途 。 年 青 人 見 她 循 循 善 誘 , 第 二 次 見 她 , 主 動 向 她 請 教 : 「 我 想 問 吓 , 點 樣 令 升 中 一 嘅 細 妹 俾 心 機 讀 書 , 唔 好 好 似 我 咁 ? 」
記 者 訪 問 梁 劉 柔 芬 當 天 , 她 剛 巧 去 過 電 髮 。 她 喜 孜 孜 的 告 訴 記 者 , 事 情 又 有 進 展 : 那 個 洗 頭 的 後 生 仔 希 望 妹 妹 與 她 見 面 。
「 唔 理 佢 係 跨 國 公 司 總 裁 又 好 , 草 根 階 層 又 好 , 總 之 感 動 到 人 , 感 覺 好 正 ! 」

世 上 無 難 事

大 學 唸 數 學 和 電 腦 的 她 知 道 , 統 計 學 上 , 平 庸 之 輩 是 大 多 數 ( norm ) , 她 卻 最 反 感 年 青 人 做 norm 。 她 鼓 勵 大 家 做 尖 子 , 獨 當 一 面 , 像 她 一 樣 不 甘 平 凡 。
五 三 年 , 九 歲 的 梁 劉 柔 芬 由 汕 頭 移 居 澳 門 。 牛 高 馬 大 的 她 , 跟 三 歲 的 小 朋 友 一 起 讀 幼 稚 園 , 牙 牙 學 語 學 廣 東 話 。
「 我 從 來 唔 會 自 怨 自 艾 , 當 你 乜 都 無 嘅 時 候 , 唯 有 信 自 己 。 」
自 信 , 助 她 在 學 業 上 三 級 跳 。 唸 完 幼 稚 園 , 她 直 升 小 學 三 年 級 , 然 後 跳 至 五 年 班 , 六 年 班 後 便 讀 中 二 。 自 小 她 就 深 信 「 世 上 無 難 事 」 。
大 躍 進 期 間 , 她 的 祖 父 被 共 產 黨 指 為 地 主 , 一 家 人 捱 了 很 多 苦 , 她 堅 強 的 性 格 , 也 是 這 樣 磨 練 出 來 的 。
她 中 學 畢 業 後 , 到 美 國 伊 利 諾 大 學 留 學 。 父 親 給 她 的 學 費 , 只 夠 半 個 學 期 。 她 一 邊 讀 書 , 一 邊 打 工 賺 錢 , 爸 爸 給 她 的 零 用 , 她 悉 數 寄 還 香 港 。
躊 躇 滿 志 的 她 , 當 初 志 願 是 讀 翻 譯 , 將 來 到 聯 合 國 做 翻 譯 員 。 有 一 次 , 她 偶 然 在 校 園 聽 了 一 個 物 理 學 講 座 , 台 上 七 十 幾 歲 的 老 學 者 , 談 得 眉 飛 色 舞 , 梁 劉 柔 芬 於 是 立 志 「 我 要 做 佢 哋 。 」
為 了 實 踐 這 個 「 遠 大 目 標 」 , 中 學 唸 文 科 的 她 冒 昧 地 選 修 數 學 , 微 積 分 , 她 一 竅 不 通 , 測 驗 次 次 吃 蛋 。
她 不 認 輸 , 把 自 己 關 在 房 裡 , 把 每 題 數 起 碼 做 三 次 , 做 到 為 止 。 為 了 專 心 讀 書 , 她 把 頭 髮 剪 短 , 天 天 穿 白 恤 衫 黑 褲 , 免 招 男 生 騷 擾 。
結 果 , 數 學 科 考 試 , 她 拿 B- 。 後 來 取 得 足 夠 學 分 選 修 電 腦 。

遠 見 最 重 要

離 開 校 園 , 她 照 樣 拼 搏 。
她 在 大 學 遇 上 丈 夫 梁 孔 德 , 兩 人 六 九 年 畢 業 後 在 美 國 結 婚 , 生 下 女 兒 。 女 兒 幾 個 月 大 時 , 丈 夫 繼 續 唸 碩 士 , 梁 劉 柔 芬 則 在 當 地 做 電 腦 顧 問 工 作 , 女 兒 寄 放 在 託 兒 所 , 往 往 下 班 時 託 兒 所 已 關 門 , 女 兒 被 放 在 門 口 , 路 邊 還 有 雪 。
其 後 她 回 港 發 展 , 當 時 父 親 劉 謙 齋 開 設 的 染 紗 廠 已 甚 具 規 模 。 七 五 年 她 與 丈 夫 和 弟 弟 開 製 衣 廠 , 大 展 拳 腳 。
她 的 公 司 憑 着 出 口 牛 仔 褲 , 繼 而 在 美 國 建 立 Unionbay 、 Sergio Valente 和 Reunion 等 品 牌 , 生 意 額 每 年 逾 三 億 美 元 , 在 紡 織 界 奠 下 江 湖 地 位 。 「 褲 王 」 楊 釗 , 也 是 做 她 的 單 起 家 的 。
她 說 成 功 秘 訣 , 是 洞 悉 先 機 , 在 問 題 出 現 前 作 好 準 備 。 所 以 金 融 風 暴 和 九 一 一 事 件 , 她 都 處 之 泰 然 。
她 口 中 唯 一 的 難 關 , 是 九 ○ 年 , 美 國 的 生 意 夥 伴 令 公 司 出 現 財 政 困 難 , 她 和 丈 夫 要 將 資 產 抵 押 , 才 渡 過 難 關 。 詳 情 , 她 無 可 奉 告 , 「 無 用 㗎 , 講 出 來 , 佢 哋 ( 讀 者 ) 無 經 歷 過 , 淨 係 識 得 伸 手 板 , 唔 會 學 到 嘢 。 」
她 又 煞 有 介 事 的 提 醒 記 者 : 「 唔 好 話 係 困 難 , 應 該 是 挑 戰 。 」
善 於 掌 握 局 面 的 她 認 為 , 「 困 難 」 和 「 挫 折 」 這 些 詞 彙 , 一 概 不 得 與 她 扯 上 關 連 。

工 作 當 消 遣

記 者 訪 問 她 的 兩 天 , 她 沒 有 吃 過 一 頓 正 餐 。 下 午 見 她 , 她 喝 碗 湯 , 便 算 是 午 餐 。 晚 上 見 她 , 她 一 邊 接 受 訪 問 , 一 邊 吃 蛋 治 , 便 是 晚 餐 。
「 食 少 啲 , 唔 使 食 大 個 胃 。 」 原 來 她 要 鍛 鍊 腸 胃 , 配 合 她 的 忙 碌 。
這 條 拉 緊 的 橡 筋 , 沒 有 鬆 弛 的 一 刻 。 問 她 有 何 消 遣 調 劑 , 答 案 是 : 「 工 作 」 。
「 能 夠 咁 鍾 意 工 作 , 好 正 㗎 ! 」 她 說 時 一 臉 陶 醉 。 星 期 六 日 , 她 也 經 常 回 辦 公 室 , 一 是 工 作 , 一 是 避 靜 。 丈 夫 有 投 訴 嗎 ? 她 淡 淡 的 說 : 「 無 嘢 喎 , 佢 有 佢 嘅 嘢 忙 。 」
她 的 丈 夫 梁 孔 德 也 活 躍 於 香 港 製 衣 廠 同 業 公 會 和 南 華 會 。
她 從 小 手 袋 掏 出 電 子 手 帳 , 展 示 一 星 期 七 天 都 填 滿 的 時 間 表 , 還 說 要 是 有 空 檔 , 她 就 渾 身 不 自 在 。
除 了 做 立 法 會 議 員 , 她 滿 身 公 職 。
好 端 端 一 個 女 企 業 家 何 解 放 下 生 意 , 投 身 社 會 服 務 ?
「 又 係 挑 戰 囉 ! 」 她 雀 躍 的 說 。
八 十 年 代 初 , 她 開 始 接 觸 慈 善 工 作 。 最 初 是 捐 錢 , 後 來 朋 友 游 說 她 加 入 瑪 利 諾 醫 藥 福 利 會 , 為 醫 院 籌 錢 。 八 二 年 她 當 上 仁 濟 醫 院 主 席 一 職 , 往 後 , 其 他 公 職 便 陸 續 有 來 。
如 今 她 身 兼 四 十 四 項 公 職 , 單 是 開 會 已 夠 忙 , 她 卻 認 為 比 做 老 闆 更 富 挑 戰 性 。 「 做 公 職 , 大 家 都 咁 高 咁 大 , 要 把 事 情 做 好 , 就 要 動 之 以 情 , 說 之 以 理 。 」
九 八 年 , 她 擔 任 人 體 器 官 移 植 委 員 會 主 席 , 條 例 規 定 活 人 或 非 親 屬 捐 肝 , 必 須 得 委 員 會 同 意 。 當 年 有 病 人 因 肝 移 植 的 申 請 被 委 員 會 否 決 而 身 亡 , 梁 劉 柔 芬 為 千 夫 所 指 。 記 者 提 起 這 樁 往 事 , 她 連 聲 說 : 「 受 害 者 ! 受 害 者 ! 」
「 只 怪 我 唔 識 得 做 戲 , 走 出 嚟 喊 苦 喊 忽 。 」
輿 論 說 她 冷 酷 無 情 , 她 卻 埋 怨 「 香 港 人 諗 嘢 好 單 層 次 」 , 不 明 白 條 例 旨 在 阻 止 器 官 販 賣 , 而 並 非 救 人 。 她 當 時 是 受 條 例 所 限 。

捱 窮 磨 意 志

不 施 脂 粉 的 梁 劉 柔 芬 , 身 上 總 是 披 着 黑 、 白 、 灰 這 些 深 沉 色 調 , 她 的 打 扮 之 道 是 「 低 調 」 。
《 蘋 果 日 報 》 曾 評 她 為 香 港 最 有 錢 女 人 的 第 四 位 , 身 家 估 計 逾 十 億 。 向 她 求 證 , 她 沒 有 想 像 中 的 反 感 , 還 笑 說 : 「 呢 啲 嘢 你 唔 好 信 。 錢 , 我 唔 係 無 , 不 過 人 生 只 追 求 財 富 , 只 會 做 錢 的 奴 隸 。 」
她 又 直 認 , 九 九 年 購 入 淺 水 灣 道 十 六 號 的 七 千 平 方 呎 洋 房 , 上 手 業 主 是 劉 鑾 雄 , 傳 聞 成 交 價 一 億 六 千 萬 元 。 她 說 買 屋 是 準 備 女 兒 和 兒 子 由 美 國 回 港 後 同 住 , 但 太 忙 , 一 直 未 入 伙 。
扮 靚 、 打 麻 雀 這 些 闊 太 嗜 好 , 她 嗤 之 以 鼻 。 訪 問 當 天 , 她 身 穿 深 藍 色 的 卡 通 狗 衞 衣 , 樸 素 得 可 以 。 「 我 啲 衫 都 著 咗 四 五 年 , 最 緊 要 裁 剪 好 ! 」
錢 , 留 給 兒 女 吧 ?
她 說 : 「 我 早 就 成 立 了 一 個 慈 善 基 金 , 說 不 定 , 我 遲 些 會 將 錢 都 放 進 去 。 」
「 我 同 丈 夫 有 共 識 , 隨 時 有 心 理 準 備 , 要 打 回 原 形 , 住 番 係 美 國 留 學 時 滿 屋 老 鼠 、 曱 甴 的 木 屋 。 」
凡 事 都 講 計 劃 的 她 , 生 兒 育 女 也 不 例 外 。 她 的 女 兒 和 兩 個 兒 子 , 每 個 都 相 隔 五 歲 。
兒 女 小 時 候 , 她 和 丈 夫 的 生 意 已 上 軌 道 , 家 住 九 龍 塘 , 出 入 有 司 機 和 傭 人 服 侍 , 經 濟 條 件 不 錯 。 為 怕 仔 女 太 依 賴 , 她 又 下 了 一 番 功 夫 。
「 我 在 家 裡 訂 下 規 矩 , 女 兒 著 過 的 衫 , 只 要 無 穿 無 爛 , 一 概 不 能 丟 , 由 兩 個 弟 弟 輪 住 著 。 買 新 衫 , 也 只 能 到 街 市 檔 口 買 , 加 連 威 老 道 那 類 出 入 口 店 , 已 算 好 高 檔 。 」
她 又 要 求 女 兒 和 兩 個 兒 子 十 四 歲 起 , 自 己 搵 暑 期 工 , 捱 苦 磨 練 意 志 。
「 年 青 人 要 捱 過 , 才 懂 得 孭 起 責 任 , 很 多 東 西 不 是 順 手 拈 來 的 。 」
「 千 祈 唔 好 做 二 世 祖 , 很 多 人 認 為 靠 父 蔭 便 是 二 世 祖 , 我 覺 得 靠 社 會 , 都 係 二 世 祖 。 」

媽 媽 令 我 不 敢 躲 懶

「 媽 媽 是 充 滿 幹 勁 和 十 分 勤 力 的 人 , 她 擇 善 固 執 的 態 度 , 對 我 影 響 很 大 。

「 我 和 兩 個 弟 弟 由 中 四 起 , 媽 媽 便 要 我 們 做 暑 期 工 賺 零 用 錢 。 我 做 過 雜 務 、 售 貨 員 和 文 員 , 從 中 擴 闊 視 野 , 獲 益 良 多 。

「 我 大 學 畢 業 後 創 業 , 又 跟 不 同 行 業 的 年 青 專 業 人 士 成 立 良 朋 會 , 推 廣 義 務 工 作 , 定 期 探 訪 老 人 院 、 免 費 教 中 學 生 和 新 移 民 英 語 ...... 都 是 受 媽 媽 啟 發 。

「 媽 媽 從 事 那 麼 多 公 職 , 服 務 社 會 , 我 當 然 不 會 躲 懶 。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