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好 去 好 來   黃 凱 芹

最後更新: 0804 16:08 / 建立時間 (HKT): 0815 00:00

「 離 開 , 是 想 證 明 , 黃 凱 芹 , 除 了 唱 歌 , 還 可 以 做 其 他 事 情 的 。 」
噢 … …
「 七 年 來 , 我 未 試 過 刻 意 翻 看 自 己 的 Video , 翻 聽 自 己 的 CD 。 一 次 都 沒 有 。 」
哦 … …
「 在 加 拿 大 , 最 多 試 過 擁 有 七 間 大 屋 , 唯 一 一 間 Apartment , 都 至 少 三 千 呎 。 」
嘩 ! ! ! ! ! !
黃 凱 芹 , 七 年 前 突 然 離 開 , 七 年 後 突 然 回 來 。 除 了 未 適 應 香 港 報 章 的 頭 條 , 未 聽 明 香 港 市 民 的 用 語 , 一 切 安 好 。
只 是 在 陌 生 的 世 界 , 自 己 也 心 知 , 落 伍 的 總 是 落 伍 了 。 落 伍 的 程 度 , 大 概 是 連 楊 千 嬅 和 F4 都 未 搞 得 清 楚 。 但 說 他 是 懷 舊 歌 手 , 李 龍 基 嗎 ? 又 好 像 有 點 過 分 。
定 位 , 有 點 困 難 , 就 像 訪 問 中 , 穿 上 了 see-through 恤 衫 , 同 時 又 憂 心 露 點 , 結 果 , 很 不 自 然 地 雙 手 護 胸 一 樣 , 有 點 尷 尬 。

最 後 階 磚

壹 : 為 什 麼 七 年 前 , 會 毅 然 離 開 香 港 , 退 出 樂 壇 ?
黃 : 為 了 不 想 做 衰 自 己 。
當 年 , 我 的 唱 片 是 由 經 理 人 公 司 製 作 , 然 後 再 由 飛 圖 發 行 。
我 改 編 過 大 陸 歌 , 反 應 還 算 不 俗 。 公 司 卻 居 然 打 算 將 我 新 唱 片 的 所 有 歌 曲 , 全 部 由 大 陸 歌 改 編 。 原 因 , 就 只 不 過 是 這 樣 做 , 成 本 最 低 。
我 自 問 一 直 以 來 , 都 是 一 個 創 作 人 的 形 象 , 無 論 市 場 受 落 不 受 落 , 總 算 是 自 己 的 一 塊 容 身 階 磚 。 一 時 之 間 , 要 我 徹 底 放 棄 創 作 路 線 , 等 於 連 最 後 的 階 磚 都 要 搶 走 , 不 要 說 我 接 受 不 到 , 我 相 信 歌 迷 都 會 唾 罵 我 , 鄙 視 我 。
於 是 , 我 主 動 去 和 公 司 理 論 , 得 到 的 答 覆 , 竟 然 是 一 句 「 搵 人 寫 歌 , 好 貴 喎 」 。
一 氣 之 下 , 我 就 衝 口 而 出 , 話 不 如 以 後 都 唔 再 唱 ( 歌 ) 。
之 後 , 我 只 不 過 向 記 者 隨 口 批 評 了 公 司 一 句 , 就 已 經 即 時 收 到 他 們 告 我 誹 謗 的 律 師 信 。
既 然 去 到 這 個 地 步 , 也 沒 有 什 麼 周 旋 餘 地 了 。 碰 巧 , 家 人 又 正 辦 理 移 民 , 情 緒 低 落 , 就 順 理 成 章 離 開 香 港 。
壹 : 沒 有 打 算 跳 槽 , 另 謀 出 路 嗎 ?
黃 : 其 實 開 始 和 公 司 出 現 問 題 時 , 李 進 ( 當 年 的 華 納 高 層 ) 已 經 找 過 我 商 談 合 作 。
不 過 , 還 未 正 式 有 任 何 協 議 , 我 跟 華 納 已 經 分 別 收 到 ( 舊 公 司 發 出 的 ) 律 師 信 , 說 由 於 我 是 單 方 面 中 止 合 約 , 所 以 在 其 後 的 不 知 三 年 還 是 四 年 內 , 都 不 得 改 簽 其 他 唱 片 公 司 。
你 知 道 嗎 ? 他 們 ( 舊 公 司 高 層 ) 根 本 認 為 我 沒 有 其 他 出 路 , 一 定 會 就 範 。
令 我 最 憤 怒 的 , 是 一 句 「 黃 凱 芹 , 你 唔 唱 歌 做 得 乜 吖 ? 」 我 深 信 自 己 不 是 唱 歌 以 外 就 一 無 是 處 的 , 或 者 還 有 少 少 反 叛 吧 , 這 句 說 話 , 更 加 強 化 我 離 開 的 決 心 。

視 線 範 圍

壹 : 沒 有 後 悔 ?
黃 : 外 國 人 有 句 說 話 — — 「 Don't look back. There's no future in the past. 」 終 日 回 頭 望 , 總 不 會 看 得 到 未 來 。
在 加 拿 大 的 日 子 , 我 強 逼 自 己 不 要 停 留 在 舊 日 的 階 段 , 沒 有 翻 看 以 前 的 演 出 , 沒 有 翻 聽 舊 唱 片 , 沒 有 留 心 香 港 還 有 沒 有 人 談 論 我 。 所 謂 的 明 星 心 態 , 對 於 我 來 說 , 已 經 消 失 了 很 久 很 久 。
我 是 一 個 普 通 人 , 我 亦 享 受 做 一 個 普 通 人 。
壹 : 連 精 選 唱 片 成 為 銷 量 冠 軍 , 都 不 曾 令 你 動 心 ?
黃 : 說 出 來 不 是 騙 你 , 在 加 拿 大 , 我 從 來 不 知 道 , 當 日 在 寶 麗 金 推 出 過 的 七 張 唱 片 , 會 成 為 十 幾 隻 精 選 碟 。
自 從 寶 麗 金 易 主 ( 成 為 環 球 ) 後 , 公 司 的 支 票 款 式 變 了 。 精 選 碟 的 收 入 , 以 支 票 形 式 寄 到 我 母 親 的 家 , 她 卻 根 本 不 知 道 是 支 票 。 ( 母 親 ) 沒 有 入 票 , ( 環 球 ) 就 以 為 地 址 是 個 錯 地 址 , 再 沒 有 寄 過 支 票 來 。
到 今 次 回 來 , 我 突 然 ( 從 環 球 ) 收 到 一 筆 錢 , 才 知 道 原 來 香 港 還 有 人 買 我 的 唱 片 。
但 , 就 算 沒 有 誤 會 , 就 當 我 在 加 拿 大 收 到 了 支 票 , 又 如 何 呢 ? 這 個 圈 子 , 認 識 什 麼 人 , 一 定 比 懂 得 做 什 麼 , 來 得 重 要 。 我 也 一 直 有 寫 歌 , 但 沒 有 人 幫 我 推 銷 , 我 又 沒 有 再 在 大 家 的 視 線 範 圍 內 出 現 , 就 沒 有 人 會 留 意 到 我 。
所 以 , 即 使 我 真 的 有 心 再 唱 歌 , 也 不 會 有 出 唱 片 的 門 路 , 總 不 是 要 我 硬 着 頭 皮 , 重 回 大 家 的 視 線 範 圍 去 推 銷 自 己 吧 。

舊 屋 翻 新

壹 : 一 直 在 加 拿 大 ?
黃 : 我 本 來 是 和 家 人 一 同 移 民 到 多 倫 多 的 , 但 很 快 , 他 們 就 捱 不 住 寒 冷 天 氣 , 要 返 回 香 港 生 活 。
剛 剛 到 埗 , 是 有 計 劃 和 朋 友 合 作 投 資 保 齡 球 場 的 , 但 球 場 未 開 張 , 已 經 有 人 將 整 個 計 劃 買 下 , 實 則 上 , 我 從 來 沒 有 落 手 落 腳 搞 過 這 一 類 型 的 生 意 。
後 來 , 又 有 人 游 說 我 買 下 一 間 中 文 電 台 , 算 是 做 回 本 行 。 也 確 實 有 過 衝 動 , 連 電 台 都 參 觀 過 了 , 卻 始 終 不 想 重 踏 舊 路 。 況 且 , 要 做 電 台 , 我 大 可 返 回 香 港 做 , 聽 眾 多 , 滿 足 感 大 , 何 苦 去 做 一 個 小 小 台 長 。
有 段 時 間 , 也 實 在 沒 有 什 麼 實 際 工 作 , 每 一 日 都 是 休 息 。 只 是 , 我 搬 屋 的 頻 率 很 高 , 最 多 試 過 同 一 時 間 擁 有 七 間 屋 , 最 細 的 一 間 Apartment , 都 三 千 幾 呎 。
打 理 一 間 大 屋 , 是 很 煩 很 煩 的 一 件 事 。 因 此 , 自 自 然 然 就 想 到 分 租 出 去 , 由 租 客 去 打 理 。 然 後 開 始 着 手 將 舊 屋 翻 新 , 慢 慢 發 覺 自 己 原 來 對 室 內 設 計 有 興 趣 , 更 試 過 為 裝 修 一 個 廁 所 , 走 遍 十 幾 間 賣 建 築 材 料 的 鋪 頭 買 料 。
不 經 不 覺 , 將 舊 屋 重 新 設 計 , 然 後 再 放 租 , 就 成 為 我 離 開 樂 壇 後 的 第 一 份 工 作 。

自 我 調 節

壹 : 回 來 香 港 , 有 什 麼 打 算 ?
黃 : 那 次 ( 兩 個 月 前 ) 回 來 , 最 主 要 是 阿 恩 ( 黎 瑞 恩 ) 很 有 誠 意 找 我 做 她 的 演 唱 會 嘉 賓 。 也 是 去 到 演 唱 會 當 晚 , 才 知 道 原 來 香 港 還 有 人 記 得 我 , 知 道 我 是 誰 , 使 我 開 始 對 自 己 在 香 港 的 前 路 有 多 少 憧 憬 。
入 行 以 來 , 我 從 未 試 過 在 香 港 舉 辦 個 人 演 唱 會 , 或 多 或 少 , 這 都 是 一 個 遺 憾 。 有 幾 間 製 作 公 司 正 和 我 磋 商 舉 辦 演 唱 會 的 事 宜 , 我 就 留 下 來 了 。
壹 : 還 可 以 適 應 香 港 娛 樂 圈 ?
黃 : 回 來 後 , 我 發 覺 香 港 的 傳 媒 很 瘋 狂 。
某 些 藝 人 , 日 日 在 報 章 曝 光 , 不 只 在 娛 樂 版 , 還 要 在 頭 條 。 我 對 他 們 的 為 人 很 熟 悉 , 也 知 道 他 們 很 紅 , 但 要 我 說 出 他 們 唱 過 什 麼 歌 , 拍 過 什 麼 戲 嗎 ? 我 又 說 不 出 來 。
現 在 的 藝 人 , 原 來 是 可 以 用 這 個 方 法 催 谷 的 。 或 者 , 我 真 是 脫 節 了 。
其 實 回 來 後 都 有 人 找 我 寫 歌 , 像 幫 楊 千 嬅 的 , 就 曾 找 過 我 填 詞 。 但 講 真 , 我 連 楊 千 嬅 是 誰 , 都 要 靠 翻 雜 誌 才 有 點 認 識 。 說 填 詞 嗎 ? 我 連 「 索 」 這 個 字 是 解 作 靚 和 身 材 好 都 不 知 道 。 要 迎 合 香 港 人 , 也 真 的 有 需 要 調 節 一 下 自 己 。
我 相 信 我 寫 的 作 品 , 質 素 是 幾 好 的 , 可 惜 , 今 日 已 經 再 找 不 到 適 合 的 歌 手 去 唱 了 。
壹 : 會 不 會 留 在 香 港 發 展 ?
黃 : 我 想 , 固 有 的 生 活 模 式 應 該 不 會 變 了 。
不 過 , 我 也 希 望 定 期 回 來 做 一 些 工 作 , 就 當 我 是 台 灣 歌 手 吧 , 只 是 推 出 唱 片 時 才 露 面 , 像 A4 ( F4? ) , 完 全 不 受 地 域 限 制 。

黃 凱 芹 簡 介

黃 凱 芹 最 紅 的 一 首 歌 , 叫 《 情 深 緣 淺 》 , 九 ○ 年 作 品 , 照 計 廿 四 、 五 歲 以 上 的 人 都 應 該 聽 過 。
但 , 最 令 黃 凱 芹 自 豪 的 , 還 是 電 台 歲 月 。 做 DJ 只 短 短 數 年 , 至 今 仍 然 被 人 記 得 , 總 算 是 一 項 成 就 。

1981 年 入 讀 中 文 大 學 , 主 修 藝 術 。
1982 年 轉 修 英 文 。
1984 年 加 入 香 港 電 台 , 主 持 古 典 音 樂 節 目 。
1985 年 調 入 香 港 電 台 第 二 台 , 當 上 全 職 DJ 。
1987 年 簽 約 寶 麗 金 , 首 張 大 碟 即 獲 雙 白 金 ( 十 萬 ) 銷 量 。 代 表 作 是 《 傷 感 的 戀 人 》 。
1988 年 與 陳 海 琪 主 持 電 台 節 目 《 夜 傾 情 》 , 大 受 歡 迎 。
1990 年 辭 去 電 台 工 作 。
1992 年 改 簽 飛 圖 。
1996 年 淡 出 樂 壇 , 移 居 加 拿 大 。

[慧敏 芷若]

跟 黃 凱 芹 說 起 今 日 的 英 皇 , 強 勢 可 以 跟 當 年 的 寶 麗 金 相 比 。 他 , 有 點 不 屑 。
也 難 怪 , 黃 凱 芹 還 是 寶 麗 金 歌 手 時 , 整 個 樂 壇 幾 乎 是 一 家 獨 大 。 事 隔 多 年 , 昔 日 的 寶 記 中 堅 , 除 了 李 克 勤 依 然 活 躍 , 張 學 友 、 黎 明 、 黎 瑞 恩 、 王 馨 平 、 劉 小 慧 、 關 淑 怡 、 陳 慧 嫻 、 草 蜢 … … 不 是 無 心 戀 戰 , 便 是 嫁 作 人 婦 , 或 者 根 本 就 已 經 消 失 江 湖 。
當 然 , 總 不 能 說 漏 , 還 有 一 個 周 慧 敏 , 據 說 無 論 在 工 作 還 是 感 情 , 都 是 黃 凱 芹 的 紅 顏 知 已 。
「 周 慧 敏 ( 不 是 阿 敏 或 敏 敏 ) 很 似 周 芷 若 , 表 面 上 容 易 相 處 , 正 面 , 但 其 實 是 一 個 聰 明 人 , 對 自 己 的 事 業 , 對 自 己 的 生 活 , 有 自 己 的 一 套 , 不 是 大 家 想 像 出 來 般 簡 單 。 」
周 芷 若 ? 那 個 為 奪 屠 龍 刀 心 狠 手 辣 不 惜 一 切 的 周 芷 若 ?
「 你 大 可 以 說 周 芷 若 奸 , 但 站 在 她 的 角 度 , 由 始 至 終 所 做 一 切 都 全 是 為 了 師 門 榮 辱 , 完 全 是 正 路 , 你 又 怎 可 以 說 她 奸 ? 」
喂 , 咁 即 係 奸 , 定 唔 奸 啫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