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百 年 家 族 祖 屋 說 興 衰

這 兩 座 相 連 的 李 冠 春 家 族 祖 屋 , 分 別 建 於 二 、 三 十 年 代 。 左 邊 的 八 號 屋 已 丟 空 多 年 , 大 閘 也 鎖 上 鐵 鏈 ; 右 邊 的 六 號 屋 亦 只 得 李 福 慶 及 一 老 員 工 出 入 。
最後更新: 0804 16:12 / 建立時間 (HKT): 1128 00:00

香 港 的 世 家 望 族 , 原 本 都 喜 歡 同 族 聚 居 。 一 間 間 上 萬 呎 的 家 族 大 宅 , 住 了 族 中 五 、 六 房 兄 弟 , 上 下 三 、 四 代 人 。 這 些 大 戶 人 家 的 排 場 可 不 得 了 , 一 室 酸 枝 傢 具 , 滿 屋 古 董 陳 設 , 還 有 二 、 三 十 個 工 人 貼 身 服 侍 , 氣 派 不 凡 。
這 一 幕 幕 「 架 勢 」 場 面 , 今 天 已 成 歷 史 片 段 。 沿 着 半 山 羅 便 臣 道 、 麥 當 勞 道 , 再 依 山 而 上 至 舊 山 頂 道 , 尋 找 家 族 祖 屋 足 跡 , 只 發 現 周   年 、 利 希 慎 及 張 祝 珊 等 百 年 家 族 , 其 祖 居 早 已 拆 建 成 高 樓 大 廈 , 變 為 尋 常 百 姓 家 。
即 使 何 東 家 族 依 然 保 留 山 頂 的 何 東 花 園 , 東 亞 銀 行 李 冠 春 家 族 的 戰 前 祖 屋 仍 在 , 但 也 人 去 樓 空 , 剩 得 古 舊 的 大 宅 門 , 為 過 往 璀 璨 的 歷 史 作 見 證 。

李 冠 春 家 族 祖 屋

地 址 堅 尼 地 台 6 號 及 8 號
買 入 日 期 1923 年
買 入 價 $6 萬
地 皮 面 積 12,075 呎
舊 貌 6 號 及 8 號 為 兩 棟 毗 連 的 四 層 高 大 宅 , 前 園 有 供 孩 子 玩 耍 的 遊 戲 室 及 停 車 場 。 1941 年 日 軍 炸 穿 了 大 宅 屋 頂 , 後 經 修 葺 回 復 原 貌 。
現 況 8 號 屋 長 期 鎖 着 , 沒 人 居 住 ; 6 號 屋 仍 為 李 福 慶 的 辦 公 室 。

李 冠 春 家 族 不 再 熱 鬧

矗 立 在 堅 尼 地 台 一 帶 的 , 全 是 樓 高 二 、 三 十 層 的 高 樓 大 廈 , 唯 獨 在 六 號 及 八 號 , 有 兩 座 相 連 的 四 層 高 古 老 大 屋 。 每 日 黃 昏 時 分 , 旁 邊 高 樓 大 廈 華 燈 初 上 時 , 這 兩 座 大 屋 仍 黑 沉 沉 , 然 而 在 落 日 餘 暉 映 照 下 , 仍 流 露 出 昔 日 豪 門 大 宅 的 氣 派 。
這 兩 幢 分 別 於 二 七 年 及 三 五 年 落 成 的 舊 宅 , 是 由 東 亞 銀 行 創 辦 人 之 一 , 李 冠 春 買 地 興 建 的 祖 屋 , 他 四 名 兒 子 都 在 這 裡 長 大 , 幼 子 李 福 兆 ( 前 聯 交 所 主 席 ) 更 在 此 出 世 。 現 時 祖 屋 已 無 人 居 住 , 只 有 李 冠 春 三 子 李 福 慶 , 在 六 號 屋 的 四 樓 設 置 私 人 辦 公 室 , 每 天 回 來 坐 坐 。
現 年 七 十 九 歲 的 李 福 慶 回 憶 , 這 靜 寂 的 大 屋 , 亦 曾 有 過 非 常 熱 鬧 的 日 子 。 「 全 盛 時 , 這 間 屋 共 住 着 卅 人 , 傭 人 也 有 十 八 、 九 個 。 每 晚 吃 飯 , 單 是 孩 子 就 已 可 坐 滿 一 圍 。 」
李 冠 春 元 配 源 佩 英 , 在 誕 下 長 子 李 福 樹 後 難 產 而 死 。 李 冠 春 續 弦 後 , 一 家 大 細 於 二 七 年 搬 進 堅 尼 地 台 八 號 居 住 。 每 逢 李 冠 春 或 繼 室 譚 黛 卿 生 日 , 都 在 屋 內 擺 壽 宴 , 李 氏 各 房 成 員 都 到 齊 , 每 次 要 筵 開 十 多 圍 酒 席 。

春 節 喜 慶   廣 宴 親 朋

「 樓 下 大 廳 擺 兩 圍 , 餐 廳 一 圍 , 書 房 一 圍 , 二 樓 大 廳 四 圍 , 三 樓 大 廳 兩 圍 , 間 中 還 有 一 、 兩 圍 , 要 在 細 路 仔 房 間 或 露 台 。 大 哥 李 福 樹 結 婚 , 除 了 在 酒 樓 及 返 廣 州 擺 酒 外 , 亦 在 屋 企 擺 酒 , 請 最 親 的 親 人 。 」
李 福 慶 兒 時 最 開 心 的 日 子 , 就 是 過 新 年 , 因 為 可 跟 忙 碌 的 爸 爸 一 起 吃 年 夜 飯 。 「 我 媽 媽 很 喜 歡 喝 砵 酒 , 食 團 年 飯 時 , 連 我 哋 細 路 哥 都 可 以 一 齊 飲 。 」
吃 過 年 夜 飯 後 , 李 福 慶 與 弟 妹 跟 父 親 返 公 司 巡 視 , 然 後 再 到 毗 鄰 蘇 杭 街 行 年 宵 。 回 家 後 就 更 精 彩 , 李 冠 春 夫 婦 會 與 孩 子 一 起 賭 擲 骰 仔 。 「 每 次 都 是 爸 爸 做 『 庄 』 , 因 為 只 有 他 才 賠 得 起 嘛 ! 」 李 福 慶 笑 說 。
每 逢 年 初 一 , 李 家 拜 完 神 及 祖 先 後 , 門 外 掛 起 那 串 十 多 呎 長 的 大 炮 仗 , 便 霹 靂 啪 嘞 燒 得 震 耳 欲 聾 。 小 孩 子 還 要 排 隊 跪 地 向 父 母 叩 頭 拜 年 。 李 福 慶 小 時 很 調 皮 , 拜 年 也 不 正 經 : 「 我 只 是 一 仆 一 跌 地 , 趴 在 地 氈 就 當 跪 地 算 了 。 」

兒 女 成 群   滿 屋 熱 鬧

李 冠 春 最 細 的 弟 弟 李 作 禮 , 曾 一 起 聚 居 在 這 祖 屋 內 , 故 此 每 日 都 很 熱 鬧 。 每 天 下 午 四 時 , 孩 子 們 放 學 後 , 約 八 至 十 個 小 朋 友 , 一 起 擠 進 五 座 位 的 房 車 中 , 由 司 機 載 着 , 從 堅 尼 地 台 大 宅 出 發 , 先 到 永 樂 街 八 十 一 號 和 發 成 船 務 ( 李 家 生 意 總 部 ) 接 李 冠 春 , 然 後 一 起 去 淺 水 灣 游 水 。
李 冠 春 每 天 撥 出 一 小 時 陪 小 孩 游 泳 。 但 除 去 車 程 , 實 際 游 水 只 十 五 分 鐘 。 母 親 會 預 備 兩 、 三 打 西 餅 , 給 游 完 水 的 孩 子 們 吃 。 「 但 太 匆 忙 , 我 們 要 邊 換 衫 邊 食 。 司 機 會 先 載 阿 爸 返 鋪 頭 , 然 後 送 我 們 返 屋 企 食 飯 。 」 李 福 慶 說 。
李 冠 春 有 十 一 個 兒 女 , 食 指 浩 繁 , 所 以 祖 屋 的 廚 房 每 日 都 十 分 繁 忙 。 除 早 、 午 、 晚 三 餐 外 , 每 晚 九 時 後 , 李 母 還 要 預 備 「 薄 餅 」 給 孩 子 消 夜 。 所 謂 薄 餅 , 其 實 類 似 春 卷 , 用 餅 皮 包 着 芽 菜 、 鮮 蝦 和 肉 絲 煎 熟 。 李 福 慶 笑 說 自 己 食 量 很 驚 人 : 「 每 次 消 夜 我 與 哥 哥 福 善 , 都 要 吃 二 、 三 十 條 薄 餅 才 夠 飽 。 」
早 於 二 三 年 , 李 冠 春 便 和 其 他 東 亞 銀 行 創 辦 人 周 壽 臣 、 簡 東 浦 一 起 購 入 堅 尼 地 台 地 皮 建 屋 。 李 冠 春 一 口 氣 買 入 六 號 及 八 號 地 皮 , 但 一 直 只 在 八 號 建 了 祖 屋 , 直 至 三 十 年 代 才 於 六 號 興 建 與 祖 屋 一 模 一 樣 的 大 宅 。

重 門 深 鎖   人 去 樓 空

李 家 祖 屋 , 八 號 那 邊 現 仍 保 留 着 李 冠 春 生 前 用 過 的 傢 具 , 但 已 長 期 丟 空 , 並 以 鐵 鏈 鎖 上 。 而 旁 邊 的 六 號 亦 冷 清 清 , 李 福 慶 把 以 前 住 過 的 四 樓 , 改 作 寫 字 樓 , 每 天 回 來 坐 坐 外 , 就 只 得 一 個 前 東 亞 銀 行 的 老 員 工 , 來 替 他 打 掃 一 下 。 「 我 應 該 是 最 後 一 個 搬 走 的 , 福 樹 和 福 善 在 阿 爸 過 身 ( 六 六 年 ) 前 已 搬 走 , 跟 着 是 福 兆 , 他 原 本 住 在 八 號 的 四 樓 , 我 住 在 六 號 的 四 樓 , 至 六 六 年 , 我 才 搬 進 山 頂 。 」 李 福 慶 回 憶 道 。
現 時 李 家 後 人 已 極 少 踏 進 祖 屋 , 李 冠 春 二 子 福 善 住 在 渣 甸 山 , 三 子 福 慶 住 在 山 頂 , 么 子 福 兆 自 九 ○ 年 因 貪 污 罪 而 入 獄 , 九 三 年 獲 釋 後 , 就 一 直 避 世 曼 谷 , 甚 少 回 港 。 雖 然 李 家 今 天 還 很 顯 赫 , 但 每 逢 過 年 過 節 , 亦 只 有 二 十 多 人 到 李 福 善 家 團 拜 , 還 不 是 次 次 人 齊 。
據 李 冠 春 的 遺 囑 , 這 兩 座 祖 屋 須 在 他 死 後 三 十 年 才 可 出 售 , 以 便 外 嫁 女 兒 回 港 歇 腳 , 亦 讓 沒 有 出 嫁 的 二 女 慧 珍 長 住 。 李 福 慶 四 兄 弟 遷 出 後 , 李 慧 珍 一 直 獨 居 於 八 號 的 三 樓 , 直 至 八 十 年 代 尾 。
「 那 時 候 隔 鄰 動 工 起 堅 麗 閣 , 她 嫌 嘈 , 所 以 亦 搬 走 了 。 我 見 間 屋 空 着 很 浪 費 , 九 一 年 退 休 後 , 就 在 以 前 住 的 四 樓 設 私 人 辦 公 室 。 其 實 根 據 遺 囑 , 間 屋 喺 九 六 年 已 經 可 以 賣 , 我 的 姪 都 想 賣 , 但 我 唔 想 , 所 以 佢 哋 都 不 敢 出 聲 , 可 能 等 我 一 死 就 去 賣 吧 ! 」 李 福 慶 望 着 這 間 曾 經 滿 佈 歡 樂 的 祖 屋 , 一 臉 緬 懷 的 說 。

李 冠 春 家 族 歷 史

李 家 祖 籍 廣 東 鶴 山 。 李 冠 春 的 父 親 李 石 朋 自 幼 在 廣 州 營 商 , 後 來 得 悉 香 港 水 果 價 格 比 廣 州 高 一 大 截 , 於 是 打 算 運 水 果 到 香 港 圖 巨 利 , 誰 料 運 貨 的 船 在 快 到 香 港 時 沉 沒 。 李 石 朋 撿 回 性 命 , 流 落 香 港 。
他 眼 見 香 港 繁 榮 , 非 廣 州 可 比 , 於 是 決 定 留 港 發 展 。 最 初 在 船 務 公 司 工 作 , 老 闆 劉 姓 太 子 爺 是 名 二 世 祖 , 在 老 父 死 後 船 公 司 業 務 一 落 千 丈 , 李 石 朋 後 來 便 收 購 了 船 公 司 , 並 改 名 為 和 發 成 船 務 公 司 , 為 家 族 累 積 了 可 觀 的 財 富 。
另 外 , 他 把 兒 子 李 冠 春 送 到 東 方 匯 理 ( 銀 行 ) 學 習 。 後 來 , 李 冠 春 與 馮 秉 芬 及 簡 東 浦 創 辦 了 東 亞 銀 行 , 成 為 香 港 其 中 一 間 主 要 華 資 銀 行 。

現 況
李 冠 春 的 後 人 仍 活 躍 於 香 港 政 商 界 。 第 二 代 李 福 善 是 大 法 官 , 他 的 女 兒 李 志 喜 是 大 律 師 , 其 餘 第 三 代 如 李 國 寶 , 現 為 東 亞 銀 行 的 主 席 ; 而 他 的 弟 弟 李 國 章 現 為 教 育 統 籌 局 局 長 。

利 希 慎 家 族 散 居 海 外

利 希 慎 家 族 的 祖 屋 , 位 於 堅 尼 地 道 七 十 四 號 , 原 是 一 座 三 層 高 的 大 宅 , 現 已 改 建 為 六 座 逾 三 十 層 高 的 竹 林 苑 , 是 上 市 公 司 希 慎 興 業 旗 下 的 收 租 物 業 。
利 家 祖 屋 地 皮 面 積 達 八 萬 二 千 呎 , 現 已 無 從 稽 考 昔 日 祖 屋 的 面 積 有 多 大 , 但 從 利 希 慎 四 子 利 榮 森 的 口 中 , 可 想 像 這 祖 屋 以 前 有 幾 「 架 勢 」 。
「 先 母 好 鍾 意 種 嘢 , 所 以 花 園 種 了 好 多 果 樹 、 花 草 , 還 有 一 個 地 方 養 豬 、 養 雞 , 到 過 年 過 節 時 , 才 宰 來 吃 。 花 園 還 包 括 一 個 網 球 場 和 泳 池 。 」
利 榮 森 表 示 , 祖 屋 共 有 三 層 高 , 地 下 是 飯 廳 、 客 廳 及 偏 廳 ; 一 樓 及 二 樓 的 格 局 一 樣 , 每 層 各 有 兩 個 獨 立 單 位 , 單 位 內 各 有 一 廳 一 房 及 浴 室 , 分 別 給 利 希 慎 的 元 配 、 二 太 太 及 三 太 太 住 過 。 每 層 還 有 兩 個 小 客 房 。 利 希 慎 共 有 十 四 名 子 女 , 由 元 配 所 生 的 利 榮 森 , 便 與 母 親 住 在 一 樓 , 其 餘 的 兄 弟 則 住 在 樓 上 。
利 家 人 口 眾 多 , 故 每 層 樓 都 設 有 廚 房 、 儲 物 室 、 洗 衫 房 及 工 人 房 , 並 各 有 兩 個 女 工 長 駐 , 以 備 太 太 們 隨 時 呼 喚 服 侍 和 打 掃 。

利 希 慎 家 族 祖 屋

地 址 堅 尼 地 道 74 至 86 號
落 成 日 期 1910 年
買 入 價 不 詳
地 皮 面 積 82,000 呎
舊 貌 三 層 高 歐 洲 式 大 宅
現 況 81 年 拆 卸 改 建 為 六 座 高 逾 三 十 層 的 竹 林 苑 , 現 為 希 慎 集 團 旗 下 收 租 物 業 。

孤 兒 寡 婦   死 守 遺 產

賣 鴉 片 起 家 的 利 希 慎 , 經 常 招 呼 客 人 到 家 裡 聚 會 。 利 家 大 宅 的 設 計 有 點 玄 妙 。 在 大 廳 後 面 , 看 似 一 道 牆 , 但 其 實 是 一 道 隱 蔽 的 門 , 後 面 有 條 樓 梯 通 往 樓 上 。 利 榮 森 稱 是 有 客 人 來 才 會 使 用 , 他 們 一 家 人 平 日 只 用 大 宅 側 面 , 供 工 人 出 入 的 樓 梯 上 落 , 與 其 他 大 戶 人 家 的 習 慣 明 顯 不 同 。
一 九 二 八 年 , 只 得 四 十 九 歲 的 利 希 慎 , 往 中 環 威 靈 頓 街 午 膳 時 被 槍 殺 身 亡 。 遺 下 一 大 筆 資 產 , 及 一 群 年 幼 的 子 女 , 其 中 剛 結 婚 的 長 子 利 銘 澤 , 正 在 英 國 牛 津 讀 書 , 四 子 利 榮 森 當 年 只 有 十 二 歲 , 一 家 人 頓 時 不 知 所 措 。
「 先 父 太 早 過 世 , 實 有 人 吼 實 我 哋 啲 遺 產 , 猛 逼 媽 媽 賣 嘢 。 媽 媽 一 個 寡 母 婆 , 攬 住 利 家 所 有 物 業 , 死 都 唔 賣 , 守 了 八 年 , 等 大 哥 畢 業 回 來 繼 承 。 如 果 當 年 家 母 不 是 這 樣 做 , 就 不 會 有 今 日 的 希 慎 。 」 利 榮 森 說 。

家 族 資 產   上 市 套 現

利 希 慎 生 前 成 立 希 慎 置 業 , 早 於 二 三 年 以 三 百 八 十 萬 向 怡 和 買 下 銅 鑼 灣 利 園 山 一 帶 地 皮 。 其 後 利 家 將 大 部 分 資 產 , 在 八 一 年 以 希 慎 興 業 名 義 分 拆 上 市 。 利 榮 森 一 臉 自 豪 地 細 數 歷 史 : 「 我 們 希 慎 是 從 來 不 賣 東 西 的 , 這 是 爸 爸 的 遺 言 , 所 以 我 們 叫 希 慎 置 業 , 而 不 是 希 慎 發 展 。 」
利 家 第 二 代 兄 弟 中 , 除 利 榮 森 外 , 其 餘 均 到 外 國 留 學 。 兄 弟 各 人 回 港 後 就 沒 有 再 回 祖 屋 住 , 所 以 到 後 來 , 只 剩 下 利 榮 森 與 太 太 及 獨 子 利 乾 , 居 住 在 偌 大 的 祖 屋 裡 。 「 大 哥 ( 利 銘 澤 ) 結 婚 後 就 搬 出 去 , 住 喺 銅 鑼 灣 Tower Court 頂 樓 , 因 為 他 讀 建 築 , 所 以 還 設 計 咗 個 太 陽 能 發 熱 器 , 慳 電 嘛 , 佢 係 個 好 慳 嘅 人 ! 」 利 榮 森 笑 說 。
至 八 五 年 , 利 榮 森 主 張 拆 了 祖 屋 , 重 建 共 六 幢 三 百 四 十 五 個 單 位 的 竹 林 苑 , 他 則 住 在 其 中 一 幢 的 頂 樓 複 式 單 位 。 「 我 鍾 意 生 於 斯 , 長 於 斯 , 死 於 斯 。 」 將 近 八 十 九 歲 的 利 榮 森 說 。
雖 然 利 希 慎 不 准 子 孫 賣 田 賣 地 , 但 希 慎 興 業 上 市 後 , 族 中 各 人 已 變 相 可 賣 股 套 現 , 事 實 上 , 大 部 分 利 家 成 員 已 移 居 海 外 , 留 在 香 港 的 , 只 得 第 二 代 的 利 榮 森 、 第 三 代 的 利 漢 釗 、 利 乾 、 利 定 昌 和 利 子 厚 。
「 現 在 定 昌 是 主 席 , 但 他 只 是 一 個 symbolic head ( 象 徵 式 領 導 人 ) , 公 司 實 際 運 作 , 全 由 子 厚 睇 晒 , 所 以 他 是 董 事 總 經 理 。 我 個 仔 利 乾 只 是 非 執 行 董 事 , 只 回 去 開 會 , 他 自 己 另 外 有 生 意 做 , 但 我 不 知 道 他 做 什 麼 。 」 利 榮 森 說 。

利 希 慎 家 族 歷 史

利 家 祖 籍 新 會 。 利 希 慎 的 父 親 利 良 奕 曾 往 舊 金 山 「 掘 金 」 , 累 積 了 一 點 財 富 後 , 便 回 港 涉 足 鴉 片 生 意 。 利 良 奕 死 後 , 利 希 慎 兄 弟 積 極 擴 展 鴉 片 煙 業 務 , 更 取 得 澳 門 鴉 片 煙 的 專 賣 權 。
利 希 慎 把 賣 鴉 片 得 來 的 財 富 , 投 資 在 航 運 及 地 產 業 務 上 。 一 九 二 三 年 , 利 希 慎 以 三 百 八 十 萬 購 入 銅 鑼 灣 鵝 頭 山 地 皮 ( 今 利 園 山 ) 及 附 近 一 帶 土 地 , 這 些 土 地 日 後 的 價 格 如 火 箭 般 上 升 , 令 利 家 後 人 成 為 香 港 巨 富 。 而 利 家 秉 承 利 希 慎 遺 訓 不 賣 田 地 , 把 資 產 注 入 希 慎 興 業 , 於 八 一 年 上 市 。

現 況
利 希 慎 第 三 代 後 人 大 部 分 都 在 國 外 生 活 , 只 有 希 慎 主 席 利 定 昌 、 董 事 利 乾 , 及 董 事 總 經 理 利 子 厚 留 港 打 理 家 族 生 意 。

周   年 家 族 同 一 屋 簷 下

由 中 環 驅 車 往 山 頂 , 途 經 羅 便 臣 道 時 , 總 被 白 色 外 牆 的 羅 便 臣 道 一 號 所 吸 引 , 這 幢 前 無 遮 擋 的 二 十 八 層 大 廈 , 原 來 是 周   年 家 族 的 祖 屋 。
祖 屋 原 為 一 座 西 班 牙 式 的 大 宅 , 對 正 維 多 利 亞 港 , 但 因 風 水 關 係 , 大 門 特 意 斜 開 , 向 着 鯉 魚 門 , 希 望 食 正 財 運 。
周   年 在 四 、 五 十 年 代 曾 任 定 例 局 ( 立 法 會 前 身 ) 議 員 及 行 政 局 議 員 , 在 政 壇 上 舉 足 輕 重 , 在 商 界 亦 甚 有 人 面 , 不 少 達 官 貴 人 都 曾 是 周 家 大 宅 的 賓 客 。
「 周   年 是 議 員 , 通 常 一 個 月 請 客 一 次 , 所 以 屋 內 裝 修 成 public house , 即 是 地 下 的 大 廳 很 大 , 而 且 樓 底 好 高 , 起 碼 有 四 米 。 」 曾 在 周 家 大 宅 作 客 的 建 築 師 李 景 勳 說 。
周   年 三 子 , 前 輔 警 總 監 周 湛 樵 憶 述 , 祖 屋 建 築 面 積 達 一 萬 呎 , 分 兩 層 半 , 地 下 為 中 式 及 西 式 客 廳 , 另 有 一 個 可 大 排 筵 席 的 飯 廳 。 樓 上 有 五 間 房 , 祖 先 廳 和 佛 堂 , 另 有 半 層 是 工 人 房 。 周   年 只 得 一 位 太 太 , 育 有 四 子 一 女 , 雖 人 丁 不 多 , 但 共 有 十 五 名 工 人 。 「 我 哋 屋 企 每 個 人 都 各 有 一 名 工 人 服 侍 , 另 外 負 責 拉 車 、 抬 轎 嘅 有 三 人 , 其 餘 則 是 廚 師 、 園 丁 及 負 責 其 他 家 務 。 」 周 湛 樵 說 。

周   年 家 族 祖 屋

地 址 羅 便 臣 道 1 號
買 入 日 期 1920 年 代 初
買 入 價 $8 萬
地 皮 面 積 17,000 呎
舊 貌 10,000 呎 西 班 牙 別 墅
現 況 75 年 重 建 成 28 層 高 住 宅 大 廈 , 周 氏 三 兄 弟 保 留 高 層 單 位 自 住 。

祖 屋 地 基   堅 固 穩 陣

周 湛 樵 對 昔 日 祖 屋 內 的 祖 先 廳 最 深 刻 , 「 以 前 細 個 唔 聽 話 , 就 被 老 頭 子 罰 跪 祖 先 跪 到 天 光 。 但 通 常 跪 到 半 夜 阿 媽 和 姑 姐 就 偷 運 我 哋 出 去 瞓 覺 。 老 頭 子 通 常 都 隻 眼 開 隻 眼 閉 。 」
周   年 家 族 那 西 班 牙 別 墅 , 建 於 厚 厚 的 地 基 上 , 且 全 屋 落 重 石 屎 , 甚 為 堅 固 , 在 二 十 年 代 算 是 罕 見 , 皆 因 周 家 曾 遇 天 災 , 險 些 滅 門 。
一 九 二 五 年 , 香 港 遭 颱 風 吹 襲 , 半 山 區 山 泥 傾 瀉 。 當 時 周 家 位 於 普 慶 坊 的 大 屋 亦 倒 塌 。 周   年 父 親 周 少 岐 , 以 及 周   年 那 即 將 臨 盆 的 太 太 , 和 家 中 多 人 遇 害 , 釀 成 十 一 屍 十 二 命 的 慘 劇 。
「 阿 爸 那 時 因 為 躲 在 枱 底 才 沒 事 。 」 由 繼 室 梁 彥 玲 所 生 的 周 湛 樵 指 出 , 父 親 此 後 在 羅 便 臣 道 建 屋 就 更 加 小 心 。
雖 然 祖 屋 根 基 穩 固 , 但 亦 逃 不 了 被 拆 的 命 運 。 周   年 也 萬 料 不 及 , 悉 心 栽 培 承 繼 祖 業 的 長 子 湛 霖 , 會 英 年 早 逝 。
「 我 哋 好 細 個 時 , 阿 爸 已 講 明 家 族 生 意 係 留 俾 長 子 嫡 孫 。 」 周 湛 樵 與 二 哥 及 四 弟 , 自 小 便 知 要 另 謀 出 路 , 所 以 二 哥 湛 燊 成 為 工 程 師 ; 他 選 擇 當 差 , 湛 煌 則 自 行 創 業 。

長 子 早 逝   家 業 停 滯

周   年 於 七 一 年 去 世 , 而 長 子 湛 霖 亦 於 三 年 後 因 肝 病 辭 世 。 經 幾 名 姑 媽 一 致 決 定 , 家 族 生 意 改 由 湛 樵 繼 承 , 任 職 督 察 的 湛 樵 唯 有 辭 職 , 轉 做 輔 警 。
「 我 記 得 我 離 開 警 隊 時 , 人 工 是 二 千 五 百 五 十 五 元 , 當 時 每 個 差 館 只 得 一 個 督 察 咋 ! 不 過 無 辦 法 啦 , 阿 哥 是 專 業 人 士 , 唔 做 浪 費 一 點 ; 細 佬 仍 在 讀 書 , 唯 有 我 接 啦 ! 」 周 湛 樵 說 得 一 臉 無 奈 。
周 湛 樵 接 管 生 意 不 久 , 便 把 祖 屋 重 建 為 廿 八 層 高 大 廈 , 將 大 部 分 單 位 出 售 。 族 中 各 人 現 只 保 留 高 層 自 住 , 湛 燊 、 湛 樵 兩 兄 弟 , 分 別 住 在 二 十 一 至 二 十 三 樓 複 式 單 位 , 各 住 一 邊 ; 二 十 四 樓 留 給 周   年 的 獨 女 雲 兒 , 但 她 已 長 居 外 國 ; 二 十 五 樓 是 周   年 的 妹 妹 麗 霞 居 所 , 周 家 祖 先 及 佛 像 , 均 供 奉 在 這 未 嫁 的 姑 姐 家 內 。 周 家 上 下 仍 住 在 同 一 屋 簷 下 , 十 分 融 洽 。
周 家 生 意 主 要 為 家 居 保 險 , 及 發 展 單 幢 樓 出 售 , 現 在 有 點 日 落 西 山 的 景 象 。 「 百 多 年 前 , 我 們 保 險 公 司 的 註 冊 資 本 是 四 十 萬 , 以 前 最 犀 利 那 宗 只 須 賠 五 千 元 , 四 十 萬 可 以 賠 很 多 單 。 但 今 日 賠 一 單 都 不 夠 。 至 於 地 產 , 今 日 邊 夠 錢 同 人 爭 地 ? 一 舉 手 ( 投 地 ) 至 少 要 幾 千 萬 呀 ! 」 周 湛 樵 表 示 , 周 家 現 以 收 租 及 物 業 管 理 為 主 。
周 湛 樵 兄 弟 近 年 轉 為 低 調 , 相 反 他 叔 父 周 錫 年 的 兒 子 周 啟 邦 , 與 太 太 及 兒 子 三 人 仍 然 風 騷 波 場 。 「 我 覺 得 佢 哋 啲 衣 著 好 難 頂 , 我 們 很 少 來 往 。 」 周 湛 樵 不 屑 地 說 。

周   年 家 族 歷 史

周 氏 家 族 先 祖 早 於 一 八 六 ○ 年 來 港 營 商 。 周   年 的 父 親 周 少 岐 承 繼 了 祖 先 的 衣 鉢 , 商 業 王 國 涉 及 航 運 、 火 險 及 銀 號 。 周 少 歧 後 來 更 成 為 港 英 定 例 局 ( 立 法 局 前 身 ) 議 員 , 為 周 家 奠 下 「 望 族 」 的 磐 石 。
周 少 歧 死 後 , 周   年 接 管 家 族 生 意 。 周   年 於 政 壇 的 表 現 亦 不 遜 其 父 , 他 先 後 被 委 任 為 定 例 局 議 員 及 行 政 局 議 員 , 是 首 位 華 人 獲 港 府 特 別 頒 發 「 終 身 議 員 」 銜 。

現 況
周   年 二 子 周 湛 榮 曾 任 屋 宇 地 政 署 長 , 現 開 設 規 劃 顧 問 公 司 。 而 曾 任 輔 警 總 監 的 周 湛 樵 , 現 打 理 家 族 生 意 。 至 於 幼 子 周 湛 煌 , 現 為 上 市 公 司 宜 進 利 的 主 席 , 從 事 手 錶 業 務 。

張 祝 珊 家 族 共 產 變 爭 產

靠 賣 西 藥 起 家 的 張 祝 珊 , 三 六 年 於 廣 州 辭 世 後 , 族 人 因 戰 亂 分 散 各 地 。 四 九 年 尾 , 張 祝 珊 大 仔 張 玉 階 , 把 成 員 全 部 召 來 香 港 , 展 開 同 居 共 產 的 一 頁 。
張 家 族 人 來 港 聚 居 於 麥 當 勞 道 八 號 。 五 二 年 , 因 電 線 短 路 着 火 , 把 兩 層 高 的 平 房 燒 光 。 張 玉 階 決 定 重 建 一 幢 五 層 高 大 屋 , 讓 世 世 代 代 都 長 居 於 此 。 「 為 了 這 間 屋 可 以 住 得 長 久 , 大 哥 用 了 一 百 萬 重 建 , 而 且 每 粒 螺 絲 都 是 用 銅 製 的 , 避 免 生 銹 。 」 張 祝 珊 二 媳 婦 崔 秀 英 ( 張 玉 麒 妻 子 ) 回 憶 道 。

共 產 家 庭 家 規 繁 多

張 家 一 直 採 用 共 產 主 義 , 成 員 須 返 公 司 打 工 , 按 月 出 糧 。 二 十 八 歲 便 守 寡 的 二 嫂 崔 秀 英 , 自 四 九 年 起 負 責 管 賬 目 , 直 至 七 七 年 將 工 作 交 還 四 少 爺 張 玉 良 時 , 她 的 月 薪 仍 只 得 一 千 五 百 多 元 。 張 家 家 規 甚 嚴 , 一 年 雖 只 有 五 天 假 , 但 年 初 一 須 全 家 去 拜 山 、 拜 神 ; 初 二 就 全 日 開 家 庭 會 議 ; 初 三 媳 婦 可 返 外 家 ; 另 外 兩 天 假 期 是 和 平 紀 念 日 及 元 旦 , 都 用 來 開 家 族 會 議 。
張 玉 階 與 張 母 擬 定 一 百 二 十 多 條 家 規 , 以 紅 色 鏡 屏 鑲 起 掛 在 大 門 口 處 , 第 一 條 就 是 「 晨 早 敬 茶 , 問 安 請 示 」 。
張 玉 階 於 五 九 年 病 逝 , 張 母 將 生 意 交 給 當 時 三 十 三 歲 的 么 子 張 玉 良 。 「 三 叔 ( 玉 麟 ) 雖 然 口 才 好 好 , 但 個 人 好 純 , 好 腍 善 , 所 以 他 負 責 交 際 ; 四 叔 ( 玉 良 ) 夠 威 , 所 以 生 意 由 他 管 。 」 崔 秀 英 解 釋 。

母 親 一 去   爭 家 奪 產
剛 接 手 時 , 張 玉 良 還 沒 有 異 樣 , 至 七 七 年 張 母 辭 世 , 他 才 露 出 真 正 的 面 孔 。 張 母 死 後 一 年 , 他 下 令 所 有 家 族 成 員 遷 出 大 宅 , 每 房 人 可 獲 得 一 百 五 十 萬 至 二 百 萬 的 賠 償 。 三 哥 玉 麟 被 他 激 得 病 倒 , 最 後 心 臟 病 逝 世 。
當 時 張 家 上 下 只 得 崔 秀 英 不 肯 搬 走 , 並 入 稟 高 院 , 與 張 玉 良 打 官 司 。 「 我 先 生 ( 玉 麒 ) 去 世 時 , 奶 奶 及 大 哥 要 我 發 誓 , 這 一 世 都 唔 准 離 開 這 間 屋 , 以 防 我 改 嫁 , 所 以 我 要 打 官 司 , 爭 取 住 回 這 裡 。 」 結 果 雙 方 庭 外 和 解 , 張 玉 良 答 應 大 宅 重 建 後 , 給 她 一 個 單 位 。 而 張 家 祖 屋 , 於 八 十 年 代 已 改 建 為 麥 當 勞 大 廈 , 並 分 拆 出 售 。
八 一 年 , 崔 秀 英 再 就 家 族 財 產 分 配 問 題 入 稟 高 院 , 她 的 入 稟 狀 長 達 九 十 五 頁 , 但 最 後 被 主 審 法 官 柏 嘉 , 即 同 是 審 理 佳 寧 案 的 法 官 , 以 入 稟 狀 太 長 難 以 理 解 為 由 , 判 崔 秀 英 敗 訴 。 張 玉 良 遂 於 八 五 年 , 將 所 持 的 會 德 豐 股 票 賣 給 包 玉 剛 , 再 於 八 九 年 出 售 大 批 物 業 , 套 現 共 二 十 億 元 , 然 後 舉 家 移 民 澳 洲 。

張 祝 珊 家 族 祖 屋

地 址 麥 當 勞 道 8 號
落 成 日 期 1949 年 底
買 入 價 $15 萬
地 皮 面 積 不 詳
舊 貌 五 層 高 大 宅
現 況 於 82 年 重 建 成 麥 當 奴 大 廈 , 並 拆 散 出 售 。

張 祝 珊 家 族 歷 史

張 祝 珊 原 籍 廣 東 新 會 , 靠 經 營 竹 蓆 、 藤 籃 等 起 家 。 張 祝 珊 於 三 六 年 病 逝 , 兩 年 後 日 軍 佔 領 廣 州 , 張 的 遺 孀 郭 庚 帶 同 四 名 兒 子 走 難 來 港 。 初 期 , 張 家 經 營 多 類 貿 易 生 意 。 而 張 家 能 發 大 達 , 全 因 日 戰 期 間 買 賣 西 藥 。 到 五 十 年 代 , 張 家 眼 見 香 港 人 口 愈 來 愈 多 , 便 開 始 進 軍 地 產 。 後 來 , 張 家 更 用 地 產 物 業 交 換 上 市 公 司 股 份 , 成 為 聯 邦 地 產 及 會 德 豐 的 大 股 東 , 進 身 香 港 巨 富 行 列 。

現 況
張 祝 珊 四 子 張 玉 良 接 管 家 業 後 , 於 八 十 年 代 , 逐 漸 變 賣 香 港 資 產 , 張 家 成 員 亦 逐 漸 淡 出 香 港 , 多 移 居 澳 洲 。

何 東 家 族 「 三 不 賣 」 解 封

山 頂 道 七 十 五 號 何 東 花 園 , 是 何 東 家 族 祖 屋 。 顧 名 思 義 , 何 東 花 園 內 有 山 有 水 , 門 口 一 個 大 牌 坊 , 寫 着 「 曉 覺 園 」 , 穿 過 牌 坊 , 左 邊 有 座 五 層 高 寶 塔 , 前 面 是 一 條 十 多 呎 長 的 拱 橋 , 拱 橋 盡 頭 , 有 一 座 蓋 中 式 瓦 頂 的 主 屋 。
何 東 生 前 主 要 住 在 西 摩 道 八 號 紅 屋 , 他 的 平 妻 張 覺 蓮 厭 倦 了 紅 屋 擠 迫 的 環 境 , 遂 設 計 了 古 典 的 何 東 花 園 。
根 據 何 東 遺 囑 , 家 族 有 「 三 不 賣 」 物 業 , 包 括 何 東 花 園 , 紀 念 何 東 夫 婦 的 尖 沙 咀 東 英 大 廈 , 和 象 徵 繼 承 祖 業 的 承 業 大 廈 。 三 物 業 須 在 第 二 代 全 歿 後 方 可 出 售 。
第 二 代 繼 承 這 些 物 業 遺 產 的 何 世 禮 將 軍 , 於 九 八 年 辭 世 , 這 「 三 不 賣 」 即 時 解 封 。 他 的 兒 子 何 鴻 毅 , 首 先 在 前 年 以 一 億 四 千 萬 , 將 承 業 大 廈 賣 出 。 餘 下 的 東 英 大 廈 現 正 招 標 , 市 場 估 計 成 交 價 可 達 十 六 億 。 至 於 市 值 五 億 的 何 東 花 園 , 亦 可 能 快 將 放 售 。
曾 顯 赫 一 時 的 何 東 家 族 , 在 港 的 足 跡 正 逐 漸 轉 淡 。 近 日 有 關 他 們 的 報 導 , 不 外 乎 是 變 賣 祖 業 或 官 司 , 例 如 何 鴻 毅 長 子 猷 廣 , 被 追 討 七 百 多 萬 的 欠 款 , 其 中 有 五 十 七 萬 元 為 召 妓 費 用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