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在 炮 彈 橫 飛 中 掘 金   沈 運 龍

沈 運 龍 在 沙 地 靠 賣 銷 售 利 潤 高 達 六 至 七 倍 的 中 國 工 藝 品 致 富 。
最後更新: 0804 16:16 / 建立時間 (HKT): 0327 00:00

戰 亂 , 引 致 生 靈 塗 炭 , 亦 可 以 是 掘 金 的 機 會 。
香 港 珠 寶 製 造 廠 商 會 前 主 席 沈 運 龍 , 曾 於 沙 地 阿 拉 伯 首 都 利 雅 德 經 營 珠 寶 精 品 二 十 年 , 九 一 年 波 斯 灣 戰 爭 爆 發 , 他 的 住 所 外 牆 被 飛 毛 腿 導 彈 碎 片 摧 毀 。 戰 後 , 回 教 徒 反 美 情 緒 暴 漲 , 常 以 外 商 為 恐 怖 襲 擊 對 象 , 令 沈 運 龍 每 日 上 街 如 膽 小 老 鼠 , 驚 怕 會 殃 及 池 魚 。 然 而 , 富 貴 險 中 求 , 沙 漠 的 黃 金 仍 是 吸 引 , 廿 五 年 在 沙 漠 打 滾 , 他 試 過 因 觸 犯 回 教 教 規 入 獄 、 打 藤 , 被 拍 檔 藉 欺 壓 外 商 的 公 司 法 , 吞 噬 他 的 家 財 。
千 錘 百 鍊 , 四 十 二 歲 的 沈 運 龍 現 在 是 中 東 九 間 珠 寶 精 品 店 的 老 闆 , 另 在 香 港 及 澳 洲 悉 尼 擁 有 六 間 連 鎖 店 。 美 、 伊 開 火 , 在 他 的 眼 裡 只 是 礙 眼 的 沙 塵 , 風 吹 過 後 , 又 是 耀 眼 的 明 天 。

看 着 新 聞 直 播 美 英 聯 軍 襲 伊 , 沈 運 龍 不 斷 致 電 回 杜 拜 , 知 當 地 市 面 仍 然 平 穩 , 只 是 人 人 留 意 鄰 國 戰 爭 的 進 展 , 他 才 鬆 一 口 氣 , 按 原 定 計 劃 飛 回 杜 拜 , 為 他 新 開 的 珠 寶 店 忙 碌 。
身 在 杜 拜 的 沈 運 龍 本 週 一 以 輕 鬆 的 口 脗 透 過 長 途 電 話 向 記 者 說 , 目 前 杜 拜 市 面 平 靜 , 當 地 的 咖 啡 店 、 餐 廳 均 擺 放 電 視 機 播 放 美 伊 戰 事 , 杜 拜 居 民 卻 抱 着 儼 如 看 世 界 杯 的 平 常 心 , 看 着 中 東 另 一 國 的 戰 爭 。
他 今 日 在 中 東 的 安 穩 與 十 二 年 前 在 伊 拉 克 鄰 國 、 沙 地 阿 拉 伯 經 歷 波 斯 灣 戰 役 , 體 會 戰 火 無 情 , 情 況 大 相 徑 庭 。
「 九 一 波 斯 灣 開 戰 前 幾 日 , 局 勢 好 緊 張 , 駐 沙 地 嘅 美 軍 不 停 步 操 巡 邏 , 人 人 都 好 panic , 個 個 搶 購 膠 紙 密 封 窗 戶 以 防 生 化 武 器 , 有 啲 人 搶 購 鸚 鵡 擺 出 屋 門 , 見 到 鸚 鵡 死 就 知 化 武 嚟 。 」
當 年 在 沙 地 首 都 利 雅 德 開 了 五 間 珠 寶 精 品 店 的 沈 運 龍 , 望 着 漫 天 戰 雲 , 在 開 戰 前 四 日 才 倉 卒 回 港 , 臨 走 前 , 他 將 店 鋪 的 夾 萬 鎖 匙 交 給 下 屬 , 並 吩 咐 他 們 若 情 況 危 急 , 就 放 棄 一 切 , 往 西 面 逃 走 。
「 沙 地 西 面 係 聖 城 麥 加 , 我 諗 薩 達 姆 唔 會 射 炮 過 去 嘅 。 」 結 果 , 戰 事 結 束 , 他 的 廿 多 名 下 屬 全 部 無 恙 , 只 是 伊 拉 克 發 射 的 飛 毛 腿 導 彈 , 在 空 中 被 美 國 愛 國 者 導 彈 截 擊 時 , 爆 炸 的 碎 片 變 成 強 勁 火 舌 , 摧 毀 沙 地 市 的 部 分 大 廈 ; 而 沈 運 龍 在 首 都 利 雅 德 興 建 的 公 司 別 墅 , 外 牆 就 被 距 一 條 街 墜 落 的 導 彈 碎 片 , 震 撼 出 一 條 長 長 裂 痕 , 兩 層 高 的 別 墅 , 險 要 塌 毀 。
戰 火 沒 嚇 怕 沈 運 龍 , 對 於 他 來 說 , 愈 危 險 的 地 方 , 黃 金 賺 得 愈 多 。
廿 五 年 前 , 他 看 見 報 章 刊 登 富 商 鄭 植 之 創 立 的 捷 和 集 團 , 招 聘 大 量 人 手 往 沙 地 阿 拉 伯 首 都 利 雅 德 建 美 軍 宿 舍 。 當 時 年 僅 廿 一 歲 , 做 寫 字 樓 後 生 , 被 每 月 三 千 五 百 元 、 比 自 己 人 工 多 一 倍 的 厚 薪 所 吸 引 , 申 請 助 理 會 計 一 職 。

沙 漠 生 活   苦 不 堪 言

當 沈 運 龍 腳 踏 無 邊 際 的 黃 沙 時 , 放 眼 整 個 沙 地 首 都 , 最 先 進 的 是 三 支 交 通 燈 , 什 麼 百 貨 公 司 、 酒 吧 、 戲 院 , 食 店 完 全 欠 奉 。 每 日 的 生 活 就 是 朝 八 晚 八 呆 在 沙 磚 廠 的 寫 字 樓 , 與 三 名 同 聲 同 氣 的 香 港 人 工 作 , 放 工 就 回 宿 舍 睡 覺 。 假 日 其 他 職 工 往 鄰 近 較 發 達 的 安 曼 、 約 旦 , 科 威 特 尋 樂 , 沈 運 龍 就 往 市 中 心 的 山 寨 電 話 店 , 與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外 勞 排 長 龍 , 輪 候 打 長 途 電 話 回 家 , 慰 解 思 鄉 之 情 。
「 打 長 途 電 話 無 錶 睇 , 實 際 打 三 分 鐘 , 店 員 屈 我 六 分 鐘 , 次 次 打 親 都 收 雙 倍 價 錢 , 四 至 五 十 度 高 溫 下 排 成 個 鐘 , 講 得 三 幾 分 鐘 就 無 咗 三 幾 百 蚊 , 次 次 谷 鬼 氣 收 場 。 」 三 分 鐘 的 電 話 , 卻 是 沈 運 龍 枯 燥 生 活 中 的 甘 露 。

回 教 嚴 規   危 機 處 處

沙 漠 乏 味 的 生 活 適 應 下 來 , 回 教 國 家 嚴 謹 的 規 條 卻 令 他 喘 不 過 氣 。 盛 產 石 油 致 富 的 沙 地 阿 拉 伯 , 當 地 居 民 是 高 高 在 上 受 法 制 保 障 的 一 等 公 民 , 外 商 外 勞 是 弱 勢 社 群 。
「 揸 車 千 祈 唔 好 有 交 通 意 外 , 撞 到 人 一 定 係 外 僑 唔 啱 , 即 刻 拉 去 坐 監 , 直 至 有 當 地 沙 地 人 俾 錢 擔 保 。 」 對 於 每 日 五 次 回 教 禱 告 要 停 止 工 作 , 齋 戒 期 不 得 進 食 等 回 教 鐵 律 , 沈 運 龍 分 秒 警 醒 着 , 不 敢 越 雷 池 半 步 。
「 喺 沙 地 周 圍 有 好 多 便 衣 神 棍 ( 宗 教 警 察 ) 監 視 , 曾 經 有 個 同 事 喺 齋 戒 期 𡁻 兩 口 香 口 膠 , 無 孔 不 入 嘅 神 棍 竄 出 來 捉 佢 坐 監 , 公 司 搵 擔 保 要 幾 日 後 先 放 番 出 嚟 。 」
在 「 白 色 恐 怖 」 籠 罩 下 , 沈 運 龍 專 心 工 作 掘 金 , 不 談 宗 教 、 政 治 。
到 埗 兩 月 後 , 他 由 助 理 會 計 升 上 生 產 主 管 , 兩 年 後 , 他 的 職 級 已 是 月 入 萬 元 的 經 理 , 在 沙 漠 的 香 港 人 圈 子 已 稱 得 上 一 哥 。 兩 年 合 約 期 滿 , 二 百 多 座 美 軍 宿 舍 已 屹 立 在 利 雅 德 邊 境 , 約 三 百 名 香 港 職 工 急 於 返 港 享 福 , 唯 獨 沈 運 龍 , 繼 續 在 沙 漠 搵 機 會 。
他 利 用 兩 年 來 在 沙 漠 工 作 儲 蓄 的 十 六 萬 港 元 , 返 港 在 上 環 、 尖 沙 嘴 一 帶 的 工 藝 店 , 搜 購 各 種 工 藝 品 帶 回 沙 漠 , 然 後 拿 着 一 喼 貨 , 在 四 十 五 度 殺 人 的 高 溫 下 , 逐 家 逐 戶 拍 門 , 向 沙 地 的 歐 美 僑 民 銷 售 。 當 年 沙 地 物 資 嚴 重 短 缺 , 手 工 一 般 的 國 貨 , 頓 成 罕 見 的 珍 品 , 銷 售 利 潤 可 高 達 五 至 六 倍 。
「 一 對 三 個 六 銀 錢 嘅 象 牙 耳 環 , 可 以 賣 到 七 十 蚊 , 一 幅 七 蚊 嘅 水 墨 畫 , 售 價 三 十 蚊 依 然 渴 市 。 」 滿 面 自 豪 的 沈 運 龍 做 了 年 半 「 行 街 」 後 , 由 一 個 手 提 喼 擴 張 到 一 個 專 櫃 , 未 幾 租 用 鋪 位 , 發 展 他 的 「 Chinatown 」 中 國 百 貨 專 門 店 。

功 夫 鞋 闖 禍

八 四 年 , 沈 引 入 中 國 功 夫 鞋 在 店 鋪 內 賣 , 深 得 阿 拉 伯 人 垂 青 , 一 對 香 港 買 入 六 元 , 沙 地 出 售 三 十 元 的 黑 布 鞋 , 造 成 搶 購 熱 , 想 不 到 功 夫 鞋 鞋 底 的 波 浪 條 紋 , 因 形 似 阿 拉 伯 文 , 被 人 告 密 稱 褻 瀆 阿 拉 真 神 , 差 點 要 他 賠 命 。
「 事 發 時 , 我 好 彩 返 香 港 採 購 , 伙 記 打 電 話 俾 我 , 話 有 『 神 棍 』 同 幾 個 政 府 部 門 嘅 人 入 鋪 調 查 , 查 啲 鞋 嘅 來 源 , 又 禁 止 我 哋 售 賣 。 無 幾 耐 , 成 群 沙 地 人 將 買 咗 嘅 功 夫 鞋 大 力 丟 入 鋪 , 又 恐 嚇 如 果 我 哋 再 賣 , 就 燒 咗 間 鋪 。 」 他 說 : 「 真 係 好 大 件 事 , 呢 個 人 引 入 回 教 國 家 嘅 鞋 底 踏 住 阿 拉 , 可 以 判 死 刑 。 」
他 命 不 該 絕 , 功 夫 鞋 暴 動 後 兩 週 , 即 八 四 年 十 一 月 七 日 , 在 伊 朗 德 克 蘭 機 場 , 阿 拉 伯 航 空 班 機 降 落 時 , 發 生 騎 劫 事 件 。 恰 巧 制 服 劫 機 者 的 乘 客 , 是 他 的 生 意 夥 伴 , 沙 地 人 Ihzan Felemban 阿 里 。 阿 里 頓 成 民 族 英 雄 , 加 上 沈 獻 上 五 十 萬 元 疏 通 , 才 可 平 息 事 件 。
一 個 月 後 , 他 再 次 踏 足 這 塊 令 他 覺 得 又 驚 又 險 的 黃 金 地 。 不 過 , 經 此 一 役 , 他 體 驗 到 「 孤 注 一 擲 , 嚴 重 起 來 可 以 咩 都 無 。 」 於 是 , 開 始 拓 展 珠 寶 精 品 店 「 古 珀 行 」 及 「 Life Style 」 。

拍 檔 出 賣 財 產 盡 失

但 想 不 到 , 救 他 一 命 的 夥 伴 阿 里 , 十 四 年 後 變 成 謀 奪 他 的 財 產 的 宿 敵 。
沙 地 政 府 嚴 禁 外 僑 經 商 , 於 是 外 商 借 用 當 地 人 的 姓 名 註 冊 。 八 一 年 創 業 時 , 沈 運 龍 就 找 阿 里 註 冊 為 其 店 名 義 上 的 店 東 , 每 年 以 營 業 額 幾 個 百 分 點 作 報 酬 。
生 意 愈 大 , 引 誘 亦 愈 大 , 九 八 年 , 合 作 了 十 七 年 的 阿 里 以 自 己 年 紀 老 邁 為 理 由 , 要 求 沈 運 龍 將 沙 地 共 七 間 店 鋪 送 給 他 養 老 。
「 外 國 人 太 無 地 位 , 所 有 法 律 文 件 都 係 阿 里 個 名 , officially 佢 的 確 係 東 主 。 」 他 於 沙 地 捱 出 來 七 間 店 約 值 千 萬 資 產 , 就 此 化 為 烏 有 。
幸 好 沈 運 龍 早 在 阿 里 「 發 難 」 前 三 年 , 已 調 動 資 金 往 杜 拜 , 他 就 在 這 塊 容 許 外 商 註 冊 的 國 家 , 東 山 再 起 。
他 在 辦 公 室 上 , 掛 上 他 與 阿 里 九 四 年 在 沙 地 鋪 前 的 合 照 , 他 冷 笑 的 說 , 掛 着 這 張 照 片 是 要 時 刻 警 惕 自 己 。
今 日 , 沈 運 龍 轄 下 的 珠 寶 精 品 店 , 九 間 在 阿 聯 酋 , 香 港 有 五 間 , 悉 尼 剛 成 立 一 個 門 市 , 而 他 在 順 德 市 建 了 一 座 工 貿 大 廈 。 他 海 外 的 事 業 已 上 軌 道 , 每 月 能 抽 出 一 半 時 間 留 在 香 港 呼 吸 自 由 空 氣 。 「 咁 多 年 每 次 踏 入 沙 地 境 內 , 我 成 個 人 都 會 抽 搐 。 最 記 得 第 一 次 由 沙 地 返 嚟 香 港 , 落 機 一 刻 , 成 個 人 鬆 晒 , 覺 得 好 安 全 。 」
他 認 為 香 港 才 是 最 自 由 最 安 全 的 好 地 方 , 「 九 一 波 斯 灣 戰 後 , 雖 然 中 東 經 濟 好 快 復 甦 , 戰 爭 始 終 令 人 好 恐 慌 , 人 人 儲 水 儲 糧 。 沙 地 係 做 嘢 搵 錢 嘅 地 方 , 但 搵 夠 就 要 盡 快 離 開 。 」 放 鬆 全 身 的 沈 運 龍 , 優 游 坐 在 紅 磡 辦 公 室 外 增 闢 千 呎 的 花 園 , 望 着 一 片 綠 林 , 輕 鬆 的 舒 一 口 氣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