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畫 中 有 話   黎 達 達 榮

今 年 32 歲 的 黎 達 達 榮 , 最 近 買 回 一 套 舊 版 《 叮 噹 》 , 所 以 他 的 背 包 中 總 袋 一 兩 本 , 讓 他 隨 時 翻 看 。
最後更新: 0803 03:51 / 建立時間 (HKT): 0917 00:00

專 畫 古 怪 漫 畫 的 黎 達 達 榮 ( 原 名 黎 達 榮 ) 今 期 很 紅 , 除 了 畫 隨 《 茶 杯 》 附 送 、 陶 傑 編 劇 的 愛 情 漫 畫 《 男 女 關 係 》 外 , 在 全 港 便 利 店 又 可 買 到 由 他 畫 招 紙 的 屈 臣 氏 百 周 年 蒸 餾 水 。 香 港 話 劇 團 的 新 劇 《 時 間 列 車 》 又 找 他 畫 宣 傳 海 報 , 更 貼 滿 了 電 車 站 的 燈 箱 。 藝 術 中 心 的 外 牆 貼 着 他 的 巨 型 繪 畫 , 裏 面 正 發 售 他 為 藝 術 中 心 設 計 的 T 恤 , 特 色 是 兩 邊 衫 袖 是 連 在 一 起 的 , 看 上 去 像 精 神 病 人 服 , 其 實 是 要 你 發 揮 想 像 力 , 自 行 選 擇 從 哪 裏 剪 開 衫 袖 來 穿 。
他 的 畫 很 另 類 , 但 他 並 不 介 意 : 「 出 版 社 找 我 , 就 是 貪 我 夠 怪 , 每 次 他 們 找 我 , 都 會 問 : 『 有 冇 新 嘢 想 試 ? 有 冇 得 意 嘢 ? 』 」 但 他 卻 介 意 和 別 人 溝 通 不 來 。 從 第 一 本 作 品 《 慢 慢 豬 , 凸 凸 交 》 到 《 男 女 關 係 》 , 他 都 隱 藏 了 一 些 訊 息 , 既 隱 晦 又 想 讀 者 明 白 。 在 《 男 女 關 係 》 中 , 他 更 將 自 己 對 與 人 溝 通 的 擔 憂 直 接 畫 出 來 。

打 不 通 的 手 提 電 話

中 秋 節 當 日 , 約 了 黎 達 達 榮 做 訪 問 , 他 超 趕 時 間 , 3 點 半 他 步 入 住 所 樓 下 的 茶 餐 廳 , 邊 做 訪 問 邊 吃 完 碗 餐 腸 公 仔 麵 , 4 時 05 分 已 嚷 着 要 回 家 畫 漫 畫 。
與 他 走 過 中 環 街 市 找 攝 影 地 點 , 途 中 看 到 三 十 多 隻 白 鴿 圍 在 地 上 爭 食 , 他 立 即 說 : 「 在 那 群 白 鴿 堆 中 應 只 吃 剩 一 隻 人 腳 。 」 … … 身 邊 的 人 跟 你 這 樣 說 , 你 會 如 何 應 對 ?
看 黎 達 達 榮 的 漫 畫 , 如 果 抱 着 看 流 行 漫 畫 的 心 情 看 , 你 會 覺 得 他 幻 想 新 奇 , 看 完 便 算 , 但 如 果 你 用 心 一 點 去 看 , 你 便 會 發 現 , 其 實 他 每 寫 一 篇 漫 畫 都 隱 藏 了 想 表 達 的 訊 息 , 而 且 很 有 時 代 感 。 藝 術 中 心 發 言 人 Connie 說 : 「 我 看 過 他 所 有 作 品 , 覺 得 他 畫 風 簡 單 , 故 事 很 有 時 代 感 , 當 中 又 有 寓 意 , 看 完 後 我 都 有 很 深 感 受 。 這 次 藝 術 中 心 找 他 設 計 『 Tube 』 , 就 是 貪 他 的 漫 畫 夠 年 青 。 」
例 如 他 正 為 由 陶 傑 編 劇 的 《 男 女 關 係 》 作 畫 , 故 事 講 台 灣 、 上 海 和 香 港 三 地 的 白 領 男 女 聚 在 同 一 個 辦 公 室 工 作 , 從 而 發 展 出 不 同 關 係 與 愛 情 。 但 他 仍 在 故 事 中 加 插 了 一 段 訊 息 , 就 是 所 有 角 色 的 手 提 電 話 都 是 打 不 通 的 。
兩 年 前 才 由 用 傳 呼 機 改 用 手 提 電 話 的 黎 達 達 榮 說 : 「 其 實 我 好 怕 有 電 話 後 , 要 經 常 留 意 幾 時 有 電 話 打 嚟 , 我 好 怕 有 miss call 。 」 在 《 男 女 關 係 》 中 , 他 便 以 miss call 來 表 現 男 女 主 角 間 的 感 情 。
故 事 中 , 男 主 角 先 收 到 一 個 接 收 不 清 楚 的 電 話 , 到 中 段 , 女 主 角 沒 有 接 聽 男 主 角 的 電 話 。 他 說 : 「 手 提 電 話 會 令 人 嘅 誠 信 減 低 , 以 前 約 咗 人 , 因 冇 電 話 , 遲 到 嘅 話 會 好 緊 張 , 講 咗 不 見 不 散 又 真 係 會 等 到 見 面 為 止 。 依 家 啲 人 可 能 到 了 約 定 時 間 , 至 喺 公 司 打 電 話 通 知 對 方 遲 啲 到 。 」

其 實 不 另 類

黎 達 達 榮 在 香 港 漫 畫 圈 中 , 一 直 被 視 為 另 類 漫 畫 家 , 但 當 給 他 一 個 機 會 去 評 定 自 己 時 , 他 會 說 : 「 從 來 冇 人 咁 問 過 我 , 但 我 一 定 會 話 自 己 唔 係 另 類 , 我 嘅 畫 每 一 格 獨 立 嚟 睇 都 睇 得 明 白 , 可 能 幾 格 拼 埋 一 齊 至 睇 唔 明 啦 ! 」
他 還 補 充 , 他 的 漫 畫 其 實 一 直 在 做 實 驗 , 由 95 年 第 一 本 出 版 的 《 慢 慢 豬 , 凸 凸 交 》 開 始 到 現 在 , 從 未 間 斷 。
「 《 慢 慢 豬 , 凸 凸 交 》 有 160 頁 , 分 為 17 個 故 事 , 最 初 的 故 事 每 格 細 得 只 有 手 指 尾 咁 大 , 全 版 密 麻 麻 有 百 多 格 , 我 全 部 畫 人 仔 在 格 內 。 後 面 的 格 仔 越 畫 越 大 , 可 以 畫 不 同 的 男 女 愛 情 觀 , 到 最 後 的 故 仔 , 一 版 只 有 三 格 。 」
「 其 實 我 係 試 驗 不 同 嘅 格 仔 大 小 , 應 該 放 啲 乜 嘢 入 去 至 係 最 好 。 讀 者 看 不 明 白 是 應 該 的 , 因 我 唔 係 以 故 事 做 賣 點 , 我 賣 的 是 橋 。 」
接 着 在 97 年 推 出 的 《 木 積 積 , 中 中 值 》 , 是 他 在 《 黃 巴 士 》 內 連 載 的 兒 童 故 事 , 這 次 他 又 要 打 破 兒 童 書 的 傳 統 。 黎 達 達 榮 像 專 家 地 說 : 「 小 朋 友 對 形 狀 特 別 敏 感 , 於 是 我 設 計 咗 一 個 奇 形 怪 狀 , 冇 手 冇 腳 嘅 小 學 生 做 主 角 , 去 表 示 兒 童 對 成 人 嘅 睇 法 。 故 事 內 容 非 常 易 明 , 只 係 我 一 用 非 人 類 及 動 物 嚟 做 主 角 , 就 被 指 係 另 類 啫 。 」

我 有 考 慮 市 場

他 在 這 兩 本 書 後 , 推 出 了 屬 同 一 疊 字 系 列 的 作 品 , 分 別 是 《 彈 彈 蝦 , 高 高 甩 》 、 《 笑 笑 雞 , 磨 磨 沙 》 和 《 得 得 意 , 恐 恐 怖 》 , 連 自 己 的 筆 名 也 用 疊 字 , 這 可 能 就 是 令 人 錯 覺 他 是 另 類 漫 畫 家 的 元 兇 , 但 原 來 在 改 名 背 後 , 他 有 考 慮 過 市 場 : 「 這 些 名 字 沒 特 別 意 思 的 , 我 只 覺 得 較 易 讓 讀 者 記 得 。 最 初 為 《 慢 慢 豬 , 凸 凸 交 》 改 名 時 很 頭 痛 , 因 為 書 中 故 事 內 容 不 統 一 , 很 難 找 一 個 字 配 合 . 又 不 想 叫 『 實 驗 漫 畫 』 或 『 漫 畫 書 』 這 麼 普 通 , 之 後 便 用 了 ba ba li gu gu gi ( 他 說 這 音 沒 什 麼 意 思 ) 這 音 調 變 做 書 名 。 我 不 需 讀 者 好 清 楚 我 畫 什 麼 , 又 不 想 像 一 些 看 到 書 名 便 估 到 內 容 的 書 一 樣 , 我 畫 本 奇 怪 的 書 在 市 面 出 售 其 實 幾 得 意 。 」
黎 達 達 榮 的 實 驗 , 讓 他 在 市 場 上 有 了 清 晰 的 定 位 , 還 說 自 己 不 畫 古 怪 書 不 行 : 「 我 覺 得 應 該 給 讀 者 多 些 選 擇 , 如 十 個 人 中 有 八 個 愛 看 《 龍 虎 門 》 , 另 外 約 兩 個 愛 看 愛 情 小 說 , 可 能 只 剩 0.5% 愛 看 古 怪 東 西 。 我 不 可 能 知 道 那 0.5% 中 是 否 全 部 愛 看 我 的 作 品 , 我 惟 有 在 能 力 範 圍 內 盡 力 試 。 」

會 考 兩 分

黎 達 達 榮 的 漫 畫 古 怪 , 他 自 己 也 樂 得 做 個 「 怪 人 」 。 記 者 第 一 次 找 他 做 訪 問 , 見 他 走 過 來 時 , 頭 和 身 子 都 側 向 左 邊 , 像 總 是 企 不 挺 直 的 , 忍 不 住 問 他 的 頭 怎 會 這 樣 ? 他 欣 然 地 說 : 「 我 是 個 怪 人 , 頭 又 歪 、 又 肥 , 但 這 是 因 為 我 連 續 六 年 , 都 蜷 縮 在 華 富 邨 的 碌 架 床 上 , 用 一 塊 木 板 當 書 枱 , 畫 畫 時 頭 又 愛 靠 在 枱 面 上 造 成 。 」 兩 年 前 他 搬 到 上 環 , 工 作 環 境 才 有 改 善 。
黎 達 達 榮 的 父 親 是 金 工 技 師 , 他 的 兩 個 哥 哥 及 家 姐 都 遺 傳 了 父 親 的 藝 術 細 胞 。 「 大 哥 現 在 是 個 攝 影 師 , 二 哥 在 小 時 候 已 可 以 用 泥 膠 做 鐵 甲 萬 能 俠 、 家 姐 則 是 畫 畫 最 好 的 人 。 我 在 薄 扶 林 魯 班 小 學 讀 書 時 則 以 勞 作 成 績 最 好 。 」
他 說 小 時 候 家 中 很 窮 , 到 中 四 、 中 五 , 他 日 間 在 一 間 文 具 包 裝 公 司 幫 手 設 計 輸 往 歐 洲 發 售 的 筆 盒 上 的 花 紋 圖 案 , 夜 晚 在 堅 道 明 愛 夜 校 讀 書 , 會 考 除 了 中 文 、 數 學 拿 E 外 , 全 軍 覆 沒 。
其 後 他 做 過 菲 林 沖 印 , 又 在 90 至 93 年 到 「 大 一 」 讀 設 計 , 之 後 在 一 間 設 計 公 司 負 責 大 陸 的 月 餅 盒 、 鮑 魚 罐 等 包 裝 設 計 。
現 在 他 沒 有 固 定 收 入 , 也 沒 俾 家 用 , 「 我 通 常 每 年 新 年 才 給 一 筆 較 大 的 家 用 母 親 , 他 們 從 沒 埋 怨 我 畫 畫 , 還 會 問 我 夠 不 夠 錢 用 。 」 家 人 給 予 的 自 由 , 令 他 的 思 想 全 無 約 束 。

故 事 要 有 多 層

樂 觀 的 他 說 : 「 我 從 沒 擔 心 銷 量 , 如 果 擔 心 就 不 會 畫 這 類 漫 畫 啦 。 況 且 我 有 手 有 腳 , 以 後 沒 人 找 我 畫 嘢 , 我 就 轉 行 做 其 他 … … 雖 然 我 還 未 想 到 會 轉 做 什 麼 。 」
「 怪 人 」 口 裏 說 得 輕 鬆 , 其 實 他 對 漫 畫 的 要 求 非 常 高 , 他 說 : 「 漫 畫 應 該 有 很 多 層 。 」 他 在 99 年 畫 的 《 青 春 耳 鼻 喉 》 , 就 用 四 格 漫 畫 形 式 講 現 代 人 的 愛 情 態 度 , 「 有 一 篇 說 女 主 角 最 愛 看 報 章 雜 誌 上 的 愛 情 占 卜 , 她 的 朋 友 就 跟 她 說 , 最 新 的 占 卜 方 法 是 翻 字 典 , 如 那 朋 友 揭 到 near , 即 時 開 心 到 彈 起 , 因 她 認 為 意 思 是 愛 情 很 快 來 。 之 後 女 主 角 揭 到 袋 鼠 , 她 完 全 不 明 白 是 什 麼 意 思 , 故 事 到 這 裏 便 完 , 我 不 會 解 釋 袋 鼠 的 意 思 , 就 留 待 讀 者 自 己 聯 想 。 也 許 有 人 想 到 袋 鼠 的 袋 可 說 成 等 待 ( 這 是 他 的 原 意 ) , 但 想 不 到 也 不 要 緊 , 當 這 篇 漫 畫 是 個 笑 話 也 可 以 。
「 其 實 我 想 說 現 時 的 女 孩 子 太 迷 信 , 不 過 在 報 章 上 的 愛 情 運 程 , 來 來 去 去 都 是 幾 隻 字 。 字 典 和 它 剛 好 相 反 , 是 最 多 字 的 書 , 這 是 個 強 烈 對 比 , 要 讀 者 深 入 一 點 才 會 看 到 。 」

其 實 很 簡 單

他 的 漫 畫 亦 有 關 心 社 會 的 訊 息 , 例 如 他 曾 在 《 彈 彈 蝦 , 高 高 甩 》 中 , 憑 他 的 古 怪 故 事 鼓 勵 香 港 人 : 「 有 一 日 , 月 球 把 地 上 的 物 件 全 吸 上 去 , 只 剩 5 個 中 學 生 仍 在 地 球 上 。 他 們 不 知 何 時 會 飛 上 天 , 都 趕 着 回 家 取 一 件 重 要 的 東 西 。 有 女 孩 子 拿 一 封 情 信 , 有 人 拿 食 物 。 最 後 他 們 都 飄 了 上 天 , 但 其 中 一 人 被 困 在 天 橋 底 動 彈 不 得 , 要 其 他 人 打 開 水 樽 蓋 及 將 橙 向 上 飛 讓 他 吃 到 。 」 而 全 書 的 最 大 特 點 是 所 有 人 只 用 一 個 笑 樣 。 即 使 他 們 在 中 環 行 人 電 梯 逃 命 時 , 也 是 笑 着 的 。
「 其 實 寫 這 故 事 那 年 是 97 年 , 社 會 開 始 有 怨 氣 , 我 想 告 訴 大 家 , 即 使 活 在 壞 環 境 , 也 要 笑 着 面 對 。 」

公 仔 麵 踩 鋼 線

黎 達 達 榮 很 易 滿 足 , 記 者 跟 他 做 了 兩 次 訪 問 , 每 次 問 他 想 吃 什 麼 , 他 都 說 : 「 『 吉 野 家 』 牛 肉 飯 , 還 有 公 仔 麵 。 」 由 於 中 環 找 不 到 「 吉 野 家 」 , 於 是 兩 天 都 陪 他 在 鴨 巴 甸 街 吃 公 仔 麵 。
餐 腸 麵 一 碗 才 十 多 元 , 他 吃 得 津 津 有 味 : 「 公 仔 麵 要 煮 得 難 食 好 難 , 要 煮 得 好 味 亦 唔 易 。 」
他 曾 說 自 己 畫 的 古 怪 漫 畫 是 在 踩 鋼 線 。 也 許 就 像 煮 公 仔 麵 , 畫 怪 畫 易 , 畫 好 的 怪 畫 難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