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凍 齋 啡   蔣 志 光

最後更新: 0804 16:33 / 建立時間 (HKT): 0812 00:00

蔣 志 光 是 我 遇 過 第 二 個 在 餐 廳 只 點 凍 齋 啡 的 男 演 員 , 第 一 個 是 方 中 信 。 如 果 說 熱 齋 啡 還 勝 在 香 濃 , 凍 齋 啡 除 了 淡 就 只 有 絲 絲 苦 澀 , 方 中 信 選 飲 , 大 概 因 為 生 活 已 夠 甜 蜜 豐 富 吧 。 大 半 年 前 , 蔣 志 光 和 方 中 信 、 錢 嘉 樂 合 演 《 花 樣 中 年 》 , 描 述 中 年 男 人 的 寂 寞 ; 現 實 裡 , 方 與 錢 都 交 上 港 姐 冠 軍 女 朋 友 , 又 同 樣 熱 愛 跑 車 , 香 車 美 人 從 不 缺 — — 真 正 寂 寞 中 年 , 其 實 只 屬 於 蔣 志 光 。

當 還 有 人 記 得 蔣 志 光 曾 是 創 作 歌 手 , 寫 過 唱 過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 《 舊 朋 友 》 等 金 曲 時 , 他 卻 不 堪 回 首 , 自 稱 今 日 對 音 樂 見 識 愈 高 了 , 愈 不 敢 再 出 唱 片 。 轉 型 做 演 員 , 當 演 技 終 於 被 認 同 時 , 他 卻 仍 留 戀 在 從 未 實 現 過 的 導 演 夢 。 要 做 導 演 , 他 清 楚 知 道 最 應 做 的 第 一 件 事 是 找 老 闆 投 資 , 同 時 又 最 不 屑 去 幹 此 勾 當 — — 對 自 己 要 求 太 高 , 理 想 與 現 實 相 差 太 遠 , 怎 能 不 寂 寞 ? 蔣 志 光 是 虔 誠 教 徒 , 在 圈 中 本 已 屬 少 數 , 偏 偏 他 連 藝 人 之 家 ( 演 藝 界 基 督 徒 組 織 ) 也 合 不 來 , 堅 持 更 多 原 則 , 孤 單 的 路 更 孤 單 。 《 棟 篤 神 探 》 中 的 史 高 拔 督 察 , 公 認 比 主 角 黃 子 華 更 生 鬼 , 我 們 索 性 將 他 打 扮 成 《 傻 豹 》 中 的 彼 得 斯 拉 。 但 逗 趣 的 外 表 下 , 現 實 畢 竟 不 是 一 場 喜 劇 。

牛 油 麵 包

蔣 志 光 祖 籍 浙 江 寧 波 , 父 親 是 典 型 的 上 海 裁 縫 。 小 學 畢 業 後 , 蔣 志 光 在 家 中 洋 服 店 學 過 幾 年 師 , 發 覺 真 正 興 趣 在 電 影 , 便 一 邊 做 片 場 小 工 , 一 邊 讀 夜 中 學 , 學 好 英 文 睇 西 片 。
一 路 做 到 副 導 演 , 參 與 的 都 是 獨 立 製 作 , 蔣 志 光 自 嘲 講 出 來 也 無 人 識 。 同 樣 由 低 做 起 , 如 果 一 早 加 入 大 公 司 , 總 較 易 闖 出 名 堂 , 他 卻 說 : 「 我 沒 行 錯 , 正 因 我 揀 了 這 條 路 , 比 人 行 得 慢 , 經 驗 也 更 多 。 」
後 來 朋 友 勸 他 不 如 憑 唱 歌 入 行 , 會 較 易 獲 賞 識 。 於 是 唱 起 廣 告 歌 來 , 模 仿 林 子 祥 腔 口 幾 可 亂 真 , 唱 片 公 司 找 他 組 成 風 雲 樂 隊 , 再 獨 立 發 展 , 一 手 包 辦 作 曲 填 詞 和 主 唱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 《 舊 朋 友 》 , 在 八 十 年 代 尾 至 九 十 年 代 頭 風 光 過 一 段 日 子 。
流 行 音 樂 於 他 無 難 度 。 「 睇 得 準 賣 錢 的 音 樂 , 不 代 表 就 是 自 己 滿 意 的 音 樂 。 『 同 是 天 涯 淪 落 人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的 一 組 音 符 , 其 實 填 得 好 夾 硬 好 難 聽 , 但 因 為 這 十 四 個 字 是 名 牌 ( 白 居 易 詩 句 ) , 融 得 落 歌 唱 到 出 來 , 大 家 就 會 當 好 叻 。
「 攞 金 曲 獎 的 時 候 , 不 能 話 問 心 有 愧 , 但 成 個 人 真 的 很 『 空 』 — — 吓 , 原 來 咁 就 叫 金 曲 。
「 為 什 麼 歐 洲 的 牛 油 麵 包 咁 好 食 ? 歐 洲 人 一 樣 識 食 海 鮮 食 大 餐 , 但 他 們 很 早 已 認 清 最 好 的 技 術 不 一 定 要 拿 來 賺 大 錢 , 所 以 寧 願 將 心 思 花 在 平 價 食 物 上 。 等 於 外 國 隨 便 一 個 街 頭 音 樂 家 , 來 到 香 港 流 行 樂 壇 都 贏 晒 , 但 是 不 是 所 有 人 都 必 要 行 這 條 路 呢 ? 世 界 不 應 該 只 得 一 條 路 。 如 果 我 繼 續 像 工 廠 啤 多 十 首 像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的 樣 板 歌 出 來 , 不 退 開 一 步 , 我 對 音 樂 的 認 識 , 不 會 像 現 在 提 高 。
「 還 有 , 連 太 太 也 不 喜 歡 我 那 時 期 的 音 樂 , 她 知 道 我 是 商 業 計 算 出 來 的 。 男 人 , 怎 能 做 連 身 邊 人 都 不 欣 賞 的 工 作 ? 」
音 樂 見 解 或 者 高 了 , 但 發 表 的 平 台 也 隨 着 退 出 樂 壇 而 失 去 了 。 蔣 志 光 說 不 可 惜 , 只 希 望 將 來 還 有 機 會 出 真 正 屬 於 自 己 的 唱 片 。

我 有 張 良 計

說 不 可 惜 , 總 考 慮 過 經 濟 因 素 。 那 時 礙 於 合 約 , 歌 紅 了 卻 收 不 到 大 錢 , 而 且 蔣 志 光 自 言 一 早 看 穿 唱 片 業 將 式 微 。 「 唱 歌 為 我 帶 來 了 知 名 度 , 我 便 馬 上 運 用 這 知 名 度 入 電 視 台 , 至 少 做 演 員 會 與 我 終 極 目 標 ( 做 導 演 ) 較 接 近 , 結 果 我 都 花 了 十 年 時 間 , 近 年 才 總 算 被 認 同 為 性 格 演 員 。 如 果 死 賴 在 歌 手 身 份 愈 久 , 轉 型 步 伐 便 更 慢 。 」
剩 下 來 , 畢 竟 歌 手 萬 千 光 芒 在 一 身 , 這 是 性 格 演 員 永 遠 無 法 相 提 並 論 的 。 蔣 志 光 說 : 「 我 會 引 用 波 波 夫 的 名 言 : 『 偶 像 是 虛 幻 的 , 我 是 真 實 的 。 』 」
波 波 夫 , 今 屆 奧 運 游 泳 老 將 , 老 驥 伏 櫪 , 志 在 千 里 。
做 演 員 , 蔣 志 光 很 清 楚 自 己 不 夠 靚 仔 的 局 限 。 最 近 在 《 楚 漢 驕 雄 》 演 張 良 , 肥 皂 劇 講 楚 漢 相 爭 , 主 線 離 不 開 劉 邦 項 羽 恩 怨 情 仇 , 但 愛 讀 書 的 蔣 志 光 知 道 , 真 正 創 造 這 段 歷 史 的 是 運 籌 帷 幄 的 軍 師 張 良 , 只 不 過 退 居 二 線 而 不 起 眼 而 已 。 蔣 志 光 戲 份 不 多 但 做 得 很 興 奮 , 因 為 張 良 符 合 他 的 演 員 志 願 — — 做 二 線 王 。
自 編 自 導 的 夢 , 從 未 淡 忘 過 , 已 到 了 落 筆 寫 劇 本 階 段 , 是 一 部 懸 疑 片 。 他 甚 至 樂 意 不 收 劇 本 費 , 但 打 死 不 願 放 低 尊 嚴 摸 杯 底 搵 老 細 。
「 我 們 沒 有 荷 李 活 的 資 源 , 但 能 不 能 有 荷 李 活 的 道 德 呢 ? 道 德 並 不 虛 無 飄 渺 , 可 以 是 很 實 際 的 — — 這 麼 多 外 景 車 , 為 什 麼 不 留 一 部 做 餐 車 ? 道 具 部 什 麼 都 搭 得 出 , 為 什 麼 拍 外 景 時 不 搭 個 帳 篷 讓 大 家 抖 抖 涼 ? 就 算 香 港 電 影 最 風 光 的 年 代 , 也 從 未 替 員 工 take care 過 。 老 闆 盡 說 要 做 大 事 , 但 這 麼 簡 單 的 好 事 就 是 未 做 妥 。 」
難 怪 他 的 路 依 然 漫 長 。

活 見 證

蔣 志 光 的 固 執 , 由 十 一 年 前 放 棄 做 歌 手 開 始 , 時 間 上 與 他 真 正 認 識 耶 穌 脗 合 。 他 來 自 基 督 教 家 庭 , 父 母 是 那 種 走 難 南 來 靠 教 會 麵 粉 接 濟 而 皈 依 的 教 徒 , 他 也 得 過 且 過 ; 但 十 一 年 前 遇 見 異 象 , 整 整 一 天 眼 睛 看 任 何 東 西 都 浮 現 一 個 立 體 透 明 的 「 主 」 字 , 才 認 清 誰 是 生 命 的 主 人 。 蔣 志 光 說 : 「 不 用 羨 慕 我 , 只 代 表 我 信 心 不 足 , 神 唯 有 用 這 方 法 啟 示 我 。 《 聖 經 》 說 , 未 遇 過 神 蹟 就 信 的 人 , 更 有 福 氣 。 」
然 而 , 蔣 志 光 連 藝 人 之 家 也 絕 少 參 與 。 「 不 去 , 並 不 寂 寞 ; 去 到 才 寂 寞 。 程 序 上 , 大 家 會 歡 迎 你 一 輪 , 然 後 已 不 知 講 什 麼 好 , 只 叮 囑 以 後 也 要 來 聚 會 呀 。 如 果 真 是 一 個 家 , 家 人 應 不 用 這 般 客 氣 。 」
不 以 為 然 , 其 實 不 解 也 明 。 蔣 志 光 承 認 自 己 是 圈 中 少 數 的 強 硬 派 , 死 不 肯 開 鏡 上 香 拜 神 。 「 大 家 都 說 , 為 什 麼 不 通 融 遷 就 一 下 求 個 平 安 ? 正 如 影 圈 說 , 為 什 麼 不 能 辛 苦 些 暗 啞 底 ? 其 實 這 都 是 簡 單 守 到 的 原 則 。 有 我 蔣 志 光 還 在 , 十 幾 年 來 就 是 開 鏡 不 裝 香 照 樣 平 平 安 安 , 十 幾 年 來 就 是 不 靠 人 事 關 係 , 太 太 和 兒 子 以 我 的 工 作 為 榮 。 將 來 做 導 演 , 也 希 望 提 供 員 工 較 合 理 的 環 境 。 我 就 是 活 見 證 , 告 訴 後 輩 , 世 界 原 來 還 可 以 這 樣 , 不 要 將 歪 理 當 真 理 。 」

龍 蝦 八 十 八 蚊 斤

蔣 志 光 已 婚 , 妻 子 是 全 職 家 庭 主 婦 , 育 有 一 個 九 歲 的 兒 子 , 家 住 灣 仔 , 本 可 考 入 聖 約 瑟 小 學 , 但 做 爸 爸 的 寧 願 兒 子 讀 無 宗 教 背 景 的 東 華 三 院 , 好 過 讀 錯 天 主 教 而 非 基 督 教 的 名 校 。
生 活 吃 力 嗎 ? 「 不 用 餐 餐 食 海 鮮 , 自 然 無 問 題 。 當 香 港 人 食 龍 蝦 氾 濫 到 八 十 八 蚊 一 斤 的 時 候 , 物 質 , 真 不 用 太 追 求 了 。 做 到 買 書 給 兒 子 買 書 給 自 己 不 怕 手 軟 , 已 經 無 求 。
「 就 算 讓 我 做 到 大 歌 星 , 經 歷 金 融 風 暴 、 樓 市 崩 圍 , 幾 多 大 歌 星 還 不 是 要 復 出 填 數 ? 我 從 來 只 租 樓 住 , 幾 年 前 , 朋 友 話 唔 抵 得 我 還 不 買 樓 , 我 自 己 就 係 抵 得 頸 。 我 無 賺 過 大 錢 , 亦 無 蝕 過 。 」

榮 耀

《 棟 篤 神 探 》 一 早 拍 完 , 鬍 子 是 真 的 , 卻 已 剃 掉 。 蔣 志 光 還 保 留 着 那 撇 保 險 用 的 假 鬚 作 紀 念 , 珍 如 拱 璧 。
這 個 男 人 , 有 太 多 行 徑 令 人 估 不 到 。 大 半 年 前 《 花 樣 中 年 》 播 映 時 , 我 已 約 過 蔣 志 光 。 那 個 下 午 , 他 一 收 到 我 電 話 , 馬 上 答 應 一 小 時 後 即 可 面 談 。 我 心 想 : 二 線 演 員 , 難 得 有 訪 問 機 會 總 𦧲 飯 應 吧 。 不 料 到 見 面 時 , 蔣 志 光 只 顧 向 我 傳 福 音 , 隻 字 不 提 訪 問 , 還 說 : 「 如 果 我 一 番 話 對 你 信 仰 有 啟 發 , 豈 不 更 有 意 義 嗎 ? 」
不 是 故 弄 玄 虛 , 往 後 大 半 年 , 他 都 不 聞 不 問 , 我 開 始 相 信 : 蔣 志 光 是 真 正 重 視 傳 福 音 多 於 曝 光 率 。
直 到 這 次 我 再 嘗 試 邀 請 , 他 卻 爽 快 答 應 , 理 由 是 : 自 覺 《 棟 篤 神 探 》 演 得 比 《 花 樣 中 年 》 得 心 應 手 , 可 以 無 愧 地 談 談 演 藝 工 作 了 , 甚 至 願 意 接 受 更 多 訪 問 — — 卻 沒 有 計 算 過 《 花 樣 中 年 》 的 戲 份 遠 較 《 棟 篤 神 探 》 多 , 如 果 早 些 站 出 來 , 聲 勢 會 更 配 合 。
都 不 重 要 了 , 蔣 志 光 說 : 「 重 要 的 是 啟 發 了 一 個 叫 余 家 強 的 人 , 榮 耀 歸 於 神 。 」
淡 泊 名 利 , 榮 耀 也 歸 於 蔣 志 光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