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西 風 殘 照   陳 鈞 潤

香 港 文 化 環 境 漸 漸 改 變 , 陳 鈞 潤 沒 想 過 移 民 , 因 沒 有 一 個 地 方 像 香 港 : 「 我 不 想 被 同 化 為 外 國 人 , 又 不 想 在 唐 人 街 保 存 自 己 的 文 化 , 還 是 留 在 香 港 好 。 」
最後更新: 0804 16:19 / 建立時間 (HKT): 0626 00:00

七 一 前 訪 問 陳 鈞 潤 , 其 實 帶 點 私 心 。 廿 三 條 大 限 當 前 , 在 朝 在 野 的 人 都 變 得 面 目 猙 獰 , 可 怕 復 可 厭 , 使 記 者 益 發 懷 念 殖 民 地 的 老 好 日 子 。
陳 鈞 潤 是 典 型 殖 民 地 精 英 , 在 殖 民 地 色 彩 甚 濃 的 香 港 大 學 工 作 。 工 餘 喜 歡 聽 歌 劇 與 翻 譯 劇 本 , 包 括 《 元 宵 》 和 《 女 大 不 中 留 》 。 他 享 受 香 港 人 身 處 中 英 文 化 夾 縫 中 的 樂 趣 , 堅 持 香 港 人 一 定 要 學 好 英 文 , 痛 恨 後 殖 民 過 猶 不 及 的 狹 隘 民 族 主 義 , 大 罵 母 語 教 學 。
眼 看 香 港 政 府 走 上 自 毀 長 城 的 不 歸 路 , 他 唯 有 守 住 自 己 的 小 天 地 , 每 天 必 做 英 文 填 字 遊 戲 , 工 作 時 用 最 精 準 的 英 文 寫 大 學 尋 常 的 會 議 紀 錄 。 回 到 家 裡 , 洗 澡 時 唱 的 , 是 意 大 利 名 曲 O Sole Mio 。
就 當 外 面 的 風 風 雨 雨 , 與 他 無 干 。

陳 鈞 潤 為 人 認 識 , 是 他 翻 譯 了 很 多 不 朽 名 劇 , 原 文 是 意 大 利 文 或 英 文 都 有 。 但 他 正 職 是 港 大 高 級 行 政 人 員 , 曾 任 外 務 處 處 長 。 當 年 校 長 鄭 耀 宗 因 鍾 庭 耀 事 件 開 記 者 會 , 坐 在 鄭 旁 為 校 長 解 圍 的 就 是 他 。
那 一 役 後 , 他 被 調 到 牙 醫 學 院 任 院 務 秘 書 , 很 多 時 要 開 會 , 寫 會 議 紀 錄 。 對 於 這 工 作 , 他 洋 洋 自 得 的 說 , 會 議 紀 錄 是 傳 統 英 式 公 文 , 不 是 人 人 懂 得 寫 。
紀 錄 開 頭 是 The Committee , 然 後 每 個 分 段 都 以 一 動 詞 開 始 , 像 received 、 discussed 、 heard … … 最 後 是 agreed , 即 是 達 成 了 什 麼 共 識 。 每 個 分 段 無 論 幾 長 , 都 以 一 個 句 子 表 述 , 即 只 能 有 一 個 句 號 , 其 餘 都 要 用 分 號 。
雖 然 他 已 屬 副 教 務 長 級 , 但 學 者 才 是 執 政 者 , 他 管 行 政 , 沒 有 投 票 權 。 他 說 , 香 港 的 文 官 制 度 已 名 存 實 亡 , 公 務 員 給 弄 得 「 唔 清 唔 楚 」 , 政 治 中 立 地 位 失 守 。 只 有 在 大 學 裡 , 依 然 能 保 持 這 種 英 式 優 良 傳 統 。

感 謝 英 人   令 我 高 貴

中 學 時 代 , 他 在 皇 仁 書 院 唸 書 , 早 會 時 要 唱 英 國 國 歌 。 他 跟 同 學 , 會 將 God save the Queen ( 天 佑 女 皇 ) 捉 狹 地 唱 成 God shave the Queen ( 天 剃 女 皇 ) , 但 對 英 國 的 統 治 , 他 深 存 感 激 。
他 出 身 自 典 型 香 港 家 庭 , 父 母 沒 受 過 正 式 教 育 , 在 灣 仔 大 佛 口 開 雜 貨 鋪 。 他 從 小 聽 麗 的 呼 聲 , 跟 母 親 看 大 戲 , 蹲 在 春 園 街 地 攤 買 舊 小 說 看 。 在 灣 仔 基 立 小 學 讀 書 , 遇 上 很 多 大 陸 來 港 、 中 文 造 詣 甚 高 的 中 文 老 師 , 連 寫 紀 念 冊 , 都 會 引 用 四 書 五 經 。
考 入 皇 仁 後 , 接 受 英 語 教 育 。 中 六 時 , 正 值 六 七 暴 動 , 滿 地 「 菠 蘿 」 時 代 。
「 當 時 我 做 糾 察 , 負 責 撕 掉 同 學 掛 出 來 的 標 語 , 發 現 類 似 菠 蘿 的 物 體 要 舉 報 。 我 覺 得 黑 白 分 明 , 我 一 早 就 站 在 政 府 那 一 邊 。 」
入 到 港 大 , 殖 民 地 最 高 學 府 , 遇 見 的 都 是 跟 他 一 樣 的 人 。
「 我 住 在 利 瑪 竇 堂 ( 宿 舍 ) , 有 個 師 兄 叫 施 祖 祥 , 他 說 在 暴 動 時 他 做 義 工 , 幫 手 揸 電 車 , 維 持 社 會 秩 序 , 不 知 幾 自 豪 。 佢 果 然 一 畢 業 就 入 政 府 做 AO ( 政 務 官 ) 。 」

他 在 大 學 主 修 英 文 與 比 較 文 學 , 與 一 班 師 兄 姊 在 大 會 堂 搞 英 文 話 劇 。 男 主 角 是 許 仕 仁 , 其 中 一 女 角 是 吳 靄 儀 , 許 鞍 華 做 後 台 主 管 , 他 則 做 她 的 助 手 。 他 們 是 最 後 一 批 做 英 文 劇 的 學 生 , 之 後 , 火 紅 年 代 來 臨 , 中 文 運 動 便 抬 頭 了 。
「 我 好 珍 惜 我 的 背 景 , 整 個 香 港 都 應 珍 惜 。 能 夠 有 東 西 方 文 化 的 精 粹 , 是 香 港 成 功 的 因 素 。 」
九 七 回 歸 時 , 有 人 不 斷 轟 炸 「 洗 雪 百 年 國 恥 」 的 愛 國 情 懷 , 他 翻 譯 了 蕭 伯 納 名 著 《 窈 窕 淑 女 》 , 表 達 他 對 殖 民 地 的 想 法 。 他 把 故 事 背 景 搬 去 三 十 年 代 的 港 大 , 教 授 是 牛 津 回 來 的 語 言 學 家 , 賣 花 女 出 身 自 上 環 街 市 , 滿 口 台 山 話 。 教 授 要 改 造 她 成 為 中 英 兼 通 的 高 貴 上 流 淑 女 。 當 賣 花 女 變 成 淑 女 以 後 , 她 對 教 授 說 : 「 我 好 感 激 你 教 我 英 式 那 一 套 , 使 我 成 了 上 流 人 。 但 我 始 終 是 香 港 人 , 以 後 要 選 擇 自 己 的 路 。 」

倒 行 逆 施   氣 上 心 頭

回 歸 後 叫 他 最 看 不 過 眼 的 , 是 特 區 政 府 把 殖 民 地 一 切 的 政 策 反 過 來 做 。 其 中 最 錯 的 , 是 推 行 母 語 教 學 。
「 以 前 我 上 堂 講 英 文 , 落 堂 見 先 生 又 要 講 英 文 , 連 開 班 會 都 係 講 英 文 , 大 家 覺 得 好 自 然 。
「 我 很 幸 運 , 周 圍 仍 有 很 多 英 國 人 , 還 要 說 很 多 英 文 。 但 你 看 高 官 、 議 員 都 不 再 說 英 文 了 , 葉 劉 淑 儀 本 來 教 英 國 文 學 , 現 在 英 文 都 退 步 了 很 多 。 」
他 小 學 三 年 級 才 學 ABC , 入 到 皇 仁 見 自 己 英 文 追 不 上 , 就 與 印 度 同 學 「 埋 堆 」 , 逼 自 己 說 英 文 。 結 果 到 中 七 考 高 級 程 度 會 考 時 , 他 是 全 港 得 分 最 高 的 考 生 , 拿 到 英 皇 愛 德 華 七 世 獎 學 金 入 港 大 。 文 科 生 能 打 敗 理 科 生 , 殊 不 容 易 。
「 我 的 經 驗 是 , 學 英 文 不 在 乎 什 麼 時 候 開 始 , 或 一 共 學 了 多 少 年 。 最 要 緊 是 你 重 視 它 , 你 相 信 英 文 好 就 有 前 途 , 否 則 你 就 死 梗 。 目 標 鮮 明 , 你 就 會 奮 鬥 。

「 母 語 教 學 最 大 的 禍 害 , 是 錯 誤 假 設 老 師 的 英 文 不 好 , 中 文 就 會 比 英 文 好 。 我 用 廣 東 話 寫 劇 本 , 好 明 白 老 師 用 廣 東 話 講 書 , 學 生 用 白 話 文 答 問 題 一 點 不 容 易 。 試 卷 通 篇 口 語 , 物 理 老 師 會 改 這 些 中 文 嗎 ? 中 文 差 的 老 師 用 中 文 教 書 , 結 果 學 生 英 文 又 差 , 中 文 又 差 。
「 全 世 界 那 麼 多 華 人 社 區 , 香 港 的 英 文 不 及 新 加 坡 , 中 文 不 及 大 陸 和 台 灣 。 新 加 坡 中 文 差 , 大 陸 台 灣 英 文 差 , 人 家 一 A 一 E , 香 港 以 前 勝 在 一 B 一 C , 但 現 在 變 成 一 D 一 E , 唉 ! 」
連 他 最 小 的 兒 子 卓 鶱 都 有 相 同 信 念 。 他 本 在 皇 仁 唸 到 中 五 , 成 績 不 錯 , 但 當 他 跟 女 拔 萃 、 瑪 利 諾 的 學 生 在 辯 論 比 賽 遇 上 時 , 他 便 發 覺 自 己 英 語 不 夠 , 主 動 要 求 到 英 國 讀 預 科 。 現 正 等 大 學 放 榜 。
「 無 論 周 圍 怎 樣 變 , 我 的 價 值 觀 沒 變 , 我 繼 續 譯 我 的 劇 本 , 在 電 台 ( 港 台 第 四 台 ) 介 紹 歌 劇 。 」
還 有 , 他 每 朝 會 影 印 兩 份 英 文 報 紙 的 填 字 遊 戲 , 然 後 放 在 西 裝 袋 , 在 等 電 梯 、 坐 車 時 , 就 拿 出 來 填 , 每 天 填 好 才 睡 覺 。

仕 途 兇 險   寄 情 創 作

他 工 餘 最 大 的 興 趣 , 就 是 翻 譯 劇 本 。 他 在 戲 劇 界 屬 殿 堂 級 人 馬 , 擅 長 把 外 國 名 著 翻 譯 成 有 地 道 香 港 或 中 國 背 景 的 劇 本 。 舞 台 劇 監 製 丁 家 湘 說 , 陳 鈞 潤 有 鬼 才 、 又 博 學 , 例 如 有 句 對 白 是 「 太 上 老 君 有 兩 個 煉 丹 爐 : 一 個 右 丹 爐 , 一 個 左 丹 爐 ( 佐 丹 奴 ) 。 」 真 是 「 tup tup 陷 」 , 鬼 斧 神 工 不 着 痕 跡 。
他 把 莎 翁 《 第 十 二 夜 》 翻 譯 成 中 國 故 事 《 元 宵 》 , 又 把 法 國 作 品 《 大 鼻 子 情 聖 》 譯 成 唐 代 背 景 的 《 美 人 如 玉 劍 如 虹 》 。 有 人 批 評 他 離 經 叛 道 , 但 他 堅 持 , 中 西 文 化 融 匯 , 才 是 他 的 風 格 。
「 你 鍾 意 飲 英 式 奶 茶 , 我 鍾 意 港 式 改 良 版 奶 茶 。 」 漸 漸 , 他 創 出 了 一 個 派 別 , 還 在 九 ○ 年 拿 到 藝 術 家 年 獎 。
由 始 至 終 , 他 都 沒 打 算 把 興 趣 變 為 職 業 。
「 考 英 國 文 學 畢 業 試 時 , 我 一 看 題 目 就 知 道 是 哪 個 老 師 出 的 題 目 , 我 十 分 了 解 他 對 那 作 家 的 看 法 , 而 我 持 的 是 完 全 不 一 樣 的 意 見 。 但 為 了 考 試 合 格 , 我 只 能 答 他 喜 歡 的 答 案 。 由 此 我 知 道 , 靠 文 學 食 飯 , 一 定 要 妥 協 。 我 不 想 如 此 , 就 做 業 餘 好 了 。 」
他 在 大 學 做 行 政 , 因 那 是 一 份 下 班 後 不 用 去 想 的 工 作 。 但 在 二 千 年 , 他 平 靜 的 工 作 生 涯 亦 起 過 波 瀾 。
鍾 庭 耀 事 件 裡 , 鄭 耀 宗 首 次 面 對 群 眾 開 記 者 會 , 任 外 務 處 處 長 的 陳 鈞 潤 做 主 持 。 記 者 心 焦 如 焚 , 他 卻 慢 條 斯 理 說 開 場 白 , 花 了 好 些 時 間 。 傳 媒 非 常 不 滿 , 反 令 鄭 處 境 更 差 。 鄭 辭 職 後 , 陳 亦 被 調 到 牙 醫 學 院 。
今 天 說 回 此 事 , 五 十 三 歲 的 他 十 分 淡 然 。

「 我 坐 咁 嘅 位 , 辣 唔 辣 都 要 做 , 佢 ( 鄭 ) 嗰 日 冇 乜 狀 態 , 不 能 答 太 多 問 題 。 我 有 責 任 維 護 佢 。
「 事 後 檢 討 , 梗 可 以 做 好 啲 。 好 似 我 講 嘢 慢 , 都 唔 可 以 慢 成 咁 。 其 實 , 攻 擊 我 嘅 人 從 未 聽 過 我 做 電 台 節 目 啫 , 我 講 嘢 一 向 都 咁 慢 㗎 啦 ! 」 他 自 嘲 說 。
兒 女 成 材   老 懷 安 慰
訪 問 陳 鈞 潤 幾 天 , 他 常 常 瞇 起 眼 笑 。 他 說 經 常 令 他 開 心 的 , 是 一 個 幸 福 的 家 庭 。
他 的 兒 子 陳 雋 鶱 兩 年 前 開 始 , 每 個 週 末 在 海 港 城 彈 琴 , 薄 有 名 氣 , 有 fans 為 他 製 作 網 頁 , 又 頻 頻 做 訪 問 。
陳 鈞 潤 酷 愛 音 樂 , 幼 年 因 家 貧 未 能 學 音 樂 , 他 期 望 兒 女 完 成 這 夢 想 。 一 女 二 男 , 鋼 琴 全 在 八 級 以 上 。 長 女 鳳 鶱 自 小 天 才 橫 溢 , 師 承 羅 乃 新 , 獲 獎 無 數 。 每 次 練 琴 或 考 試 , 爸 爸 都 陪 伴 左 右 。
她 初 中 便 拿 獎 學 金 到 英 國 Wells Catherdral 讀 音 樂 。 可 是 讀 到 中 五 , 她 突 然 不 想 以 音 樂 為 終 身 職 業 , 轉 到 文 法 中 學 讀 預 科 , 再 考 入 倫 敦 經 濟 學 院 , 主 修 會 計 。 現 時 在 香 港 的 安 永 做 核 數 師 。

由 於 姐 姐 承 受 了 大 部 分 壓 力 , 雋 鶱 從 少 比 較 自 由 , 在 聖 保 羅 男 女 讀 完 中 學 , 留 學 加 拿 大 , 再 輾 轉 回 香 港 中 大 唸 音 樂 , 今 年 畢 業 。 他 沒 被 重 點 栽 培 , 反 而 能 保 持 對 音 樂 的 興 趣 。 於 是 做 父 親 的 終 於 明 白 , 欲 速 不 達 , 物 極 必 反 的 道 理 。
子 女 成 材 , 他 功 成 身 退 。 面 對 退 休 , 他 主 動 提 起 一 件 事 。
他 說 , 演 藝 學 院 的 校 長 盧 景 文 , 一 直 是 他 的 榜 樣 。 盧 也 是 大 半 生 做 了 大 學 行 政 , 到 退 休 才 出 任 演 藝 學 院 院 長 的 。
「 佢 明 年 就 會 退 休 , 而 家 演 藝 登 緊 報 紙 請 人 。 」
記 者 自 然 就 問 , 你 對 此 職 位 有 興 趣 嗎 ? 你 還 有 七 年 才 退 休 啊 ! 他 即 時 回 答 : 「 我 可 以 提 早 退 休 啫 ! 」 之 後 他 就 點 到 即 止 , 顧 左 右 而 言 他 , 說 盧 景 文 才 華 出 眾 , 自 己 拍 馬 不 及 , 云 云 。

子 女 的 話

陳 鳳 鶱 , 名 字 出 自 張 衡 的 《 西 京 賦 》 , 鶱 有 高 飛 之 意 。
「 細 細 個 , 爸 爸 就 為 我 揀 了 音 樂 。 我 鍾 意 聽 郭 富 城 , 鍾 意 睇 佢 跳 舞 , 爸 爸 覺 得 Three Tenors 先 叫 識 唱 歌 。 但 我 要 聽 , 佢 唔 會 阻 止 。
「 中 學 時 期 , 學 校 太 專 注 音 樂 , 我 想 打 籃 球 , 學 校 話 驚 整 傷 手 指 。 我 想 讀 書 , 佢 哋 要 我 多 放 時 間 响 音 樂 上 。
「 爸 爸 都 有 正 職 , 工 餘 才 譯 劇 本 , 我 都 想 以 音 樂 作 興 趣 , 所 以 最 終 都 係 揀 讀 書 。 而 家 幾 好 , 做 個 懂 音 樂 的 核 數 師 , 公 司 周 年 晚 宴 可 以 表 演 吓 , 同 細 佬 夾 吓 歌 , 已 經 好 開 心 。 」
陳 雋 鶱 , 名 字 出 自 范 泰 《 贈 袁 湛 詩 》 。
「 爸 爸 係 一 個 榜 樣 , 我 非 常 想 模 仿 , 佢 好 似 本 百 科 全 書 , 乜 都 識 。 每 晚 返 屋 企 食 飯 , 佢 都 有 啲 好 得 意 嘅 嘢 講 。 我 阿 媽 嫁 到 俾 佢 , 好 有 福 。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