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懷 才 筆 遇   莊 文 強

最後更新: 0804 16:27 / 建立時間 (HKT): 0311 00:00

不 是 在 天 台 , 也 沒 有 黑 皮 褸 黑 西 裝 , 十 多 年 前 , 莊 文 強 還 在 浸 會 讀 傳 理 系 , 跟 同 學 聊 起 香 港 電 影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 同 學 說 : 「 不 外 乎 導 演 威 晒 , 一 將 功 成 萬 骨 枯 。 」 莊 文 強 說 : 「 條 路 點 行 , 仲 有 得 自 己 揀 嘅 。 」
十 多 年 後 , 他 將 這 兩 句 話 演 化 成 《 無 間 道 》 裡 經 典 對 白 , 亦 由 此 進 身 金 牌 編 劇 , 大 有 走 勢 冧 庄 連 奪 兩 屆 金 像 獎 。
莊 文 強 說 , 當 初 揀 做 編 劇 的 理 由 簡 單 不 過 — — 成 本 最 低 , 買 枝 筆 , 置 疊 原 稿 紙 , 就 有 機 會 殺 出 血 路 。 《 無 間 道 》 連 下 三 城 , 大 家 仍 只 會 記 得 導 演 劉 偉 強 和 麥 兆 輝 , 直 至 最 近 三 個 人 一 同 獲 得 傑 出 領 袖 獎 , 頒 獎 嘉 賓 兼 男 主 角 劉 德 華 被 問 到 誰 才 是 領 袖 中 的 領 袖 , 想 也 不 想 便 答 : 「 當 然 是 一 劇 之 本 的 莊 文 強 。 」
簡 直 替 一 眾 爬 格 子 動 物 大 大 吐 一 口 氣 。
卅 五 歲 , 自 嘲 「 死 肥 仔 一 個 」 又 拙 於 辭 令 的 莊 文 強 , 剛 由 北 角 負 資 產 搬 到 大 坑 大 屋 , 堅 信 世 上 沒 有 懷 才 不 遇 , 有 筆 , 有 遇 。

筆 未 乾

我 在 香 港 出 世 , 但 屬 於 家 在 北 角 僑 冠 大 廈 那 種 福 建 人 。 小 學 讀 蘇 浙 , 同 學 仔 都 講 普 通 話 , band 3 中 學 , 好 又 好 唔 晒 衰 又 衰 唔 晒 , 典 型 一 眾 面 具 模 糊 渾 噩 𡃁 仔 。 本 來 大 想 頭 報 建 築 系 , 當 是 承 繼 爸 爸 在 上 海 讀 同 濟 大 學 來 到 香 港 無 用 武 之 地 的 未 竟 之 業 。 點 知 搬 屋 填 錯 地 址 錯 過 面 試 , 死 死 氣 去 理 工 唸 了 一 年 訊 息 工 程 , 主 修 科 科 得 C 。 思 前 想 後 , 爸 爸 曾 在 百 樂 戲 院 賣 小 食 , 我 自 細 睇 免 費 戲 睇 大 , 原 來 已 培 養 出 興 趣 , 渾 渾 噩 噩 也 夠 了 , 轉 去 浸 會 傳 理 系 , 都 算 承 繼 父 業 吖 。
在 浸 會 , 自 然 一 心 將 來 要 做 導 演 , 同 學 都 說 導 演 才 有 地 位 。 畢 業 習 作 , 我 本 想 搭 棚 景 自 導 一 套 , 左 計 右 計 要 成 六 萬 蚊 , 正 要 問 屋 企 攞 錢 , 那 天 阿 媽 忽 然 聊 起 電 費 貴 , 今 後 得 少 開 冷 氣 云 云 , 我 就 不 開 口 了 。 條 路 點 行 , 自 己 揀 啫 。 買 疊 原 稿 紙 寫 個 劇 本 , 也 可 以 是 一 份 俾 心 機 的 功 課 。 結 果 , 我 一 枝 筆 未 寫 乾 就 攞 了 個 A , 老 師 將 我 介 紹 給 曾 志 偉 的 U F O 電 影 公 司 。

墳 場 少 林

我 吹 水 唔 叻 , 但 編 劇 這 行 當 年 要 靠 talk 得 , 因 為 香 港 影 圈 經 歷 過 武 師 主 導 時 代 , 大 哥 們 不 睇 字 , 全 賴 口 噏 古 仔 氹 得 他 們 開 開 心 心 , 養 成 了 編 劇 們 似 P R 多 過 寫 手 的 習 氣 。 傍 住 成 龍 做 無 責 任 清 客 , 吹 足 幾 日 開 不 成 戲 照 樣 有 一 筆 可 觀 收 入 的 「 黃 金 時 代 」 , 我 都 有 幸 趕 上 尾 班 車 叨 光 過 , 但 我 知 道 不 是 正 路 , 肯 下 死 功 夫 肯 寫 , 才 食 到 長 線 。
行 家 笑 我 : 「 你 啞 嘅 , 不 如 去 T V B 啦 , 寫 到 你 死 都 有 得 寫 。 」 咁 我 又 真 係 考 入 無 綫 宣 傳 部 當 磨 練 。 人 人 話 無 綫 流 水 作 業 扼 殺 創 作 靈 感 , 條 路 點 行 自 己 揀 啫 , 填 場 也 可 以 是 少 林 寺 。 世 上 不 存 在 慢 工 出 細 貨 , 一 個 人 只 有 在 大 量 生 產 中 出 錯 得 多 , 命 中 得 亦 多 , 才 開 到 竅 。
我 每 天 七 點 返 工 , 上 午 便 完 成 全 日 的 稿 量 , 到 主 管 兩 點 回 來 開 會 , 我 一 次 過 掟 足 十 條 橋 任 他 揀 , 不 容 他 有 藉 口 叫 我 重 寫 , 三 點 幾 我 已 可 以 飛 車 去 電 影 公 司 搵 外 快 。 再 不 然 , 我 便 鑽 進 座 位 後 面 的 劇 本 倉 , 那 裡 有 齊 《 大 時 》 等 經 典 , 大 把 嘢 學 , 只 是 大 家 懶 得 去 翻 閱 , 封 了 塵 。
在 無 綫 期 間 , 我 都 有 代 表 作 㗎 , 就 是 「 全 力 以 赴 , 做 到 最 好 」 。 度 了 十 二 個 口 號 , 上 頭 偏 偏 選 這 個 最 白 癡 的 。 於 是 我 明 白 , 面 對 日 漸 老 化 的 電 視 觀 眾 層 , 簡 簡 單 單 不 轉 彎 已 夠 。 人 家 買 的 是 杯 , 你 整 個 幾 靚 嘅 花 樽 出 嚟 都 無 用 — — 只 是 , 你 不 要 反 過 來 造 慣 杯 忘 記 了 花 樽 點 做 就 得 。
我 的 某 些 行 家 和 同 學 硬 是 想 不 通 , 太 多 理 論 太 少 實 踐 , 都 跑 了 去 當 影 評 人 。 王 晶 講 得 啱 , 為 什 麼 影 評 人 對 港 產 片 總 充 滿 怨 懟 ? 因 為 他 們 真 是 這 個 圈 的 失 敗 者 。
《 無 間 道 》 到 現 在 仍 被 批 評 有 很 多 犯 駁 位 , 觀 眾 是 否 要 一 部 沒 有 犯 駁 而 不 好 睇 的 電 影 ? 唔 試 唔 錯 這 道 理 人 人 明 , 說 三 道 四 很 容 易 , 但 你 亦 永 遠 做 不 成 一 件 事 。

送 外 賣

當 年 , 有 次 王 晶 、 文 雋 、 陳 慶 嘉 — — 全 行 數 口 最 辣 的 幾 個 招 募 編 劇 去 試 度 一 部 新 戲 , 我 那 一 輩 去 過 的 行 家 奔 走 相 告 別 再 送 死 受 辱 , 我 聽 到 反 而 即 刻 去 , 果 然 衰 咗 , 但 負 傷 而 回 總 學 到 嘢 , 知 道 自 己 衰 乜 嘛 。
我 試 過 寫 出 四 個 劇 本 像 送 外 賣 周 圍 sell , 都 開 不 成 。 換 轉 有 些 編 劇 會 寧 願 靠 口 噏 慳 功 夫 就 算 ; 我 每 次 有 完 整 劇 本 , 即 使 對 方 今 次 不 用 , 下 次 總 記 得 有 這 個 死 肥 仔 。
怎 會 沒 挫 折 呢 ? 但 我 認 為 只 發 生 在 一 條 路 行 不 通 而 未 諗 到 解 決 方 法 之 前 的 一 段 短 暫 時 刻 , 諗 通 了 , 挫 折 感 已 忘 得 一 乾 二 淨 。
捱 出 頭 要 多 謝 劉 德 華 , 他 是 少 數 肯 細 閱 劇 本 , 又 肯 花 時 間 跟 不 善 辭 令 的 我 傾 古 仔 的 演 員 。 最 記 得 他 有 次 同 我 講 : 「 唔 好 咁 搏 呀 , 我 有 時 都 瞓 足 六 個 鐘 , 一 年 都 試 過 放 七 日 假 㗎 。 」 — — 原 來 這 才 叫 勤 力 。

蝦 毛

成 日 話 香 港 編 劇 無 地 位 , 我 都 曾 經 以 為 係 , 原 來 不 然 ! 影 圈 現 實 , 我 喜 歡 這 種 現 實 。 跟 紅 頂 白 , 消 息 流 通 得 快 , 你 有 成 績 , 連 茶 水 阿 嬸 都 馬 上 尊 重 你 , 六 、 七 十 人 等 你 寫 好 劇 本 才 有 望 有 工 開 。
寰 亞 老 闆 林 建 岳 ( 《 無 間 道 》 投 資 者 ) 喜 歡 要 伙 記 陪 他 夜 夜 笙 歌 , 人 家 問 我 難 不 難 頂 ? 其 實 林 生 最 不 會 拿 書 生 出 氣 , 因 為 我 靠 寫 , 不 是 靠 把 口 氹 佢 。 得 把 口 的 人 , 容 易 討 好 人 也 容 易 得 罪 人 , 言 多 必 失 。
成 了 名 為 我 帶 來 什 麼 ? 無 ! 編 劇 不 外 求 創 新 啫 , 那 麼 還 留 戀 在 已 成 過 去 的 成 就 為 乜 先 ? 我 和 劉 偉 強 下 一 部 搞 青 春 劇 , 然 後 或 者 是 女 人 戲 , 今 時 今 日 怎 可 能 坐 定 粒 六 食 老 本 ?
電 影 真 是 一 行 偏 門 , 無 人 敢 擔 保 下 次 一 定 唔 會 仆 街 。 人 家 說 我 《 無 間 道 》 的 敍 事 手 法 觀 眾 未 必 睇 得 明 , 我 便 索 性 落 手 落 腳 學 埋 兼 任 剪 接 , 不 另 外 收 錢 — — 花 無 百 日 紅 , 將 來 衰 極 仲 可 以 撈 剪 片 師 吖 。
黑 澤 明 自 傳 叫 《 蛤 蟆 的 油 》 , 我 改 作 自 己 的 專 欄 《 蝦 毛 的 油 》 — — 我 確 像 一 隻 蝦 毛 , 但 搾 乾 搾 盡 , 總 可 煎 出 香 油 來 。
個 女 十 四 個 月 大 , 老 婆 已 經 陪 朋 友 報 英 基 幼 稚 園 順 手 攞 料 , 我 寧 願 女 兒 好 似 我 讀 普 普 通 通 學 校 , 自 己 摸 索 出 一 條 路 。
有 些 改 變 倒 是 明 顯 的 。 以 前 , 通 常 得 十 五 分 鐘 生 死 時 速 去 說 服 一 個 大 明 星 接 拍 我 的 戲 ; 現 在 至 少 一 齊 食 餐 飯 , 我 講 得 不 動 聽 , 人 家 也 肯 慢 慢 聽 。 甚 至 演 員 主 動 問 我 : 「 呢 排 度 咩 戲 ? 」 我 說 : 「 未 諗 掂 , 咁 上 下 啦 … … 」 對 方 會 說 : 「 咦 , 過 癮 喎 , 預 埋 我 。 」
點 解 我 乜 都 無 講 佢 都 話 過 癮 嘅 ? 哈 , 真 係 幾 過 癮 喎 。

同 桌 的 你

認 識 莊 文 強 , 緣 於 數 星 期 前 一 個 飯 局 。 黎 智 英 一 口 氣 看 完 三 集 《 無 間 道 》 影 碟 , 認 定 編 劇 最 厲 害 , 便 約 他 到 加 多 利 山 家 中 見 面 — — 對 , 原 來 有 錢 佬 可 以 睇 中 邊 個 就 這 樣 約 邊 個 食 飯 。 莊 文 強 更 接 替 了 已 故 林 振 強 在 《 壹 週 刊 》 的 專 欄 位 置 。
席 間 , 黎 智 英 不 止 一 次 問 莊 文 強 : 「 成 日 要 同 老 細 林 建 岳 夜 夜 笙 歌 , 是 不 是 很 難 頂 ? 」
黎 智 英 不 知 道 , 莊 文 強 後 來 告 訴 我 , 同 樣 陪 老 細 , 其 實 陪 岳 少 總 比 陪 肥 佬 黎 舒 服 , 沒 有 那 種 像 考 試 的 無 形 壓 力 。 他 說 : 「 戥 《 壹 》 仔 員 工 可 憐 。 」
我 信 , 倒 不 關 壓 力 不 壓 力 。 而 是 至 少 , 據 聞 林 生 飯 局 從 不 缺 艷 女 陪 食 陪 飲 陪 乜 都 得 ; 黎 生 飯 局 呢 , 陪 食 的 , 是 我 — — 另 一 個 死 肥 仔 , 加 上 幾 個 被 人 戥 其 可 憐 的 《 壹 》 仔 同 事 。
不 用 《 無 間 道 》 式 的 智 慧 , 條 路 , 莊 文 強 自 然 識 得 揀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