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三 個 代 表   雷 宇 揚

最後更新: 0804 16:35 / 建立時間 (HKT): 1007 00:00

上 期 《 豪 語 錄 》 朝 聖 式 訪 問 王 家 衞 , 夢 幻 得 「 不 知 天 上 宮 闕 , 今 夕 是 何 年 」 。
只 是 「 起 舞 弄 清 影 , 何 似 在 人 間 」 , 這 期 , 打 回 塵 世 — — 雷 宇 揚 , down to earth 得 不 可 再 down to earth 。
如 果 王 家 衞 代 表 高 品 味 電 影 , 雷 宇 揚 至 少 也 有 三 個 代 表 :
代 表 先 進 生 產 力 — —
試 過 一 年 內 主 演 廿 三 部 電 影 , 單 單 鬼 片 《 陰 陽 路 》 系 列 便 陰 魂 不 散 了 十 三 輯 。
你 可 能 沒 進 戲 院 看 過 ( 部 分 根 本 未 上 過 正 場 ) , 但 有 線 電 影 台 半 夜 三 更 就 會 不 時 現 身 。
人 家 《 2046 》 一 拍 五 年 , 雷 宇 揚 新 作 《 墨 斗 先 生 》 , 十 三 日 搞 掂 。
代 表 廣 大 人 民 的 根 本 利 益 — —
王 家 衞 五 年 才 一 部 , 本 地 台 前 幕 後 不 可 能 五 年 才 開 一 次 工 ; 雷 宇 揚 的 密 食 低 成 本 , 連 參 與 者 也 有 點 不 屑 , 但 總 得 讚 一 句 : 「 勝 在 大 家 有 飯 食 囉 。 」
代 表 文 化 的 前 進 方 向 — —
都 說 電 影 圈 品 流 複 雜 、 亂 搞 男 女 關 係 、 醉 酒 鬧 事 … …
雷 宇 揚 兼 而 有 之 , 去 年 才 又 打 甩 一 場 傷 人 官 司 , 絕 對 是 這 獨 特 文 化 的 佼 佼 者 。
成 為 代 表 人 物 , 有 時 , 竟 像 中 共 的 口 號 一 樣 令 人 啼 笑 皆 非 。
提 出 「 三 個 代 表 」 的 江 澤 民 終 有 引 退 的 一 天 , 雷 宇 揚 也 正 密 謀 洗 底 。
洗 底 的 路 , 比 中 國 改 革 更 迂 迴 漫 長 。

遲 來 的 處 女

為 了 訪 問 雷 宇 揚 , 星 期 六 晚 上 , 我 一 個 人 去 看 他 的 《 墨 斗 先 生 》 — — 說 一 個 人 , 是 真 的 全 戲 院 幾 乎 得 我 一 個 觀 眾 。 全 港 兩 間 戲 院 上 映 , 票 房 可 想 而 知 。
看 完 , 不 俗 的 黑 色 幽 默 。 我 甚 至 懷 疑 花 同 樣 時 間 跑 進 隔 籬 看 《 2046 》 , 反 而 未 必 有 時 間 看 得 完 。 告 訴 朋 友 , 無 人 信 我 。 不 信 也 沒 辦 法 , 這 篇 文 章 刊 出 之 日 , 應 該 已 落 畫 。
雷 宇 揚 苦 笑 說 : 「 無 所 謂 啦 , 三 星 期 後 就 出 VCD , 這 行 的 遊 戲 規 則 … … 」
更 難 以 置 信 , 這 是 他 處 女 導 演 作 品 。 從 影 十 多 年 , 七 日 鮮 監 製 、 策 劃 等 掛 過 一 大 堆 , 沒 有 人 在 意 原 來 他 還 是 「 處 女 」 。 雷 宇 揚 說 , 像 一 個 風 流 成 性 的 女 人 , 無 論 之 前 如 何 濫 交 ( 濫 拍 ? ) , 來 到 結 婚 一 刻 , 總 有 點 珍 惜 。 他 仍 會 尊 重 導 演 這 個 名 分 , 雖 然 替 槍 代 拍 試 過 無 數 次 , 不 是 自 己 滿 意 的 , 始 終 不 願 掛 出 名 來 。
雷 宇 揚 侃 侃 而 談 , 本 想 在 地 鐵 站 拍 一 場 , 但 七 萬 元 租 場 費 太 貴 , 三 百 萬 製 作 預 算 負 擔 不 來 。 「 盤 古 初 開 就 知 道 資 源 不 夠 , 如 果 有 三 千 萬 就 唔 覺 貴 啫 。 」 於 是 唯 有 偷 拍 , 放 在 片 尾 當 NG 片 段 播 。
冷 不 防 我 告 訴 他 壞 消 息 : 看 不 到 那 片 段 , 實 情 是 戲 院 一 播 完 正 片 就 停 機 開 燈 。
「 哦 — — 」 雷 宇 揚 眼 神 閃 過 一 絲 失 望 說 : 「 如 果 劉 德 華 , 戲 院 會 不 會 話 cut 就 cut 呢 ? 」
反 過 來 , 是 不 是 戲 院 明 知 拍 的 人 是 雷 宇 揚 , 以 為 cut 多 cut 少 他 都 不 會 介 意 呢 ?

壞 學 生 好 學 生

要 人 相 信 雷 宇 揚 對 電 影 執 着 , 很 難 。
「 難 呀 ! 每 個 人 去 證 明 自 己 有 誠 意 都 需 要 時 間 , 我 就 特 別 長 。 我 像 一 個 洗 底 壞 學 生 , 到 一 天 肯 認 認 真 真 交 一 次 功 課 也 無 老 師 相 信 。 」
那 為 什 麼 要 洗 底 ?
雷 宇 揚 深 深 啜 一 口 煙 說 : 「 以 前 我 會 話 無 得 揀 , 有 得 揀 嘅 , 就 係 揀 無 飯 開 囉 — — 或 者 未 至 於 咁 嚴 重 , 總 之 無 人 能 阻 止 我 賺 多 些 , 於 是 只 要 不 是 鹹 片 就 乜 都 拍 。
「 現 在 我 會 想 , 一 個 人 生 活 足 以 餬 口 之 後 , 便 要 學 會 珍 惜 。 四 年 前 你 訪 問 我 , 寫 我 是 『 爛 片 天 王 』 , 嚇 怕 了 片 商 , 有 些 本 來 斟 緊 的 片 約 都 無 疾 而 終 了 。 但 又 怪 不 得 人 , 因 為 雷 宇 揚 的 確 有 一 年 內 拍 廿 三 部 的 紀 錄 , 係 都 要 拉 個 眾 矢 之 的 作 為 玩 殘 香 港 電 影 的 罪 人 , 我 中 咗 囉 。 所 以 , 以 長 遠 計 , 總 不 能 一 路 爛 下 去 。 」
但 減 產 的 結 果 , 不 代 表 馬 上 另 眼 相 看 。 「 我 很 清 醒 , 知 道 《 墨 斗 先 生 》 不 會 出 現 二 、 三 百 萬 票 房 奇 蹟 ( 二 、 三 百 萬 已 算 奇 蹟 ! ) 。 但 無 論 如 何 總 要 上 一 上 畫 , 對 日 後 發 行 影 碟 和 上 大 陸 有 點 幫 助 ; 又 或 者 乾 脆 不 上 畫 只 賣 片 , 省 回 宣 傳 費 , 亦 維 到 皮 。
「 都 說 電 影 是 夢 工 場 , 但 現 在 的 電 影 人 愈 來 愈 難 發 夢 , 又 不 能 保 存 一 絲 理 想 , 無 理 想 的 人 很 難 做 下 去 。 」
天 上 人 間 , 王 家 衞 大 概 就 是 那 種 好 學 生 , 做 什 麼 都 有 人 讚 。
雷 宇 揚 說 : 「 我 條 路 , 注 定 是 崎 嶇 了 。 但 每 個 人 總 認 為 自 己 的 路 最 難 行 , 王 家 衞 崎 嶇 的 時 候 我 們 見 不 到 啫 。 說 穿 了 , 他 也 是 電 視 台 編 劇 出 身 , 辛 苦 可 想 而 知 , 只 是 今 時 今 日 他 不 會 提 這 些 了 。 總 不 能 逼 人 一 定 要 從 頭 說 起 辛 酸 , 或 者 有 一 天 我 成 功 了 , 也 不 會 再 講 。 」

轉 性 期

電 影 人 可 以 千 奇 百 怪 , 但 有 誠 意 和 似 藝 術 家 的 , 總 有 個 樣 , 像 王 家 衞 ; 雷 宇 揚 呢 ? 就 比 較 似 撈 家 多 些 。
二 ○ ○ 二 年 年 尾 , 雷 宇 揚 被 控 在 酒 吧 醉 酒 傷 人 , 找 來 律 師 翁 靜 晶 幫 手 , 延 至 ○ 三 年 三 月 , 法 庭 以 「 不 排 除 認 錯 人 」 為 由 , 無 罪 釋 放 。
「 連 律 師 費 、 堂 費 , 我 都 贏 埋 呀 ! 」 雷 宇 揚 一 臉 得 意 說 : 「 這 都 是 惡 人 形 象 太 深 入 民 心 的 後 遺 症 。 向 華 勝 先 生 告 訴 我 , 有 次 在 尖 沙 咀 見 到 人 打 交 , 他 路 過 望 多 兩 眼 , 第 二 天 就 有 消 息 說 : 據 聞 同 向 華 勝 有 關 喎 。
「 但 我 覺 得 都 要 檢 討 , 總 是 因 為 過 往 做 過 一 些 事 , 令 人 產 生 誤 會 。 誤 會 可 以 延 續 一 世 , 鬼 叫 自 己 年 少 輕 狂 過 咩 ?
「 解 釋 等 於 掩 飾 , 倒 不 如 看 看 結 果 — — 說 我 仍 會 醉 酒 鬧 事 , 但 我 今 次 無 罪 釋 放 ; 說 我 是 爛 片 王 , 今 次 幸 好 有 一 兩 個 影 評 人 替 《 墨 斗 先 生 》 講 些 公 道 話 。 不 是 立 刻 一 百 八 十 度 飛 上 天 , 但 總 算 開 始 改 變 了 。
「 連 黃 毓 民 也 戒 煙 , 我 覺 得 我 們 這 一 輩 男 人 都 在 轉 性 期 。 從 前 在 《 歡 樂 今 宵 》 , 吳 雨 提 起 買 畫 , 我 心 諗 : 戇 居 ! 但 最 近 去 荷 蘭 , 我 在 博 物 館 睇 梵 谷 睇 到 不 捨 得 走 。
「 無 得 後 悔 以 往 的 生 活 , 我 的 確 愛 蒲 , 不 能 撒 賴 因 為 這 行 品 流 複 雜 , 我 不 想 講 到 被 迫 學 壞 咁 委 屈 。 人 家 在 帶 壞 你 , 你 也 在 帶 壞 人 家 嘛 。 真 正 應 酬 一 星 期 只 需 一 晚 , 我 都 蒲 足 五 晚 。 這 種 模 式 屬 於 年 輕 人 , 不 算 什 麼 大 錯 , 只 是 , 現 在 我 的 人 生 說 明 書 告 訴 我 , 老 了 , 輪 不 到 我 還 有 時 間 玩 。 」

不 敗 之 地

雷 宇 揚 有 八 分 一 英 國 血 統 , 沒 兄 弟 姊 妹 , 自 幼 吃 雞 必 然 分 到 雞 髀 , 但 獨 子 的 壞 處 是 : 怕 悶 、 怕 輸 。
因 為 怕 悶 , 所 以 很 早 就 拍 拖 。 因 為 怕 輸 , 明 明 熱 戀 中 , 也 擔 心 有 日 被 撇 豈 不 好 瘀 ? 於 是 一 旦 發 生 問 題 , 從 不 想 辦 法 彌 補 , 而 是 急 急 另 結 新 歡 , 以 免 他 日 相 逢 , 女 友 拖 着 另 一 人 , 自 己 卻 手 空 空 , 便 等 於 輸 了 。
雷 宇 揚 說 , 怕 輸 心 態 到 達 極 端 , 索 性 一 腳 踏 兩 船 , 那 就 走 了 一 個 至 少 還 有 一 個 , 永 遠 立 於 不 敗 之 地 。 所 以 , 多 年 來 的 娛 樂 新 聞 裡 , 常 常 攝 到 他 「 偷 食 」 的 罪 證 。
「 怕 輸 的 人 , 往 往 才 是 最 大 輸 家 。 」 四 十 歲 的 雷 宇 揚 終 於 有 了 — — 一 — — 個 固 定 的 圈 外 女 朋 友 , 想 到 結 婚 了 。

三 哥 戴 錶

江 澤 民 引 退 , 「 學 習 三 個 代 表 」 成 為 明 日 黃 花 , 內 地 順 口 溜 戲 稱 之 「 學 習 三 哥 戴 錶 」 。
究 竟 三 哥 怎 樣 戴 錶 有 何 高 明 ? 不 得 而 知 , 應 總 為 睇 時 間 吧 。 口 號 喊 得 寫 入 黨 章 也 無 用 , 時 間 才 是 最 佳 證 人 。 雷 宇 揚 說 , 四 十 歲 了 , 開 始 有 人 相 信 他 很 難 再 做 playboy 了 , 其 他 的 , 像 對 電 影 的 誠 意 云 云 , 不 能 誓 神 劈 願 , 只 得 靠 大 家 放 長 雙 眼 睇 — — 如 果 還 有 機 會 的 話 。
實 情 是 , 雷 宇 揚 今 日 沒 戴 錶 , 時 間 觀 念 依 然 準 確 , 趕 在 摩 星 嶺 夜 幕 四 合 前 , 立 此 存 照 。

更多 壹週刊 文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